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蔬菜水果之類的農產品在產地都很便宜,到了城市卻貴很多?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蔬菜水果之類的農產品在產地都很便宜,到了城市卻貴很多?

2019年08月16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周曉農的回答(227票)】:

謝邀。類似問題,我已經有過好幾次回答。有關情況,我進行過跟蹤調查並認真思考過。樂意再答。

可以說,這是一個當今最讓人困惑,大家議論紛紛,媒體也愛報道,而又總不得要領的問題。各種說法,孤立起來看,都有道理,但相互一印證一深究,就不太對了。因此各地採取的措施,也難完全對症。

為有利於看清這個問題,現在我只說蔬菜供給營銷的常態,至於自然災害或信息不靈出現的問題,屬特例,就不說了,水果的問題有一定相似性,這裡也不說了。

在我所在的這個省,我跟蹤的結果是:菜從地頭到城市最後一道環節攤販手上,一般要經過8個環節。前面的7個環節,每斤菜加價多在幾分錢,涉及200公里運距的運輸,加價也就0.1元。假定一斤菜從城市批發市場出來是1元錢,到了攤販手上,通常會加價一倍左右。假定你從菜攤手上,花2元買了一斤菜,其中有40%到60%,屬菜攤加價。至於什麼衛生費、攤位費、損耗等,在加價中占的比例很小,在加價中通常不會超過10%,即如加價1元,所含不會超過0.1元。下面,我簡要說一下環節

農民地頭菜價,如每斤0.3元,一季產量萬斤,銷售收入3000元。一畝地一年可種三季菜,或菜稻菜,夾一季糧。種菜比種糧辛苦,投入也大,但收入也好,按一季扣除1000元的成本算,一畝地一年淨收入5000元,屬一般水平。

菜集中到縣營銷大戶手上,有地頭菜商收購,人工分揀、清理裝箱上車等幾道環節,營銷大戶出手時,每斤如加價0.20元,其中0.17元,支付給了地頭商、分棟清理人員和裝車人員,自己年平均下來,每斤能掙3分錢就不錯了。現按日經銷量20噸計,每天收入有1200元。由於菜有收季,在一個蔬菜基地縣,一年能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收菜就不錯了。按有100餘天收菜算,年淨收入有10多萬元。

200公里長途運銷戶,上高速路,每車裝20噸,每斤加價0.10元出手,每車毛收入4000元。扣除油耗、車輛投資回收(綠色通道,免費過收費站)等,淨收入有2000元算不錯的,但這是單程跑下來最理想的狀況,全年收入理論上算賬看起來是72萬元,實際上遠遠達不到。許多車裝不了20噸,單面放空還不在其內。運往批發市場,經常的情況是,批發市場有了大量的同類菜,競相殺價,或者根本不要,虧損甚至倒掉亂倒被罰款的事也有。因被殺價補虧、菜沒人要爛掉,而且不可能天天有菜運,天天運,人也受不了,一個租車的運銷戶,年收入幾萬到10多萬元不等。

城市大蔬菜批發市場,是第一道批發。這一道環節,如果有資金,租用的場地好,吞吐量大,比如達到四五十噸,每斤只需加價幾分錢,一年掙個十多萬元甚至幾十萬元,都有可能。

城市第二次批發。小批發商從大批發市場購進菜,通常在凌晨4時至6時間,總之是天亮之前(和城市管理有關),在城市多點分散集中,附近農貿市場的攤販,或開或騎三輪或拉板車,到這裡批購,這道環節的加價,通常每斤也只有幾分錢。

到了菜攤手上的出手價,加價便是幾角甚至1元以上。請不要罵菜攤主,這裡面有不得不如此的道理。在他們之前,是大批量,每斤掙得極少,批量起來收益就大了。而菜攤日能售菜200斤就不錯了,每斤就算加價1元,是200元,扣除攤位費、損耗等,月淨收入,也就四五千元,有時還不到。我是和他們中的一些人反覆算過這個賬的。他們中不少是下崗工人或在其他方面就業有困難人員,這個錢,往往要用於養活他們一家人,而且往往要一家人為此操勞,丈夫不論嚴寒酷暑,每天凌晨四時出去批購,然後妻子守攤。唯一可以說道一下的是,他們的工作時間,很不飽滿。上午10時後,過了消費者的購菜高峰,攤主們就是在那裡閒聊,有興趣的知友,可以上午10時後或下午進菜場看看,購菜的很少。

上述流程算賬情況,只是一個八九不離十的概述。

是的,菜價高,是流通環節的原因,可是有誰認真去分析過流通環節中的問題。請問,這種完全在市場發育中形成的環節,究竟有哪一個是可以精減的。是的,道道環節在加價,但最大是最後一道環節。菜攤們,要守住這個加價水平,是要守住他們的飯碗。如果某一個時點,菜多了,他們不會多批購,銷售常量每天200斤,多批購出不了手,時鮮菜,很快就會爛掉,是自己的損失。進價賤點,也不會輕易降價,可以從進銷價差中多掙點,進價貴了,適當加點價。這甚至成了行規,誰也不願也不敢主動降價,這意味著是大家同時也是自己的損失。這就是為什麼城市菜價總在一個高點浮動的根本原因。

豬肉的銷售,也有相似道理。我所在的省,今年已發生過幾次商家搞連鎖肉店低價銷售豬肉,遭到肉攤為保飯碗群起攻之,地方政府被迫出面協調解決的事。

不少地方採取了覆蓋面很小的直銷,試圖解決一下,無濟於事。倒是有少數超市,做出了榜樣。他們辟出一小塊區域銷菜,每天銷量數千乃至上萬斤,一個人過秤,一個人管理,菜價確實便宜了不少,說是要配合政府降低菜價的工作,配合當然是配合了,但因量大,首先是掙了錢了。

所以城市菜價高,我認為主要是一個菜攤菜價終端價格控制現象。而這種控制得以形成,主要體現為一種城市病,是管出來的,同時也是城市化進程過快中發生的。還有就是通貨膨脹,菜攤主們養活自己的成本,在不斷增加,只好加價了。

農貿市場,不少城市現在大體是按0.5公里至1公里的服務半徑設置。一個上百萬人口的城市,估計菜攤就有數千上萬之眾。他們以個體的一兩百斤的銷售量,守著養活自己的底線,你就不得不付出高菜價了。這也是有硬道理的,這個道理就是:當著攤販掙錢多一點時,就必然會有攤販增加,當著攤販掙錢少時,就必然會有人退出。所以城市中現有的菜攤量,基本上是一個在既定條件下,市場綜合作用的結果。

其所以還說是管出來的,我們不妨設想一下,當著某一個時點,農村菜多菜賤銷不出時,讓農民直接進城銷,農貿市場的高菜價頃刻就瓦解了,或者讓運銷戶在農村配菜,直接拉到農貿市場門口銷,高菜價也會頃刻瓦解。當然,城市管理也亂了,這是不可取的。既然如此,哪怕農村的菜多時賤到幾分錢一斤,甚至白送,也沒人要,就可以理解了。

今年7月2日,媒體報道了一「官二代」賣菜的故事。此人乃一大學畢業生,放著上萬月薪不幹,卻租了一塊40平米的場地,幹起了銷菜的營生。一天銷菜1000斤至3000斤不等,他的銷價總比人家低(他是怎麼被其他菜攤容忍的,媒體沒說)。我算了一下,即使每斤只淨掙0.5元,年淨收益也在18萬至54萬之間,他那雙慧眼,是看清了其間的奧妙的。

據媒體報道,有專家說,在國外,一個城市菜的總銷量,有80%是通過超市出去的。看來,在發育得比較好的國外城市,這個問題也是解決了的。

關於菜的銷售和菜價問題,確實複雜,我這裡只能就最一般的常態,說說看法。有沒有辦法解決?我認為是有的,城市規劃、管理、菜場設置都得變,這確實有點麻煩,因為模式已經形成了。打破這一模式的根本點在於,減攤擴點增量,即減少攤販,增加有場地的銷售點(包括超市),讓終端銷售人員,人均銷菜量上到上千斤,菜價的波動仍然會有,各道環節的加價現象也會有,但最後一道環節畸高的加價現象會消失,因為點多了,你要高價,我就到另外的點去買,因為你的量上去了,每斤少掙點,但總的收入會增加。這樣的形式,還會有利於掌握供求信息和城鄉信息溝通,有利於農民組織生產。對於城市管理者來說,這是傷筋動骨的事,會有許多連帶問題要處理。比如多出來的菜販,你得考慮安排出路就是了。

有的知友在評論中提出了一些問題,我在評論中回答了一下。現在複製如下,供各位參考。

1、大城市裡的農貿市場,就是指自由交易菜、肉、禽等的專門場所。在城市規劃中,普遍也使用這個說法。傳統的目前仍在大量使用的是,搭出很大的如上千平米甚至幾千平米的棚架,裡面設若干攤位,市民就到這裡購菜等。現在有些地方在改,如農改超,連鎖門點、街市等。農村交易農產品的地方,也叫農貿市場。

2、關於攤位費,近日我又去瞭解了一下。提供貴陽一個客流大,收費在中上水平的農貿市場的最新情況:這個市場有菜攤、肉攤等攤位200多個,還有門點100多家。攤位費加綜合管理費每月430元,其中攤位費300餘元。攤位費是租金。管理費是衛生費、市場管理人員、市場維修等方面的費用。加上月水電費,共計500來元。

3、農貿市場不收工商管理費,蔬菜銷售不征增值稅。經銷戶月營業額在2萬元以下的,依照有關權限規定,各地普遍按不征營業稅執行。

4、攤位租管費,規範的說法是攤位平米租管費。上述市場攤位大體是2平米。平米租管費是250元左右,如只講攤位租費是150多元。

5、我在評論中所說的攤位費加上其他費是100多元,是前幾年平米攤位租管費的情況。當時由於菜價高,市裡要求減少收費,執行了短暫的時間,就執行不下去了。這中間還發生過一些事,市場開辦者要增加收費,菜攤罷市,上述農貿市場中上水平的租管費,是雙方加上有關管理部門協調,幾經平衡的結果。

6、貴陽市的菜價水平,在全國省會城市中算比較高的,鮮菜每斤在2元至4元間。菜攤因佔位點客流量不同銷量有區別,月淨盈利常態,在3000元至6000元之間。

增值稅暫行條例實施細則:chinatax.gov.cn/n8136506

增值稅營業稅實施細則修改,按上一鏈接實施細則規定,各地有權在幅度範圍內決定起征點:chinaacc.com/new/63_67_關於免征蔬菜流通環節增值稅的通知:doc88.com/p-970391

【周密的回答(10票)】:

為何差價這麼大?

1、成本:除了人工成本、運輸成本、存儲成本、損耗,還有過路費、罰款、進場費等潛規則、明規則產生的費用。

2、結款方式:農戶和經紀人之間是現款,而經紀人和城裡的經銷商之間一般都有一定的賬期,所以經紀人承擔了很大的資金壓力,他要想方設法搾取足夠的利潤來支撐他的日常運作。

為何不能直供城市?

其實是可以的,只是有兩大難題

1、如果做單點供應,持續供應能力不足:如果你是農戶或者合作社,你給某超市本周供應了10噸土豆,並且能夠保證質量達標,那下周、下下周、下個月呢?能否還能持續供應同質量同規模的土豆。如果不能,超市還得另外尋找供應商,一來成本上升,二來風險不可控制。農戶可以供一天歇一天,但城市終端每天都要做生意。

2、如果做多點供應,覆蓋率和精力不足:經紀人是最有活力和積極性的一群人,他們存在的意義就在於他們能覆蓋和控制當地的農產品供應,如果沒有他們,你得自己去幹他們幹的事情,他們土生土長,對當地的情況瞭如指掌,外地人要幹這樣的事情成本會高很多。

直供城市肯定是可以做的,但主力不是「農超對接」,近幾年政府所倡導的「農超對接」並不能實際上解決農產品滯銷的問題,主要原因就是上面的兩點。永輝超市自己的生鮮就採用自己採購的方式。它的採購量很大,一邊甩了經紀人,一邊不用給城裡的批發市場支付進場費,這樣成本就很低了,能實實在在的得到好處。但是需要自己建立完整的採購體系,這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投入也不小,一般的小商家是玩不起這樣的遊戲的,只能利用現有的體系來做生意。

【馮晗的回答(6票)】:

即使都是在城市內,不同地方出售的蔬菜水果價格相差也很大。

我們學校邊上小區裡直接賣的蔬菜就比菜場裡擺出來的便宜,超市裡的價格又不一樣。

造成這種現象的,成本當然是其中原因之一,物流、稅收、場地、渠道的入場費,這些都是。但從成本出發,只能解釋長期內售價的下限:商家不會在長期內做虧本的生意;而無法解釋不同渠道之間的價格差異,更無法解釋成本本身的形成。

比如菜場是要收攤位費的,這自然抬高了蔬菜水果的成本。那為什麼商家願意付出這個成本?這自然是因為菜場提供的服務要麼可以降低商家在其他方面的成本,要麼可以提高出售商品的價格或銷量,使得商家最終有利可圖。在這個時候,就是價格倒過來決定成本,而非相反了。而菜場提高商品售價/銷量的原因則可能很多,比如提供一定的質量保證、售後服務,比如更穩定的顧客群體等等,甚至只是因為菜場位置好,附近小區住戶比較有錢不在乎價格。

總而言之,城市裡蔬菜水果比鄉下貴,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不可避免的成本增加,但除此之外,也可能只是因為城裡人願意付更高的價格來買蔬菜水果和附在其上的服務。

【epeeper的回答(2票)】:

損耗是一個很大的開銷,在國內蔬菜的運輸主要是沒有任何保鮮的運輸,按照數據統計,每年損耗在路途上的蔬菜水果量佔到了20%~30%,每年的損耗在1000億元以上(以上數據來自國家發改委2010年農產品冷鏈物流發展規劃)。雖然國內開通了很多果蔬運輸的綠色通道,但是目前國內的農業蔬菜生產基地過於集中在山東、海南等地,長距離的運輸在無保鮮的情況下造成的損耗可想而知。

蔬菜的本地生產+低成本的冷鏈物流也是有效降低菜價的郵箱方式。

當然最後一公里的攤位費之類加價比例也很大。。

解決菜價問題是個系統問題。。。多管齊下才能解決。

【xiaowang的回答(1票)】:

還包括稅收和損耗,葉菜的損耗相當大。

關於稅收:zhihu.com/question

【彭逸飛的回答(1票)】:

主要是各種稅費的加成,說是物流的都是靠想像回答的吧,呵呵。

對了 推薦你去看財經郎眼 有一期節目 叫做《菜賤傷農》

20110510《財經郎眼》:菜賤傷農 菜貴傷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Y1ODg2NjIw.html

【史樂山的回答(1票)】:

1、流通環節,應季蔬菜,周邊產菜區可當天運到的,溢價30%-60%。反季節蔬菜,流通距離變長,溢價50%-100%。只是大概,每一批蔬菜都會有偶爾的特殊性。當一車菜發到批發市場,突然發現本市場缺此類蔬菜時,立刻就地起價,後面的一系列鏈條跟著波動。

2、損耗:葉菜類損耗稍高,尤其嫩葉菜,例:菠菜,生菜等。包裝必須泡沫箱,泡沫箱重量全部分攤到斤重上。夏季損耗大,冷鏈配送物流成本分攤,冬天損耗小,但產菜量隨之變小,價格只漲不跌。

3、菜販子:城市一個賣菜的,一個月不掙3K以上,起早貪黑的,沒法活。1塊錢以下的菜,沒法賣了,不夠本錢和工錢,(除了根莖類的)。

4、超市:家庭主婦們精挑細選的,損耗相當大,超市不傻,羊毛出在羊身上。

整個一圈下來,收購單價基數越小的,翻得跟頭越大。基數大的,最少也要翻番。收購價5塊以上的,另當別論。

【白帆的回答(0票)】:

運雜費、裝卸費、人員的工資薪酬、合理的利潤、稅費、水電費、店面租金、包裝費等成本最終都會轉嫁給消費者

【木塔的回答(0票)】:

運費 油費 過路費 工人工資 農貿市場攤位費 各種不知道的費 都算在消費者頭上了

【朱進野的回答(0票)】:

過路費

【楊敏俊的回答(0票)】:

可惡的過路費,任何人總想在需求和提供方上插上一道槓,然後收錢。

這些人的後台要麼是權利,要麼是壟斷,要麼是金錢。

【趙驥的回答(0票)】:

這個問題我來說兩句。

家住農村,我們那邊一年四季都有蔬菜類的供應。我就來說道說道這其中的價格。

拿去年的菜花來說吧,我們那裡每個村都有一兩個自己的專業經銷商,他們負責從農戶手中收購,收購商到時候直接從他們手中拿貨。農戶賣的價格是0.6元,經銷商每斤加價5分錢,收購商來了之後就直接拿貨。

哥哥是做短途蔬菜批發的,從家裡拿到貨的價格為0.65元,到了批發市場,對外售價是:1.4----1.1元,這個具體價格是要看當天的行情的,有的老客戶來了也要給點優惠。

批發點距離我家70KM,過路費:30元/車,菜市場進門費:90元/車,攤位費:3000¥/月,還有其他的費用(管理費、衛生費、防疫等亂七八糟的東西),在運輸過程中會有5%的損耗(包括:重量、壓壞、腐爛等)。

批發過程中,收購商會來拿貨,他們最後賣出的價格是多少我不得而知,等收購商將蔬菜拉到銷售地後,進行分銷,到了第一級菜販子手中,一般每斤加價0.1-0.2元,之後二級菜販子進行分銷,部分區域的二級菜販子已經是終端銷售者了,若為終端銷售者,每斤的加價不會少於0.4元,不然就不划算了。

基本就是這樣的。但是當地也有直接從經銷商手中拿貨的大的收購商,他們聯合起來,進行點對點的直接供應,利潤就會很大。

【余首斌的回答(0票)】:

分析的分細緻、很客觀。

該問題的解決確實是很複雜,尤其是當打破這種模式後,必然會有大量人員丟飯碗。

標籤:-周曉農 -經濟學 -物流 -農業 -城市 -貿易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