為什麼法國政治家覺得「德國處處做得比我們好」?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法國政治家覺得「德國處處做得比我們好」?

2019年07月10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 ℃ 次

最近法國大選,看了奧薩的辯論,似乎拿德國說事,拿德國作比較成了大家的共識。奧朗德指責薩科齊的時候說道「德國在所有方面都比我們做得好」,薩科齊也沒有否認。說經濟衰退問題的時候薩科齊還舉例「甚至連德國失業率也是增加的」。總覺得他們好像以德國作為自己的奮鬥標準。(其間他們也說到美國,但不像強調德國那麼突出)。請問德國到底好在哪些方面?是什麼原因造成了如今德國社會政治經濟等的穩定?

【金晨羽的回答(18票)】:

受邀,只說說自己的感覺。

名義上,法德是歐元區的兩大領導國,但實際上,引用會議上遇到的一位教授的話:「德國是歐洲唯一沒有在崩潰的國家」(不要拿北歐和瑞士這些非歐元區國家說事......)寫幾個我想得到的原因。

  1. 兩黨聯合執政,壓制極端思想。德國的選舉制度(瞭解不夠,待高人)規定獲得半數以上選票方能組閣,結果是參選黨派必須聯合才能拿到半數以上選票,之後的政府也是聯合組成的。個人認為「聯合「意味著無法走極端。曾看過一篇文章(抱歉找不到原文了),大致說法國和美國的民主面臨一個問題,即中間選民投票積極性不高,因此走極端才能爭取到選票。而德國人據說下功夫設計過他們的選舉制度,以防選出下一個希特勒。另外在德國,極右勢力是被嚴厲壓制的,當個公務員都得證明自己親戚朋友和極右沒有關係——別忘了,剛剛過去的法國大選,勒龐的女兒得到了高達17%的支持率哦(@夏曼迪 補充,第一輪選舉中選票率是20%)。
  2. 人民勤勞務實。也許這是制度所致,但我認為勤勞的確扎根於德意志文化中(中國人,至少溫州人也如此)。據說一戰後的經濟衰退期,人們失業了都恥於告訴自己的家人。德國的退休年齡是67歲(回想一下去年,因為薩科齊把退休年齡由60延長到62歲,法國人驚天動地的大罷工吧)。還記得德國同學們當時的各種玩笑「法國人假期那麼多,不放假的時候他們就罷工把假期連起來」。人民的支持,加上政府的手腕(據說很多不受歡迎的緊縮政策都在世界盃期間通過),使德國能夠吞下法國吞不下的苦口良藥。
  3. 工業出口為支柱的經濟。這是德國經濟的堅實基礎,並且使德國在歐元一體化中獲益頗多。回憶一下希臘人葡萄牙人的抱怨:歐元一體化使得這些國家無法通過貨幣貶值來調控經濟,負債越來越多——這和美國拚命要求人民幣升值是一樣的。
  4. 嚴格的移民政策。列舉幾個我知道的事實:德國沒有落地國籍;除了二戰後引入土耳其勞工,德國沒有大規模的移民湧入;科索沃戰爭後,德國以「難民返鄉」為由遣返了兩萬吉普賽人(對比一下,去年薩科齊強行遣返吉普賽人回羅馬尼亞,受世界人權組織批評)。

對比德國,吐槽一下法國:

  1. 最齊全的政治光譜。15個(?)大政黨,從極左到極右,法國不愧為「社會制度實驗場」。我沒有調查過法德人民對於政治的熱心程度,我懷疑法國要大大高於德國。
  2. 不說什麼了,法國人......法國人太愛折騰了......
  3. (不了解法國經濟)
  4. 以奧朗德為例,他提出要給在法外國人選舉權,之前薩科齊限制移民的政策也肯定要取消了。如果他堅持推行他的政策,我想不久巴黎黑人就要多於白人了。en.wikipedia.org/wiki

【高宗文的回答(6票)】:

引用亞太財經與發展中心的一篇報道:

?

一、歐債危機中德國經濟長期穩定增長

金融危機爆發後,德國經濟曾於2009年大幅衰退5.1%[2],2010年起則開始強勁反彈,全年增長3.6%,創17年來最高增速。2011年,德國經濟增長3%,失業率降至5.7%[3],為1991年以來最低點。此外,2011年德國進出口額均創歷史新高,出口額較上年增長11.4%,首次突破1萬億歐元。德國經濟能夠在歐債危機中實現復甦並保持穩定增長,主要有以下幾方面原因:

(一)產業結構相對合理

工業基礎雄厚。德國是全球八大工業國之一,其製造業尤為發達,是過去兩年中德國經濟復甦的重要拉動力。2010年及2011年,德國製造業創造產值同比增長分別為11.3%和8.3%[4]。2011年,德國工業總產值占經濟總量比重為29.9%。

服務業發達。20世紀80年代末,德國逐漸向服務型經濟轉型,目前已經發展出規模龐大且集中程度高的現代服務業。2005年,德國服務業出口總額超過1480億美元,成為繼美國、英國後的全球第三大服務業出口國並保持至今。1991年,服務業產值在德國經濟總量中占比僅為62%,2010年已高達71.3%,2011年則為69.07%。

農業高度現代化、機械化、高效化。德國為歐盟農業大國,農業勞動力的人均淨產值約為2萬歐元以上。2011年,德國農林漁業產值為219億歐元[5],占經濟總量的0.95%。德國農業不僅提供了多樣優質的食物和飼料,也承擔著生產可再生工業原料,尤其是生物能源原料的重任。

(二)實體經濟基礎紮實

實體經濟是一個國家的經濟立身之本,在經濟危機時期是最強有力的經濟支撐。實體經濟穩固,抗風險能力就強。實體經濟的主體是製造業,而注重製造業發展是德國的經濟傳統。

1、製造業的經濟總量占比較高

2009年,德國製造業產值占經濟總量的25%,居歐盟國家首位。意大利雖然位列第二,但占比僅為13%,低於德國12個百分點。法國、英國及西班牙三國的製造業經濟總量占比分別為11.3%、11.1%和7%,荷蘭及比利時等國則低於5%,其他國家不同程度地存在著產業空心化的情況。2011年,德國經濟總量占歐元區的27%,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於其實體經濟的堅實基礎。經過金融危機與歐債危機的洗禮,眾多歐美國家紛紛重歸實體經濟,從「去工業化」轉向「再工業化」。

2、高端製造業發達

德國擁有發達的製造業,是多年傳承的結果,更與其嚴謹的民族性格有關。德國人推崇標準主義與精確主義,著名的德國標準化學會(DIN)提供了全球三分之二的國際機械製造標準,基本涵蓋了機械、化工、汽車、服務業等所有產業門類高端製造業項目,共計超過3萬項,精密程度也使之成為世界最高工業標準,奠定了德國精良製造業的基礎。

3、製造業與研發結合緊密

德國將科研與製造業的發展相結合,形成紮實的「科技製造」,不斷增加在研發密集型製造業上的投入,通過政府與企業及研究機構的互動,及時對其工業發展現狀與技術生產趨勢做出判斷並提出對策。

4、中小企業發揮核心作用

中小企業眾多是德國工業的一大特徵,大約三分之二的工業企業僱員不足100名,1000僱員以上的大企業僅佔工業企業總數的2.5%。眾多中小企業專業化程度及技術水平均較高,其產品擁有較強的國際競爭力,被稱為德國經濟的心臟。

5、人力資本得到充分重視

德國長期以來非常重視人力資本在製造業中的作用。金融危機期間,德國不僅沒有大量裁員,反而通過扶持與補貼手段維護了製造業就業的穩定。2011年,德國就業人口增加53.5萬人至4104萬人,創兩德統一後的最高紀錄,同比增長1.3%。

(三)社會經濟改革持久徹底

德國經濟在過去兩年中取得的成績並非一蹴而就,多年來對於製造業的堅守為其提供了抵禦歐債危機不利影響的盾牌,而另一個推動德國經濟向好的歷史因素,是其持續了十幾年的社會經濟改革。

1、改革進程持久

德國曾長期奉行高福利制度,並因此於20世紀90年代陷入經濟長期低迷。為振興經濟,1998年,時任德國總理的施羅德果斷制訂了「2010年議程」改革方案,在社會保障體系及勞動力市場等社會經濟的方方面面推行改革。2005年施羅德落選後,默克爾政府秉承了「2010年議程」的改革思路。

2、改革內容廣泛

德國的社會經濟改革前後經歷了十餘年,改革內容涵蓋稅收制度、東西德平衡、人口問題及移民制度等幾乎所有社會經濟領域。其中,勞動力市場改革是貫穿始終的改革核心,目標是放鬆勞動力市場管制,增強就業靈活性。具體措施上,德國從勞動和社會保障管理系統的「去官僚化」入手,著重增加人力資本投入,並降低失業保障,對相關稅收體制也進行了調整。

3、改革成效顯著

2005年起,德國失業人數平穩下滑,至2008年,失業人數已從500萬人降至300萬人,失業率也於2008年初降至10%以下,至2011年,失業率更降至5.7%。

德國的社會經濟改革涵蓋範圍廣,力度大,在歐債危機爆發前,其改革成效已經有所顯現:10年間,德國薪資實際降低了4.5%,勞資關係更加和諧,勞動力素質不斷提高,產品出口競爭力大大增強。此外,德國政府在2008年實現基本財政收支平衡。數據顯示,2011年德國財政赤字的GDP占比為1%。德國經濟委員會預計,2012年這一比例將繼續降至0.7%。

持續的社會經濟改革為德國經濟復興奠定了很好的基礎,也使德國在歐債危機中保持經濟增長、統領歐洲成為可能。歐洲智庫里斯本委員會(Lisbon Council)在2011年11月發佈的《歐元加監管》中指出,自德國開展一系列嚴格的改革後,目前基本已經沒有進一步調整的需要。[1]

[1] afdc.mof.gov.cn/pdlb

【方圓的回答(2票)】:

歐洲國家都在衰退吧。德國英國也不比法國強多少。主要是工會力量太強大了,用工成本太高,導致實體經濟大部分從歐洲撤退,進入金磚四國。你看歐洲那些人生活多悠閒就知道了。歐洲不衰退,哪裡衰退?

【刁英斐的回答(1票)】:

@金晨羽,對於德國的分析,四點中的後面三點沒有意見。但是並不同意第一點中的「 中間選民投票積極性不高,因此走極端才能爭取到選票?」。事實上,中間選民是否就是投票積極性不搞的一夥人,似乎並無定論。僅從參與投票的人來說,往往是那些沒有明顯政治傾向的一部分「中間」選民,對於民主的走向有更大的影響。

普林斯頓大學有一個分析動物群體行為的老師,Ian Couzin,2011年在Science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指出,投票中那部分uninformed的投票者,對於投票結果影響更明顯。後續有一堆大眾媒體在報道這個結果,比如Time的網站上這一篇: time.com/time?

當然,也可能我誤解了他提到的uninformed的群體和你說的中間選民之間的關係。那樣的話,就當是只為了給couzin的這篇文章做一個宣傳吧。

標籤:-經濟 -政治 -社會 -德國 -歐洲 -金晨羽 -文化 -民主 -法國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