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原住民為什麼上世紀某一時期被禁止買酒?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澳洲原住民為什麼上世紀某一時期被禁止買酒?

2019年08月1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discuss的回答(21票)】:

29/01/2015 補充

我在悉尼市內的空地上看到原住民安營紮寨,空地旁豎起的木板上用白油漆寫著No Drugs & Alcohol in the Encampment,可見至今在一些原住民社區,酒精都是被禁止的,標語裡甚至和毒品放在一起。

上世紀六十年代以前,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對部分地區的原住民實行禁酒令,即嚴禁他們購買和飲用帶酒精的飲料。原住民通過民權運動要求聯邦政府廢除禁酒令,獲得和非原住民同等的飲酒權利。

  • 最早廢除原住民禁酒令的州是西澳大利亞(Western Australia)和北領地(North Territory),時間是1964年。

  • 1965年,昆士蘭(Queensland)廢除禁酒令(Barber等地 1988)。

  • 1967年,南澳大利亞(South Australia)廢除禁酒令(D'Abbs 1987; McCorquodale 1984)。

禁令剛解除的頭幾年,一些地方並未按修改的法律執行,依然自作主張地拒絕向原住民售賣酒類。直到八十年代末,針對原住民的完全禁酒令才廢除。但直到今日,並非所有澳大利亞原住民都有和非原住民平等的購買、飲用酒類的權利,文末會講。

我認為,要談原住民禁酒令的原因,要先說澳大利亞白人自己的禁酒運動說起。雖然現在的澳大利亞人喜愛飲酒,但諷刺的是,澳大利亞是工業革命後最早進行禁酒運動的國家之一。十九世紀三十年代,一部分澳大利亞白人意識到酒精可能帶來的社會危害,主張節制地飲酒。到了十九世紀八十年代,很多咖啡館和小飯館已經不再提供含酒精的飲料了。同一時間,美國的基督教婦女禁酒聯合會(WCTU)在澳大利亞成立分部,宣揚激進的禁酒觀念。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禁酒運動獲得空前成功。一些原本經營到午夜的酒吧被勒令於下午六點前關門,這還算好的,除此之外大量酒吧被強制關閉。秉承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的生活作風和基督教傳統,早年來到澳大利亞的白人以禁酒自律。這一運動到上世紀二十年代初達到頂峰,比如在當時的墨爾本,只有市中心東部的一小片區域允許飲酒,飲酒者甚至需要執照。與之後對原住民的禁酒行動不同,這場運動的策源地主要在新南威爾士州(New South Wales)、維多利亞州(Victoria)等白人聚集的地區,是白人社群內部的自律運動。我認為,要談原住民禁酒令的原因,要先說澳大利亞白人自己的禁酒運動說起。雖然現在的澳大利亞人喜愛飲酒,但諷刺的是,澳大利亞是工業革命後最早進行禁酒運動的國家之一。十九世紀三十年代,一部分澳大利亞白人意識到酒精可能帶來的社會危害,主張節制地飲酒。到了十九世紀八十年代,很多咖啡館和小飯館已經不再提供含酒精的飲料了。同一時間,美國的基督教婦女禁酒聯合會(WCTU)在澳大利亞成立分部,宣揚激進的禁酒觀念。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禁酒運動獲得空前成功。一些原本經營到午夜的酒吧被勒令於下午六點前關門,這還算好的,除此之外大量酒吧被強制關閉。秉承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的生活作風和基督教傳統,早年來到澳大利亞的白人以禁酒自律。這一運動到上世紀二十年代初達到頂峰,比如在當時的墨爾本,只有市中心東部的一小片區域允許飲酒,飲酒者甚至需要執照。與之後對原住民的禁酒行動不同,這場運動的策源地主要在新南威爾士州(New South Wales)、維多利亞州(Victoria)等白人聚集的地區,是白人社群內部的自律運動。

禁酒運動時期的宣傳畫

活躍於新南威爾士州的禁酒團體「戒酒之子」(Sons of Temperance)

然而,人們對於酒精的渴望並未隨禁酒運動的進行有所削減,這是一種澳大利亞白人身上非常矛盾的心理。倒是隨著禁酒運動式微,對獲得自由飲酒權的渴望轉變成對修改相關法律的訴求,而不再只是消極、被動地鑽禁酒運動的空子(如不少嗜酒者在每日六點酒吧關門前去喝個酩酊大醉)。後來半個多世紀的對原住民的禁酒令絕非偶然,這是其中一個原因——澳大利亞殖民者的矛盾心態,他們意識到酗酒的巨大危害,並曾風風火火地跟隨其它老牌資本主義國家一道進行過禁酒運動,既然這麼做的目的在於使白人社群免遭來自白人內部的酒精傷害,那麼更有充足的理由立法防範來自白人社群以外的原住民社群的酒精傷害。更何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澳大利亞原住民在澳大利亞白人眼中是野蠻、不文明和充滿原始慾望的,被後者視作返魅的現象就意味著危險。

  • 最初,立法行為或白人運動的根本目的是維護白人社會的穩固。

  • 隨著原住民民權運動的成功,越來越多的原住民可以享受到和白人同等的教育、醫療、社會保障等權利,也有越來越多的原住民融入白人社會。但對針對原住民的禁酒令依然沒有完全解除(參見《原住民社群1979年法案》,Aboriginal Communities Act 1979),這時最主要、最直接的禁酒原因是頻繁發生的原住民社區因飲酒引發的犯罪事件。兩種立場的博弈一直在繼續,其中不乏中間派。

  • 澳大利亞的原住民在嗜酒上不比白人差。時至今日,澳大利亞原住民社區的酒精限製法案依然存在——並不像當年完全禁止購買和飲用酒類,而是在一些環節(如生產、購買或流通,或飲酒地點、購買數量、年齡等)上,法律更嚴格,或有針對原住民社區的特別法案。同樣,對於這些特別法案的討論仍在繼續,比如針對在澳大利亞非常著名的Alcohol Management Plans (AMPs),就常常遭到種族主義的詬病。通過特別法案(既不禁止又有所限制的做法),明顯的社會問題被妥協地解決了,或者被擱置了起來。有人說這是「最好的壞主意」,基於確實存在於原住民社區的犯罪事件(有時甚至高達六成至七成的犯罪事件是酒精惹的禍),這些法案被看作「萬不得已的行為」。

【樂滋滋的回答(1票)】:

因為澳洲人都要被限制,原住民也是澳洲人。

澳洲十九世紀被稱為酒鬼國(a nation of drunkards),政府總得做點什麼吧

如果問題突出原住民是影射種族主義,那麼原住民的牛人已經給出答案,為了孩子為了社區限制飲酒是對的,在這裡問題上ABC比我們更關心,還專訪過LANGTON

手機黨,請輕拍

【孟德爾的回答(4票)】:

我沒記錯的話,是哈爾羅傑歷險記中的某一本,南海還是哪卷。

裡面抱怨過,白人帶來給有色人種的東西中,酒是最糟糕的。

原住民不像白人文化豐富有書有電視有體育運動,他們原本的文化社交活動都沒有酒精的吸引力來得強,所以徹底把他們毀掉了。

可以看出酒精給原住民帶來的危害是遠比白人大的,更不要說白人本身也在禁酒。很多村子管事的是傳教士,人家第一個就反對酒精。

標籤:-政治 -社會學 -歷史 -種族 -澳大利亞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