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人可以看見外物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透明人可以看見外物嗎?

2019年07月1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宮生的回答(17票)】:

看不見。

?

首先分析視覺形成的原理:當光線進入眼睛,視網膜上的感光細胞會受到刺激,將光線轉變為電波訊號,並將這些訊號經由視神經傳到大腦的視覺中樞,因此眼睛才能真正的看到東西。

?

透明人的身體因為不會折射、反射或吸收光線,所以才不會被看到。因此,透明人的眼睛也是透明的,是無法吸收光線的,所以視網膜上的感光細胞對於光照不會有任何反應,所以透明人沒有視力。

?

其實,透明人的麻煩還不止於此,最大的問題在於:不能吃東西,否則無所遁形。你能想像透明人肚子裡裝著一坨早餐(甚至大便...? 嘔 ...)到處遊蕩嗎?

【黨楠的回答(6票)】:

看分什麼類型的隱形人,分為兩種可能。

  1. 如果是像水一樣光線直接透過他的身體的話,他會看不見任何物體,原因見@宮生 的答案。
  2. 還有一種隱形是類似變色龍或者光學迷彩的性質,通過偽裝和環境融為一體的隱形。此類隱形人可以看見外物。

【Calon的回答(5票)】:

前提:

  1. 透明人的原理是可視光能完全穿過透明人身體
  2. 通過視覺感知外物

有可能,如果不通過吸收人類可視範圍內的光線來成像就可以「看」到外物,比如紅外線、反射的超聲波等。

【潘匯的回答(1票)】:

從假想來說'應該可以'用納米技術生產肉眼不易發現的攝像頭代替眼睛'假設該隱形攝像頭可以進行遠程接收和遙控'那麼和隱形人基本上沒有區別'當然如果想隱身去ooxx的'需要另外搭配社會工程學技巧

【楊歡的回答(0票)】:

我記得倪匡的衛斯理系列裡的《透明光》是講透明人的。

「不要提起那東西!」王彥叫著。 這時,我看到了他們兩個人和枯骨唯一不同的地方,那便是,他們兩人的眼珠還在眼眶 之中,眼骨眶中,就是那麼孤零零,黑溜溜的兩顆眼珠,看來更是令人冷汗直淋。 當然,他們的眼珠我是一定可以看到的,那是因為如果光線甚至能透過他們眼珠的話, 那麼,他們本身,便什麼東西也看不到了。

傑克中校將眼睛睜得不能再大,望著我, 我也望著他。

過了好一會,他才道:「衛斯理。他是完全透明的麼?」 我答道:「完全透明的,當他在我的書桌上留下這張字條之際,我只看到一技筆在動, 看不到任何東西。」 傑克中校道:「甚至沒有兩個黑點。」?

我不明白,反問道:「兩個黑點?」

?傑克中校道:「是的,他的一對眼珠,你可看得到?「我肯定地道:「看不到,什麼都 看不到。」傑克中校將背靠在椅背上,道:「我以為我們在說的透明人,是實際上存在的一 個人,只不過人類的視線看不到他而已,並不是存在於四度空間,不可思議的怪物,是不是?」

?我點頭道:「我同意你的說法,到目前為止,勃拉克還只是一個普通的透明人,至於他 會不會成為四度空間的怪物,使我們不但看不到他,而且碰不到他,那我卻不得而知了。」 傑克中校道:「就算你所說的全是事實——」我大聲地打斷他的話頭:「我所說的一切,全是事實。」傑克擺了擺手,道:「你大可不必那樣大聲,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他講到 這裡,忽然停了下來,四面看了一看,然後向我發出了一個苦笑。?

我知道,傑克中校事實上,已經相信我的話了。他剛才的行動,意思十分明顯,那等於是在說:「如果有一個隱身人在我們的旁邊的話,我們又怎能知道?」?

我也苦笑了一下,道:「你相信了?不然我為什麼要來找你?」?

傑克的面色灰白,道:「但是,科學家已經證明,真正的隱身人是不可能有的,他的一隻眼珠一定要被他人看到,如光線能通過他的眼珠,那麼他也就看不到東西了。」

?我搖了搖頭,道:「可是勃拉克卻是可以看到東西的。」我想起了燕芬和王彥,他們兩人的眼珠,我看得到。我又想起了勃拉克闖進我書室之後的行動,一切行動像是十分緩慢, 但是他當然是可以看到東西的。或許他所看到的一切,十分模糊,所以才使他的行動,十分緩慢麼?

艾泊怪叫了一聲,一躍而起,向後退去,我瞪著他,他的頭顱漸漸地淡了,淡了,接 著,便像是一個影子也似地消失了!由於這時候,光線已可以透過我的眼光之故,我的視力衰退到了幾乎等於零,我像處身 在一場最濃最濃的濃霧之中。?

我在地上摸索著,蓋上了盒蓋。?光線沒有那麼強烈,我的視覺才恢復了些。?但卻也好不了多少,在那樣幾乎是視而不見的情形下,我們是根本不可能進行任何活動 的。這時候,我不禁十分佩服勃拉克來,勃拉克在成了隱身人之後,到我的家中來威脅過我,還曾跟我到過傑克少校的辦公室。而那時,他的視力也是差到了和患兩千度以上的近視一樣,若不是他為人的極度機警,這當然是沒有可能的事。

艾泊的哭泣聲,又傳人了我的耳中,他鳴嚥著道:「我在什麼地方?我人是在什麼地方?」

我吸了一口氣,道:「艾泊,你還在,你是一個隱身人了。」

艾泊神經質地叫道,「不,我不是隱身人。我已經死了,我只是靈魂,所以我看不到自己。」

我的心中又好氣又好笑,道:「如果現在在說話的,只是你的靈魂的話,那麼你應該可以看到你已經死了的屍體,它在哪裡?」

艾泊道:「我看不見,我什麼也看不見。」

我歎了一口氣,道:「你連一個模糊的影子也看不見麼?」我脫下了上衣,在他面前揮動著。

艾泊道:「影子,我只看到一點模糊的影子,衛斯理,我們將永遠這樣子了麼?」

我道:「當然不,只要我們到了那金字塔的內部,我們立即可以恢復原狀了。」

艾泊的聲音帶著哭音,道:「我們怎麼去?

我們什麼也看不見,怎麼去法?」

我呆呆地站著,又來回踱了幾步,我的腳在無意中踢到了一件東西,由於我的視覺已然 極壞,所以我根本看不到我所踢到的是什麼東西。 我俯下身來,摸索著,一摸到了那東西,我才知道那是一具小型輕量的紅外線觀察器, 我曾經將這具紅外線觀察器帶入金字塔,但並沒有用到它。這種小型的紅外線觀察器,是一 種新發明的東西,美國的警察用它來代替電筒巡夜。通過紅外線觀察器,可在夜間看到一切 而不被發覺,我一摸到了這是一具紅外線觀察器之際,心中便陡地一動。 如今我和艾泊的視力幾乎等於零,那是因為我的眼球也已透明,引不起可見光折射成影 的原放。但是紅外線卻是「不可見光」,這具觀察器是不是可以幫助我們,恢復視覺,使我 們能夠行動呢? 我連忙將那具形狀有點像八厘米活動電影機的紅外線觀察器拾了起來,湊在眼前。我的 眼前立即現出了一片暗紅色,我看到了艾泊!我的意思說,我不但看到了艾泊的衣服,而且 看到了艾泊的人。 我看到艾泊的骨骼,也看到艾泊的骨骼之外,包著淺淺的一層就像是有人以極淡極淡的 紅線,在艾泊的骨骼之外,勾出了艾泊的輪廓一樣,那是一種十分奇異的現象。 我移動著觀察器的鏡頭,外面的沙漠,也成了暗紅色,雖然還不能和普通人的視線相 比,但我們已可以行動,卻是毫無問題的了。 我連忙道:「艾泊,不必灰心,我又有辦法了,你試試用這具紅外線觀察器看。」 艾泊接過了觀察器,好一會沒聽見他的聲音,約摸過了十分鐘,他才吁了一口氣,道: 「奇妙之極,就像是一個從來未曾用過顯微鏡的人,忽然擁有一具顯微鏡一樣,看起來整個 世界都不同了!」

【嚴義超的回答(0票)】:

說句題外話,碟中諜4告訴你怎麼實現了。

標籤:-電影 -冷知識 -生理學 -科幻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