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風靡一時的貝塔斯曼書友會是怎樣消失在大眾眼裡的?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當年風靡一時的貝塔斯曼書友會是怎樣消失在大眾眼裡的?

2019年07月1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 ℃ 次

【沈曉波的回答(265票)】:

剛剛看到這個問題,我認為 @上官小蝦 全說反了,是貝塔斯曼書友會的模式太落後了,衰敗是必然,他是目錄郵購公司,這是一種在歐美歷史悠久的商業模式,和他類似的是美國的百貨巨頭西爾斯,以及早期的麥考林和紅孩子,完全無法和8848相比。

題目補充的新聞鏈接裡也說了,貝塔斯曼的巔峰期是在2001-2004年,活躍會員達150萬,年銷售額1.5億,從2005、2006年開始衰落,直到2008年退出,這顯然不是一個超前模式的發展曲線。2005-2008年,貝塔斯曼書友會衰落的這個期間內,正是中國網購高速發展的幾年,那時候,不管當當,亞馬遜還是淘寶,也都在虧損,如果真的是超前模式,當當能虧的起,以貝塔斯曼母公司的實力,更虧的起,但這不是一個虧損的問題,而是貝塔斯曼在新興模式的進攻下節節敗退,毫無取勝希望,同時,大背景是貝塔斯曼書友會的全球業務同時也一直在萎縮,給母公司的盈利貢獻逐漸變得微乎其微。他要是在堅持5年,顯然死的更慘。

貝塔斯曼NB那會兒,如《讀者》、《故事會》、《青年文摘》這種報亭暢銷雜誌全都夾著有他的DM,看這些雜誌也知道他的定位:中學生、大學生、年輕人。那會兒大家買書的渠道只有書店,書目乏善可陳,都按定價賣。貝塔斯曼的目錄上那些書雖然都是一些暢銷讀物,但對當時精神食糧匱乏的年輕人來說也是一縷清風,而且還有打折,讀完《讀者》這種小袋速食雞湯顯然不解渴,看到這種大碗裝的,尤其感覺鮮美。但是他那個書目,當你買過幾期以後就膩了,他還是按季度強制購書,雞湯的新鮮勁也過了,裡面的書也挑不出什麼有深度的,這種模式就顯得非常落後,這就非常招人反感了,我當時就是實在從書目裡挑不出想要的書,然後強制給我寄了一本,然後繼續發律師函催款。

這時候網絡逐漸普及了,貝塔斯曼的受眾,顯然是中早期網民的主力,他們的眼界通過網絡開拓了,貝塔斯曼的這種雞湯氾濫、適合更低齡的人群的定位顯然無法滿足他們。這時候,當當、卓越也都拿到大筆的投資,購物體驗逐漸成熟,逼格更高的書應有盡有、折扣更低、速度更快、沒有任何限制,這時候突顯貝塔斯曼書友會更加反人性、性價比更低。而且,這個時候我記得當當和卓越,也開始大面積的在暢銷雜誌投紙媒廣告,這就是和貝塔斯曼的短兵相接,這場撕逼大戰,就是在貝塔斯曼書友會身上割肉,直接衝擊他的推廣模式。

如果貝塔斯曼的受眾是年齡大一點,不是那麼容易接受新事物的群體,也許還能死慢點。貝塔斯曼雖然在中國發展時間雖然不久,但這個模式本身是落後的,他的行為相當於在蒸汽火車出現的前夜,把有軌馬車引進中國。

@小火鳥xhn 不是你這種人太多了,而是你這樣的人也慢慢變少了,如果入會的人越來越多,其中有很多拒不給錢,那他一定有辦法覆蓋掉這一本書的成本,想辦法堅持下去。不給錢的人多,那同比例留下來的人也多,他只會高興。

【知乎用戶的回答(169票)】:

經濟學小白試答一記,如有說得不妥當的地方請輕噴。

開篇名義一下——

我認為貝塔斯曼式的經營之所以在中國失敗,是因為它出現的時代超前於中國的消費觀,類似於風靡一時的8848網站最終倒閉的例子。

鑒於中國盜版圖書市場的猖獗,貝塔斯曼針對的受眾首先需要具有一定的正版意識;其次,在貝塔斯曼購買圖書最優惠的方式實際上還不是以會員價在他們的實體店購書,而是郵購會員特價的圖書。這種優惠的模式有點類似於近年來流行的團購,這在幾年前同樣是一個超前的概念。

而同時滿足這兩個條件的人,當時還沒有成長為中國主流的消費者。

比如說我認為自己的消費觀應該是比較符合貝塔斯曼對消費者的預期,可是直到它在08年撤出中國之時,我也只有15歲,還不具有獨立支配大量金錢用於購買圖書的實力。所以看到書友會們的倒閉除了遺憾之外什麼也做不了,相信許多我的同齡人當時也有與我同樣的無能為力之感。而如果這樣的事情出現在5年之後,當年無能為力的人群成長到了20歲上下,恐怕事情發展的軌跡會大不一樣。

我們常說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可是在我看來,有時候對於一種經營模式,地利與人和加起來往往比不過一個天時;又或者說,人和也屬於天時的一個部分。貝塔斯曼式的經營不幸於錯誤的時間出現在中國這個正確的地點,注定是要走向失敗的。

【陳悅敏的回答(72票)】:

說些題外話,也許會被折疊,但是無所謂。

貝塔斯曼書友會是貝塔斯曼集團的下屬。所以這裡講的都是貝塔斯曼集團的事。目前大環境下,也許其消失是有其政治原因的。

貝塔斯曼集團是德國長期執政的基民盟的御用媒體,ji you 天主教背景,曾是na cui的主要出版商,目前是dong tu最大的金主,除了直接捐款給dong tu ,dong tu的海外出版物都是該集團免費幫助出版,是不折不扣的ji you fan hua媒體,其旗下的明星、明鏡雜誌,RTL電視台,都是以ji duan fan hua著稱。

該集團下屬的各個媒體曾西藏「3·14事件」大肆歪曲報道,支持da lai集團。

對re bi ya分裂集團的支持也與貝塔斯曼集團旗下的一些媒體有關。re bi ya的自傳《天空鬥士,中國頭號敵人》(英文版題目被改為《戰龍鬥士》),就是由貝塔斯曼旗下的德國藍登書屋海恩出版社於2007年率先出版。該書作者亞歷山德拉·卡維柳絲是《明鏡》、《明星》週刊出名的fan hua作家。

「7·5事件」後,德國RTL電視台在報道中稱犯罪分子是「民主抗議」,強調wei wu er人受到漢族人的壓迫。《明鏡》週刊聲稱中國政府強硬對待wei wu er人。德國國家電視二台ZDF則稱,wei wu er人長期受漢族人壓迫,「現在他們終於鼓起勇氣走上街頭開始反抗了」。

去年貝塔斯曼集團和開心網達成協議準備重返中國市場,集團現在中國主要業務企業叫歐唯特,做呼叫中心。

如果看下貝塔斯曼的過去,可能更有意思,他是na cui那時候的皇商,好像是ge bi er老婆還是誰的家族產業,出了大量的na cui宣傳品。。。。。。

  • 1835年7月1日,卡爾·貝塔斯曼(Carl Bertelsmann)(1791年─1850年)在居斯特羅創建了C.Bertelsmann Verlag,主要出版神學方面的書刊。
  • 1910年左右,成為著名傳教出版商,員工人數達到80人。
  • 1930年到1950年間,出版了一些與na cui相關的 國 家 主 義 、 民 族 主 義 甚至 反 猶 太 主 義 的一些作品,成為軍方的最大書籍供應商,印刷地點遍佈歐洲。1941年,由於官方調整,公司不再出版神學書籍。
  • 1950年6月1日,成功建立了「書友會」這種銷售模式。
  • 1956年,建立「樂友會」,進軍唱片市場。
  • 1962年,建立在西班牙的書友會,開始跨國擴張。
  • 1964年,購入德意志銀行的Ufa股份,進入電影和電視行業。
  • 1969年,以25%的股權參股漢堡出版社古納雅爾,進入雜誌領域。
  • 1971年,貝塔斯曼集團形成,這是一個私人有限公司。
  • 1977年,貝塔斯曼基金會建立,1993年大部分股份轉移到這個基金會。
  • 1987年,全球音樂業務整合到BMG(紐約)。
  • 1995年,與AOL美國在線合作,進入互聯網時代。
  • 1997年,進軍中國,在上海建立貝塔斯曼書友會。
  • 1997年1月,UFA與盧森堡電視公司合併,成為歐洲最大電視公司。2000年,又與英國皮爾遜公司合併成立RTL集團。
  • 1998年,接管蘭登書屋。
  • 2002年,接管世界最大獨立音樂公司Zomba,加強BMG的地位,使之成為世界第三的音樂發行公司。
  • 2004年7月,BMG同索尼音樂合作,成立新力博德曼(紐約)。
  • 2006年7月,股權發生變動,形成現有股權結構。全部表決權在Bertelsmann Verwaltungsgesllschaft(BVG)。該次變動意味著集團自1973年以來第一次沒有外界股東。
  • 2006年12月,第四家海外總代表處在北京成立。
  • 2008年6月13日宣佈:終止其全中國範圍內(包括北京、深圳、青島、蘇州、無錫、南京、西安等18個城市,上海八家門店除外)之36家零售連鎖門店服務;同年7月7日宣佈終止其中國書友會(網上書店)與上海貝塔斯曼文化實業有限公司營運業務,包括僅餘之上海八家門店。

以上年表出自維基百科。

前天是是301,發生了什麼大家都清楚。當然,也需要清楚貝塔斯曼集團是幹嘛的。

【小火鳥xhn的回答(81票)】:

因為,太多我這種人了,當年,對,是當年,我讀初中時,2002年,他給我推薦了一本<達芬奇密碼>,我沒給他匯款,也沒把書退回去,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宋侃的回答(24票)】:

百度上關於貝塔斯曼的文章還是很多的

談談自己是怎麼拋棄貝塔斯曼或者說被貝塔斯曼拋棄的

98年,初中二年級,全班50人,有37人是貝塔斯曼會員,到每季發購書冊的時候班主任相當無語,雖然當時20多買本書幾乎不會有任何壓力,但當你不想買書時,貝塔斯曼會友好的寄一本給你,不是免費的(會員義務)。開始覺得得趕緊把錢匯過去,不好意思。直到後來送來的書越來越操蛋,拖了一個月也沒匯款過去,於是收到了所謂的律師函。臉皮薄,想著對方都做出那麼喪心病狂的催款舉動,於是把錢匯了,被開除會籍。

當初入會確實為了買書,小鎮的新華書店能看到的書太有限,而撥號上網也看不了更多東西,那時的貝塔斯曼不僅提供了更多的書,而且每本書還有3~4元的優惠,一開始很有買書欲。但後來不想買書也得買就覺得麻煩。而且真需要買也可以找同學幫忙。再後來,交通便利,網絡發達,要買書容易,電腦遊戲更能消磨時光,就徹底遺忘這貨了

【知乎用戶的回答(12票)】:

沒有適應網上賣書的模式,份額被當當和卓越吃光了。線下渠道的維持成本又很大(實體店、各種打廣告、給客戶寄小冊子),一直虧錢。

【vacuumcat的回答(17票)】:

因為賣書的人自己不看書,還要替別人挑書,還要上頭撲面地替別人挑書。

【雲土的回答(15票)】:

我初中時候曾是貝塔斯曼的會員。我重現一下當時的情景:初一的時候互聯網並沒有那麼發達,卓越、當當等綜合購物網站並沒有出現在我這個初中生的視野當中,然而,有一本貝塔斯曼推薦期刊,如一小塊石頭,擊蕩波瀾不驚的初中生活。期刊裡介紹了許多封面精美,包裝上等的書。重點推薦的書往往有幾句合適的點評。然而,這不是初中生的目標,我們的目標是期刊後面二十元以下的書。就這樣,我讀了《步步驚心1》、《二十一世紀美男子條件》、《裴多菲的羅漫史》等青春文學小說。說是貝塔斯曼打開了我的閱讀世界,一點也不為過。每次期刊一到,同學們都會借去看,然後看到都感興趣的書,就湊錢一起買。真的很開心,我總是可以從每週一百元的住宿生活費中省下一筆,問心無愧地拿去買書。這個習慣到了初三有所改變。一是學習太忙,二是互聯網發展迅速,可以通過網絡免費閱讀,《步步驚心2》就是在網上看的。以至於,貝塔斯曼退出中國市場的前夕,它給我寄了封信,大概是說賬上還有一百來塊錢,要不要買本書?於是我挑了封面較為精美的韓寒的《光榮日》。再後來,我又收到了貝塔斯曼的一封信,說貝塔斯曼不再接受訂單了,你賬上還有四十來塊錢,趕緊來取。嗚呼,我好傷心,感覺像是一位老朋友死去了,恨自己沒有多買書。於是,我懷著愧疚老朋友的心,把四十多塊取了出來。

這是過年前大掃除發現的《步步驚心1》:

【wandu的回答(14票)】:

記得不是太清了,大概是在98年,那會兒我在上中學,成為了貝塔死慢的會員,一直堅持會員義務到了大概05年,退會。從一開始的興致盎然到後期的索然無味,貝塔斯曼越來越讓人失望,不能與時俱進,拒絕改變。我看到的問題有如下:1,每期推送推薦的圖書以商業暢銷書為主,值得收藏或有深度的推薦不夠,受版面的影響,薦書難以做到細分,全面2,雖然後來增加了網絡推送,網站選書,但又受家庭寬帶普及不夠的拖累3,開始出售各種小商品,小禮物,卻往往言過其實,做工和實用性一塌糊塗。4,會員義務有點扯淡,早該廢除,不能讓人為買書而買書,當期不買就遭強賣,導致許多人拿書後再見。中國國情也使其行為道德和法律的約束性得不到強制保障。5,選擇了中國郵政這個豬一般的隊友,現在快遞能一天做的事,豬隊友要兩個禮拜,還要自提,延誤兩天不提,還得付倉儲費6,付費模式以郵局排隊匯款為主,和豬隊友深度配合。沒有及時轉型平台加網絡銀行,給會員增加了很多麻煩05年我退會時曾給相處了8年的書友會一封電郵,提出了以上質疑,並建議貝塔斯曼轉型做b to c的電商平台,把自己的產品選好,把付款平台完善,合作快遞公司放棄郵政。雖然當時易趣和淘寶已經開始纏食市場,但貝塔斯曼完全有時間,有機遇在接下來的電子商務盛宴中分一杯羹。

【邱冠雄的回答(13票)】:

有多少人是像我一樣,從貝塔斯曼起家,然後慢慢轉戰到99讀書人,再轉到當當或是卓越,最後老老實實待在亞馬遜的?

【文洋的回答(5票)】:

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貝塔斯曼的理念一直領先於國內同行,在他的引領下國內的當當,卓越,九九都或多或少模仿了他的做法。同時貝塔斯曼也早早擁有了自己的網絡書店。他們的營銷也一直做的不錯。

但到了07年08年左右的時候,國內郵寄書店和網絡書店的興起帶來的競爭,讓入會門檻一直降低:無入會費,無會員義務,更便宜的書,百貨商場化。但此時貝塔斯曼依舊堅持二十元入會,每一期DM回來後必須買一本以上,對減免郵費限制多多。自然扛不過更靈活的國內土著們。

08年初,卓越亞馬遜宣佈不再採取郵寄DM的方式進行推銷。當當之類的也差不多同時採取了這個行動。但貝塔斯曼依舊沒有變化,網絡商場遲遲沒有佔據主要位置。

到此時,規範優異的服務已經不足以維持貝塔斯曼了——價格太貴書目太少經營類別沒有優勢。

貝塔斯曼倒閉時我還有十八塊錢的存款沒取出來。

我是04年加入的貝塔斯曼,每一期目錄回來時我都忽悠同學們挑幾本書一塊買回來。那個時候需要先打客服電話下訂單,到郵局填匯款單標注好自己會員號,第三天貝塔斯曼發貨,等待一周郵局寄到——現在同樣的路程,只要三天。

這個訂購的過程,卓越之類的會提供你訂單號,你需要記下來填到匯款單上——比貝塔斯曼複雜許多;貝塔斯曼會員號網店和郵寄相通——但是卓越還做不到,網店與郵寄會員連不起來,各自為政。

那些年,除了書有保證外,這幾家店賣的東西質量不穩定,經常圖片美好到貨坑爹。08年之後才都走上了正軌有了起碼的質量保證。

簡言之,貝塔斯曼一直緊跟著時代,但細節上反應遲鈍,沒有很好適應市場變化。

【知乎用戶的回答(3票)】:

當時已經升到了白金會員,好像也是十幾歲的時候吧。

後來因為比較其他書友會,貝塔斯曼價格上沒有優勢 ,而且強制每個季度都要消費。

所以就放棄了

【知乎用戶的回答(6票)】:

我只想說在當年,在那種已經給定的,相當於別人已經替你做出一層選擇的,有限的書目裡還能挑選出能吸引自己去讀的書。

回想起來還有點有趣呢~~

【WayneZhang的回答(7票)】:

好有時代感的問題,贊一個!初中的時候(2002-2005年)迷上看青年文摘和讀者,在廣告頁總有貝塔斯曼的圖書介紹。當時就一直被它吸引,總想買一本。但當時網購還不流行且不夠安全,總怕出問題就作罷。後來有了joyo卓越網和貝塔斯曼在這兩本雜誌上搶生意,而且書更便宜。我想如果貝塔斯曼晚生幾年趕上國內網購風潮開始,應該不會變成現在這樣。挺可惜的

【丁廣傑的回答(5票)】:

先說一下,我跟貝塔斯曼書友會唯一的聯繫就是初中那會兒有一次買了一盒德芙巧克力,裡面送了一張白金卡。上傳兩張此卡的照片以供懷念。

個人覺得,是貝塔斯曼書友會自身的營銷模式已經跟不上時代的發展導致的失敗。在網絡沒有普及的時代,目錄營銷冊是給予了讀者很大的便利,讓讀者可以最快的瀏覽到最新出版的書。

隨著網絡時代的來臨,貝塔斯曼面臨著巨大的挑戰。

1、最大的挑戰肯定是互聯網商業的崛起。當當網,卓越網,京東,乃至後來進入的亞馬遜。雖然貝塔斯曼的網店開的很早,但是優惠折扣已經比不上國內網上書店了,手續太過繁瑣,便利性已經被國產網上書店甩開一大截。當當卓越等網站提供了海量的圖書選擇,而他只有數千種書籍,數量已經落後太多。

2、我個人不是很清楚他們在中國的目標群體是誰,我只知道初中那會兒很多人都是會員。姑且就把學生群體當成最大的消費群體吧。盜版電子書的風行也是讓它逐漸消失的原因。(這裡說一句,支持正版,人人有責。)MP3,MP4的流行,盜版電子書無成本,txt格式直接看。後來的電紙書就不談了,等電紙書真正風靡的時候,貝塔斯曼已經奄奄一息了。

3、看了大家的評論就是大部分都是在中學加入的書友會。那可以說是中學生群體就是公司的目標群體。事實上,這類群體接受新興事物的速度遠遠快於貝塔斯曼經營理念更新的速度。那就是說,在細分客戶群體上,出現了錯誤。假設把目標群體鎖定在中年高端人群,我們只為他們服務,提供適合他們的書籍,並且時常舉辦讀書沙龍,國外作者交流會,我想他們會很同意。

「據經濟參考報2008年7月14日014版,提供數據,貝塔斯曼在華耕耘長期虧損,從來沒有向總部繳納過一點點盈利。雪上加霜的是,貝塔斯曼在華的物流成本也高達其銷售額的4%-5%,遠遠高於業內平均1%-1.5%的水平。與此同時,從德國總部「空降」的高管卻擁有百萬元年薪,更令其中國公司不堪重負。」

一個長期虧損的高成本的公司,股東是無論如何不會同意他繼續經營的

當然了,貝塔斯曼沒有離開中國。

1、貝塔斯曼旗下的業務流程外包服務品牌歐唯特在中國的數字營銷、電子商務、客戶關係管理及基礎架構領域的IT服務業務一直保持著連續的高增長。

2、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在中國投資了數十家公司,前景也不錯。

【黃巍的回答(5票)】:

只抓收入和成本兩端,不談運營

收入端:作為盈利機構,推薦的多是也必然多是暢銷書,一個破小冊子,又沒有試讀,暢銷書折扣拼不過在線書店,拼文藝深度拼不過獨立書店;沒有物流渠道,線下店覆蓋不到的地區支付和退換貨極不便利。

成本端:維護線下渠道,寄送書目,維護書友會,成本高過網上書店和獨立書店很多。

總結:貝塔斯曼和其代表的郵購行業,以及連鎖書店和百思買這種零售,代表的是一種過時的商業模式,緩慢笨重成本高,給客戶一點可有可無的所謂體驗,成本卻高過對手太多,在京東亞馬遜當當面前連渣都不剩,消失是商業社會前進的必然。

【tanfuyo的回答(4票)】:

我能說那種小冊子的感覺我就以為是傳銷詐騙麼= =(我疑心病比較嚴重的中學時代

【胡楚江的回答(4票)】:

06年的時候,班上的一位同學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99讀書城的彩頁,當時覺得特別新奇,薄薄的一本小冊子,列了各種各樣的書,封面、價格(會員價、白銀價等)、一句話介紹,真的給了自己一個瞭解外面世界的窗口。從同學開始,慢慢的去看,然後想要去買一本,然後班上其他同學看了也開始把錢給我要我幫忙去買,慢慢混到了白金會員。

每次去買書的時候去郵局填匯款單,填書目,郵局工作人員都很好奇地看著我,覺得一個孩子幹嗎往外地匯款啊,還問這地址是哪兒。

後來從青年文摘、讀者上看到過貝塔斯曼和環球書友會,都是這種模式,定期寄送彩頁,去郵局匯款買書。但是那個時候正是貝塔斯曼衰落期。確實這一種模式太超前了,目標消費者沒成長起來,而現在網購如火如荼,沒趕上。

現在99讀書城也好久沒上過了,應該也幹不過當當、亞馬遜吧。

【夏殤的回答(2票)】:

從初中到現在大二,差不多快十年時間一直是自己買各種書看。初中時所有的零花錢基本都花在了書上。買書的中介一路經過貝塔斯曼-->九久99-->當當/亞馬遜-->京東-->實體書店,這一路來的導向很簡單:價格便宜,郵寄迅速。

貝塔斯曼-->99: 大概是2005-2006年的時候?網上購物肯定是不風靡的想都不用想了。那時候期期看讀者,扉頁背面都有貝塔斯曼讀書會的介紹,那時候就加入了。當時大概是初中,父母對於花大把時間看課外書其實是不怎麼支持的,於是我還記得大概每個月都會有一到兩次,爭取各種機會早放學,然後跑到家附近的郵局取填匯款單買書,然後在差不多平常的放學時間回到家。怎麼放棄的我覺得太簡單了,簡單到都不用講,那就是99的價格便宜。對於那時候每個月零花錢買完各種感興趣的雜誌最多就買四五本書的我來說……那便宜的一兩塊也很重要!

99-->當當/亞馬遜:99時代不用到郵局匯款那麼麻煩了,基本就是打電話訂書。每個月99的書冊寄到家的那一天基本就像過節一樣,會在那個小冊子上畫很多圈,把想要買的書都圈出來,然後按照剩下的零花錢篩選。當年在沒買任何99卡的情況下硬生生就靠買書買到白金會員啊QAQ 大概這麼過了兩年多,大約是到初三左右的時候,當當和亞馬遜強勢進入書市。這兩家在我眼裡差不多是一樣的,比99多得多的書的種類,比99便宜的價格。當時對於物流速度還沒有那麼高的執念(主要是拿到一本喜歡的書可以在一周裡面直接讀兩邊三遍完全不會厭),所以對這兩家的發貨速度其實沒有直觀體驗。拋棄99的動機大概就是突然發現很多想買的,卻不是當下流行的書,會在99上買不到。於是很自然地就轉投當當/亞馬遜了。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99的各種會員卡的廣告也在那時候使我心生厭煩了。

當當/亞馬遜-->京東-->實體書店: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國內開始追求極致的物流速度。當我發現今天訂的書原來明天一大早就會出現在我桌子上的時候,其他都不重要了。有時候喜歡的就是那種在很飢渴很飢渴的狀態下用文字把自己灌飽的感覺。後來不在京東上買書而又回歸實體書店差不多也是因為相同的原因。不知道為什麼會沉迷在想要看書了就直接開車出門買一本書的那種感覺裡。這時候已經上了大學,買書也不再需要斤斤計較那便宜的幾塊錢,於是歷經快十年的非書店購書歷程基本結束,現在又到了去書店淘書的年紀了。

好像跟題目是不太符合嗯……不過既然想到了就這麼寫在這裡了。也算是那麼多年各種買書的一個總結紀念吧~ 其實每個時段的導向都很清楚,從一開始的價格,到對質量數量的苛求,到物流速度,到其他的東西。用什麼不用什麼,不過就是對目標受眾的需求的契合。當然隨著商業發展得越來越完善,每一家都可以滿足越來越多種類的需求(比如京東基本滿足了價格+種類+速度三大塊),這時候就是個人喜好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顏小童的回答(2票)】:

最後一次在貝買書是2003年,那時已經是網購了。再後來當當啥的競爭越來越厲害,它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消失不見了。偶爾想起還是挺懷念那時每個月都買書的日子的,每一本都好好看完。後來買書的次數和數量都越來越少了,買來的書也經常沒有認真讀完,購買途徑和閱讀途徑越少的時候反而更渴望買書。

標籤:-公司運營 -書籍 -CRM -貝塔斯曼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