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理學的角度,過激的言語與溫柔的話語哪個更能激起人的鬥志?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從心理學的角度,過激的言語與溫柔的話語哪個更能激起人的鬥志?

2019年08月1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 ℃ 次

【容至的回答(3票)】:

兵對兵,將對將

過激的言論,得和讓你心都化了的溫柔相比才行。

對於一個從小被捧在手心的人而言,一頓羞辱估計就夠他消化一陣的

但是沒有被溫柔相待過的人突然被保護了起來,那力量也是非常可觀

像我這種從小被」壞孩子「們攻擊的人來說,攻擊我簡直毫無力道。

相反我對被溫柔對待的敏感程度就非常之高,畢竟有過一段可以稱為被精神虐待的歲月。

嘛...

最好是什麼呢~~

活生生的榜樣~~

【俞林鑫的回答(131票)】:

我想起了前幾天看到的一個新聞:英國胖姑娘不堪忍受被羞辱 減肥逆襲成美女促使這個胖女孩下決心減肥的原因,是一次被羞辱的經歷:在汽車上她被幾個年輕人往身上丟了肉串。

我越來越感覺到言語上或行為的羞辱對人的巨大影響,一方面會產生強烈的自卑,另一方面也會激發出一種尋求超越的力量,心理學家阿德勒所謂的「自卑與超越」的辯證關係便是如此。這種心理機制被很多父母不自覺地運用,通過製造一種自尊的受挫,來激發孩子向上的決心。經常以「別人家的孩子」來打擊自己孩子的父母,目的也是為了激勵孩子。在這種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孩子,內在的理想自我是很高大的,高大的理想自我既是他們取得成就的動力,也是對自己或他人經常性不滿意的原因。

羞辱會導致自尊的嚴重受挫,並伴隨強烈的憤怒。這種憤怒既可以指向他人,也會指向自己。這股指向自己的憤怒,為超我所用,成為了一種內在的約束力量。很多人是在遭遇到一次強烈的失敗之後,才開始約束自己的。

在兒童教育中,有一種說法:一個慈祥的老師教不出好的孩子,嚴厲的老師才能教出好孩子。溫柔、慈祥、和藹是需要的,但如果缺少了嚴厲,有可能導致孩子自戀的膨脹,現實感的欠缺,以及邊界感的模糊。外在的約束、失敗、批評,這些經歷導致痛苦的同時,也會讓人增強現實感,形成邊界意識,習得健康的超我結構。

怎樣的嚴厲是合適的?羞辱肯定不是,羞辱會導致心理創傷,有可能形成不良的心理結構,比如理想自我的過分高大,對本我的過度打壓等。「恰到好處地挫折」才是合適的,給予的挫折是在孩子能夠承受與消化的範疇之內(這要根據每個孩子承挫的能力而定),不會形成創傷狀態。在一次次恰到好處的挫折中,健康的心理結構形成了。

所以,嚴厲的言語與溫柔的的話語相結合,起到的效果最好。嚴父慈母的家庭中,溫柔的母親有助於孩子形成安全感與被愛感,而嚴厲的父親則成為孩子成長的榜樣,形成一種內在的約束力量。父親功能缺位的家庭(父親不在或懦弱),父母角色顛倒的家庭(嚴母慈父),相較於嚴父慈母的家庭,或者父母均是民主權威型的家長,前者孩子出問題的概率更大。如何藝術性的把握好溫柔與嚴厲的關係,是親子關係、師生關係、管理者與員工關係、咨訪關係中永遠需要權衡的部分。

【dallasyy的回答(6票)】:

鼓勵和批評,我覺得對於內向,自尊心強,對自身要求過高的人來說鼓勵會一步步建立自信,工作效率和積極性更高,而外向的性情來得快去的快,批評也可以激放鬥志,因人而異,對於上級長輩對員工晚輩還以鼓勵為主,關鍵要有眼光看性格,對症下藥。

【陳諾的回答(42票)】:

不從心理學的角度說,答案是因人而異。

對於能夠為自己生活負責,有動力去實施自己的計劃和目標的人,溫柔的言語會更有效一些。因為你只需讓他知道,做這件事對他有多大的好處,他自然會完成後面的步驟。這樣的人適合成年人之間的溝通。

對於那些無法為自己生活負責,被種種惰性束縛,無法完成自己計劃和目標的人,過激的言語會有效些。因為這樣的人不太懂得利害關係,只懂得羞恥和恐懼。誰讓他難受,他就聽誰的,他無法左右自己的人生,一直會是情緒和習慣的奴隸。

【李二狗的回答(2票)】:

唯有溫暖御風寒。

過激的言語只對過激的內心有效。

【wewe的回答(0票)】:

聯吳抗曹

【鳳大人的回答(0票)】:

戳中痛點和情結的才行。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籮卜加大棒,最好

破壞舒適圈

安穩於現狀或者對現狀不滿意的人

給他一個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的感覺

如:你不努力工作,下個季度就會被辭退,到時候你就沒有生活來源

渾渾噩噩的,以後怎麼有錢養孩子?

重點在於:讓他知道他生活的現狀並不安全

展望未來

這個很容易理解

宏觀上的戰略目標

比如職業生涯要做到什麼地步

追到某個姑娘

在今年完成升職

重點在於:要有升職CEO登上人生巔峰迎娶白富美的美好願景

確立路途

有了宏觀目標,就要有微觀的

微觀目標最好是一點一點來

推薦特別有用的書,可以在一個月內談話技巧和溝通技巧上升一個檔次

如果短期內沒有效果,此次作戰就失敗了

重點在於:短期之內行之有效,確實給當事人的生活工作帶來了極大地改觀

以後會形成條件反射,改變原來是可以提高自己生活品質的

【Asymptotic自由的回答(1票)】:

Men are more ready to repay an injury than a benefit, because gratitude is a burden and revenge a pleasure.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看鼓勵者的影響力

【輕心計的回答(41票)】:

對於我而言,過激的言語與溫柔的話語哪個更能激起人的鬥志,確實是一個很難分辨的話題,因為這兩者的反對者都真實的出現在我的咨詢室裡面,而且各有各的道理。

1、讓人痛恨的「過激的言語」

這類來訪者非常常見,從他們身上,我切身的感到了中文在表現力方面的寬廣。家長們總是能找到各式各樣的方式來用那些絕對、過激、偏執型的語言來激勵孩子的前進動力。從粗放式的「你這個傻xxx」,到婉約派的「你怎麼這麼點小事都做不好。」

從對比句式:「別人家的孩子都怎麼樣,怎麼樣。你怎麼樣,怎麼樣。」到反諷句式「你就這樣怎麼怎麼樣吧,我以後再也不管你了。

從直接恐嚇式「你這樣下去,你知道你有什麼結果嗎?」到隱晦威脅式「你知道吧,別看你現在怎麼怎麼樣,將來你肯定有你後悔的時候。」

這些句子都會像一斤斤的重鎖一樣,緊緊地壓在孩子的心上。別管你認不認同,內心都會建立起一個關於成就、關於未來的警示性目標。你一定要做到怎樣怎樣,才會怎樣怎樣,不然就會怎樣怎樣。很多時候被這個巨大的目標推動著不停前進的孩子,甚至都不理解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清楚的記得有一個女孩這樣和我說,「我真的不喜歡這份工作,但是我又覺得在不這裡工作的話,我就會失去一個巨大的發展平台,我就不能……..」我問女孩「你對那些因為巨大發展平台,而默默忍受,使勁前進的那種生活方式,你喜歡嗎?」「不喜歡,但是認同」女孩沉默了一會,告訴我。說實話,每當聽到這些的時候,我都挺難受的,因為我想這些言語確實會驅動孩子的前進動力,也許他們真的會盡全力的在生活中去努力,但是我真的非常不確定他們是以開心的方式來前進的。

2、溫柔的話語然並卵

這類溫柔的話語聽上去不常見,但說實話,也挺多的。比如溫柔交易型「加油啊,如果你考上了什麼什麼、我就給你買什麼什麼。」;隨意安慰型「好好好,什麼都成,你做什麼都無所謂,你只要高興就好。」;溫柔哄騙型「我和你說啊,如果你考上了什麼什麼以後,事情就不會一樣哦,你看就會…..」;炫耀激勵型「你看你要是什麼什麼以後,那多有面子啊,你看…」

這類溫柔的話語相對過激言語類,聽上去好接受多了,而且聽上去好像真的是替你照想,在潛移默化中為你指出了通往前面的光明大道。但這光明大道前途越是光明,你走在近處的壓力也就越大。用通俗一點的話說,就是這些溫柔的言語會給畫一個香甜的大餅,激勵你起向前走的鬥志,「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上面的例子是一個女孩,這次咱們換一個男孩。這個男孩和我說「我真的不知道我成不成,這種擔心讓我什麼都不想做。家裡人雖然都覺得我有出息,認為我是家裡的驕傲,我即使把我遇到的困難告訴他們,他們也不是特別的能理解。周圍的人雖然總是告訴我,我能成,他們支持我。但說實話,我內心裡真的覺得這些特別不真實。」溫柔的語言可以通過強大的積極肯定、正向的引導、夢想的強調在在孩子的心裡樹立起一個巨大的前進動力。但是它往往也會帶給人很大的不真實感,這就會讓處於這種巨大動力下的孩子,在遇到挫折時,更容易崩盤、抑鬱,甚至懷疑自己努力的意義。

個人覺得,無論是溫柔的話語還是過激的言語都可以在短時間內激起人的鬥志,但是要論真正激起人內心穩定持續的鬥志,我想或許還需要一些別的。

燃燒鬥志是一個相對較為寬泛的詞。事實上,這其中包含了兩個東西,他們一個叫做行動(action)一個叫做能量(energy)。行動決定了你對目標的渴望強度,這種渴望是意識化的。而能量決定了你心中對這個事情的認可程度和堅韌程度。

無論是過激的言語,還是溫柔的言語,都只能激發人的行動層面。而單純靠行動是不足以維持一個人充分的鬥志的。

請看下圖

當能量跟不上行動時,人就會處於一種內部過度消耗的階段,人會開始自我貶低、懷疑自己。雖然依然有很高的前進慾望,但內心開始對事情充滿地牴觸情緒,事情開始拖拉、行動開始低下。只有當能量和行動處於同一個層面時,人才能夠真正的被激勵起來,進而有更好的發展。

這也就是上面所說的在溫柔言語和過激言語之外,建立穩定激勵所需要的東西。

自我能量的提升需要的是一個我們都有,但是真的很難得東西,那就是關係。因為,人無法相信在內心沒有體驗過的感覺。要想能讓自己在困難的時候依然堅信自己可以,那麼就需要你在心裡體驗過無論自己怎樣失敗,都有人陪伴著你的溫暖感受;要想讓自己能在面對未來時,不卑不亢,就需要你在心理體驗過因為你是你,而不是因為你的成績、title等外顯信息的衷心關愛;要想讓自己在面對困難時不驕不躁,就需要你體驗過,別人在你犯錯誤時給予你的溫暖抱持。而這些往往都是通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來提供的。

為了避免被人說我舉出問題沒給解決方法,請允許我再囉嗦一點,雖然已經很長了。遺憾的是,在中國的教育中,很多家庭都不太重視孩子能量這部分的發展。要想彌補這個遺憾,最好的方法就是進行專業的心理咨詢。如果條件有限的話,只能自己解決的話,建議嘗試在你的生活中,用你自己的努力來重新體驗、建立、彌補那些能夠提供給你能量的關係。比如說我們是否可以對我們身邊的人給予只因為你是你的愛,是否可以在身邊的人犯錯時,給予足夠的抱持,是否可以在他們失敗的時候,不給評價,而只是給溫柔的陪伴,和他們一起去面對困難。通過這樣的嘗試、體驗,重新構建能給自己提供能量的關係,體會在其中的感覺,就如同重新成長一般,重獲這部分的能力。

回頭看看,略有答非所問之感,但希望能題主有所啟發。

-------------

※ 圖片來源:積極心理治療英文教材,原創製圖翻譯

原創出於對專業的熱情和對知乎的熱愛與信任,謝絕一切形式的未授權轉載

【查理的回答(0票)】:

當然是過激的言語。

自古以來溫柔鄉乃是英雄塚這句話不是白說的。

但這似乎和題目無直接關係呀~管他呢 拜了個拜~

【kunchen的回答(0票)】:

多年的經驗,切勿模仿!

對於自戀的人,唯一的讓他接受你的方式是公開羞辱他或她。自戀的人受不了你羞辱他,所以會反抗你,無視他們,他們就會屈從了。前提是你們之前關係已經密切,他或她需要你的支持,所以過激的言語有效。

對於情緒浮誇不真實的人來說,自然是溫柔的話語了。這類人易受暗示,所以你只要溫柔的同時暗示性強,他們就會聽你的了。但是反過來他們的暗示性也很強,所以你需要自己意志先堅定。

對於歇斯底里的人來說,或者叫情緒不穩定者。不要試圖激起他們的鬥志!得不償失,太過危險,害人害己。非要讓他們有鬥志的話,只能指責他們。他們極度恐懼被人拋棄,可能會有鬥志,但是畢竟害人害己得不償失。

對於冷血動物來說,激起他們興趣的唯一方法是找出讓他們感興趣的東西進行誘導。你分貝再高也沒什麼用。談實際利益最有效。

還有其他類型,說實話激起別人鬥志沒什麼意義。

【CCCCCC的回答(0票)】:

先說結論,過激的語言更能激起鬥志。

不絕對,確定大概率,基本上就明確了操作思路。

過激的語言,可以擴展概括為:躲避痛苦的動力。

定期體檢懶得跑,牙疼的不行了,才會去看牙醫。鼓勵好好工作,雞血一陣繼續沉淪。工作拖得被老闆罵了,才趕工。

人的本能是保持在舒適區,趨利避害。

告知對方,違約後果和執行後果的肯定性,事態朝著正目標概率更大。

項羽過了漳河,馬上砸船,燒帳篷,連鍋都不放過。士兵當即傻眼,別說逃命,連吃的木夠了。想活命只有一條:馬上搞死秦軍。結果成了以弱勝強的典範。

實際上,去觀察那些成功很迅速的人,每次人生轉折押的籌碼都很重,輸掉的後果是無法承擔的。本質上,是主動脫離舒適區,給自己一個高壓無法回頭的局面,除了迎頭而上,無他。

贏了,是銳意進取。輸了,是急功近利。史玉柱是公知的例子。

不論怎樣,畢竟是少部分人才克服本能。選擇主動脫離舒適狀態。

實踐中,兩者不衝突,結合使用。一個巴掌,一個糖?

【張大嘴的回答(2票)】:

謝不邀,關於心態激勵,達成激勵效果不僅是激勵的方式(言辭激烈或娓娓道來)而要考慮激勵方式對被激勵者近期心態或人格的匹配情況。例如最近急躁煩惱迷惘的人最近(時間上的重要性)適合娓娓道來的方式,最近懶惰散漫悲觀的人最近適合被激烈地罵醒。

【球湫的回答(1票)】:

過激的言語可以短期激勵,但絕不利於受教育者心理長期健康發展。溫柔的言語有輕拂人心的暖意,對一向自制力強有想法有做法的人來說適用又有效,反之性格的人,溫柔之語恰如耳邊風。

因此,'因材施教'的重要性不僅在於學校教育,在員工的管理上,都可以深刻體現,每個人的性格不同。從另一方面來說,對於那些行動力強的高成就動機者,怎麼說都沒用,人有一套自己的行為方式,你過激還是溫柔,他都有自己的方式成功。

【小表弟的回答(0票)】:

別把自己的懶歸咎於外部原因,

承認自己就是懶,

然後慢慢尋找自己對於這件事的興趣點。或者找一個跟自己水平差不多的一起做這件事的人,相互激勵相互監督。

就這樣~

【苟渝的回答(0票)】:

父母對別人家孩子的誇獎並不一定能有效激發自家孩子自我提升的慾望。相反的是,這種人格貶低的方式很容易造成孩子盡一切可能維護自我價值的心理防禦行為。自我提升是個長遠漫長的目標,大腦傾向馬上獲得目標達成的體驗。那最快的辦法就是外歸因(找借口),或者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因此帶人格侮辱的語言,很大可能不會有好效果。

那過激的語言是否都不會有正向效果呢?「學不死就往死學」顯然很過激,但不帶人格貶低,甚至不算激勵,它起到的作用是將學習的痛苦與死亡對比,從而緩解學習辛苦的感覺。正向效果還是很明顯的。

同理,溫柔的語言效果也不一定差。比如:子欲養而親不待。沒有任何價值判定,也不激烈,在特定條件下確實能激發人努力工作,賺錢孝敬父母的鬥志。

因此,對鬥志的激勵其實與語言的激烈程度沒有必然聯繫。動機過強,會促使大腦盡快決定從而做出錯誤的決定(比如前面提到的心理防禦),困難過大則會導致鬥志(即動機)過低。只有恰當的激勵,激發出適當的動機時,效果才是最好的。因此,除了語言激烈程度的把控,更重要的是激勵目標是否是可盡快達成,可接受,可量化管理的。

【鄭子拓的回答(6票)】:

忍不住想要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身邊很多朋友經常打趣說我前30年一直活在因被他人言語中傷的仇恨之中。

那就講幾個故事吧,才淺文拙,可能較長,謹慎閱讀。

一、

高二分班,因為物理奧賽拿過一次獎,被分到了全校最好的理科班。

但是因為一向懶,其他科分數也一直懶得上去,所以過去之後一直很穩定的當一個差生,哦不對,那時候已經叫後進生了。全班排50多名(總共65人),年級300名左右(總共1000人)。如此一年半。

高三下半學期,我想大家都瞭解,迫於老師、父母和自己的各種壓力,我偶爾也會做一些課外習題。

有一天大課間,我拿著一本數學課外習題冊去問數學老師一道題,在我後面有4個人排隊,分別是年級第一、第二、第七和第二十幾(忘了)。

我打開習題冊,描述了我的問題點,數學老師(是個40多歲的女人,長得不是太招人喜歡的那種)壓根就沒看習題冊,抬頭一直看著我,然後合上冊子扔到我的胸口(當真是扔),我被動的雙手接住冊子,她指著我身後的幾個同學對我說:「你不用做課外習題,做好我留的作業就行了,你和他們不一樣,他們是要上清華北大的,你隨便上個大學就行了。」說罷,就接過了後邊年級第一手中的書,開始了跟他的談話。

時至今日,我仍能清晰的記得當時她的表情,她的動作,她的語氣,她的眼神,以及因為離得很近她說話時呼出來撲到我臉上的熱氣,還伴隨著一點點的口臭的味道。

也仍能清晰的記得當時我的錯愕,我的驚詫,我的不解,以及像洪水般傾瀉下來的委屈和洪水也冷卻不了的我的滾燙的臉頰。

晚上回家,我一看見我媽,我就忍不住的哭了——儘管我回來的路上我一再告訴自己不要告訴他們——而且越哭越兇猛,幾近嚎啕。

我講述了事情的經過,我爸很生氣,說:「明天我去找你們老師,什麼狗屁老師啊這是!***(略去20字左右的髒話。」

我媽把我爸趕進了臥室,然後坐在沙發上,倒了一杯水,拿了一條毛巾給我,然後開始緩緩的,娓娓道來的跟我聊天,聲音溫暖柔軟,充滿母愛,她說:「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他們因為自以為是的觀點隨便的就瞧不起別人,曹老師不會是你遇到的唯一一個,將來還會遇到這種人,可能還很多。盡可能遠離他們,離不遠也要學會不屑於跟這種人生氣。但是你應該好好學習,應該考個好大學,不是為她而考,是為了將來活的更體面,也許在你面前自以為是的人就會少一點。」

我看著我媽,她眼神裡除了心疼,其實也有很多期望。

我說媽你放心,我考不上清華北大,但是我爭取上個一本。

從那天開始,離高考還有三個月,我每天2點睡,6點20起床,中午休息20分鐘。剩下的時間除了吃飯上廁所,全都在上課和做題。

一模考到年級141名,二模94名,三模64名。(我們學校歷年高考,年級前100左右基本可以上一本)

然而這並不是一個完美的青春勵志故事。

我沒考上一本,只上了個二本,那年全校考得都不好,一個清華北大也沒有。但是這都不重要了。

後來回想起來,我也很難分辨究竟是數學老師過激語言,還是我媽溫柔的撫慰激發我了我的鬥志,或許兩者兼有。

二、

09年大學畢業,學電子信息工程的我對於做一個工程師沒有半分熱情(當年因為物理奧賽的事兒,物理老師熱情主動的給我推薦專業。。。。)。

在學校附近租了個房子,做點面對學生們的小生意,漫無目的,四處遊蕩。

我女朋友發現當地電視台在做一個主持人選秀的欄目,就遊說我去參加。

一路過關過關斬將,進了10強,就成了電視台的實習主持人,和老主持一起做節目。

那是一個新辦的年輕化娛樂節目,當地台請來湖南台的人來做外包監製,日播半小時,累得要死。

不過得益於從高中開始給雜誌寫文章,自己寫的台本也很順暢,現卦水平也不差,半個月以後老主持請假我就開始代班,帶著其他實習主持人(就是參賽選手)做節目了。

不過這都不重要。

隨著節目收視率越來越好,兩個選手(一個台長的關係戶,一個頻道總監的關係戶)開始越來越多的上鏡,同時又有幾個關係戶以攝像和編導等身份進入欄目組。

而我,製片人美其名曰說編導能力這麼強,不如做幕後可惜了。雖然看著那倆只會傻念台本的笨蛋天天主持心裡很不平衡,不過我還是很喜歡這份工作,於是我以編導的身份留在了電視台。

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學了線編,學了P2攝像,自己寫本子,自己拍,自己剪,一個人負責一個每天5分鐘的本地社會/娛樂新聞版塊,偶爾出鏡或做採訪。

有天,湖南監製說要加入一個10分鐘的娛樂脫口秀的板塊,讓所有編導自己選題,分別寫篇稿子準備錄樣片。

我爭取了自己上鏡播自己寫的台本的機會,畢竟我還是想要重回鏡頭裡。

寫了半夜的台本,一個事件、三段評論、五個段子,練了半夜,調整到剛好10分鐘的長度。徹夜未眠。

第二天錄樣片,錄了5個人,脫口秀這東西,太需要學識了,我們這幫小p孩兒,顯然效果都一般,但是我應該是表現最好的,因為台下同事有三梗都笑了,包括攝像也笑了。

但是台裡沒選我,雖然我知道為什麼,可我還是很氣憤的跑去問湖南監製。

他說我台本寫的太差了。他居然說我台本寫的太差了!

我說哪裡差?

他說你去看看搜狐有一個叫《大鵬得吧得》的節目,你看看人家的台本寫的,你寫的這東西差太遠了,根本沒法用。

我看了,連續看了24期,10個多小時。

然後我得出結論是,我寫的還是挺好的,如果讓大鵬播我的本子,也會很有效果。於是我更加難受了,我他媽的作為一個欄目組裡僅有的3個沒後台沒關係,卻幹活最多的聘用制的員工,真是委屈到家了。

我女朋友說:「憋屈就別幹了。」

「那我幹啥去?」

「要不你去《大鵬得吧得》試試。」

........

過了沒幾天我女朋友發給了我一個連接,一個「搜狐《大鵬得吧得》招聘編導」的連接,就像半年前她發給我電視台要做主持人選秀的連接一樣。

正好要過春節了,錄完春節的節目要放假那天,我去找了湖南監製,我說我不幹了。

他說那你幹啥去 。

我說我要去《大鵬得吧得》。

你一定能想像到當時的白眼和笑出聲來的嘲笑,我就不描寫了。

然後我就把我之前寫的那個十分鐘的脫口秀的台本發給《大鵬得吧得》了,一個字兒沒改。

春節假期後的第一個工作日,欄目組聯繫了我。

我坐著火車來北京面試。

跟《大鵬》的製片人和搜狐V頻道(當時有個V頻道,自製內容都在V頻道,後來合併到了搜狐TV頻道)的副主編分別聊了一個來小時,最後副主編說我還是覺得你經驗少了一點,我們可以提供實習生崗位,做的好才可以轉正。

我果斷同意了。

(當時還問了下工資,還想呢,實習生一個月都2000塊啊,只比我在電視台的工資低幾百塊啊!結果來了帝都才知道,2000,呵呵。不過這都不重要)

來了《大鵬》才知道,這個欄目組加上大鵬只有4個編導(大鵬自己也寫稿),我是第5個。

寫稿量太大,要求速度對於我來說也太快,我感覺靈感和文字嚴重跟不上,很吃力,每期都要寫到半夜,幾乎每天都覺得自己快要離開這個欄目組了。

大概寫到第三周的時候,我那期寫今日五宗最裡的三條最,反正也是半夜,寫完了發到大鵬和製片人郵箱。第二天開錄之前,大鵬來我工位拄著我得肩膀說,這幾期都寫的確實不錯,而且和我們風格特別統一,你之前有有過3個實習生,我都快對實習生絕望了。

當時我的心情,猶如小時候第一次帶著紅領巾看升國旗一樣激動。

後來我每天回到租的小臥室裡都看書看段子到兩三點,大概持續了2個月。寫稿子漸漸沒有那麼吃力了。

然後,也入職了。

入職後的第一期節目錄完,我拉著大鵬在演播廳合了張影,發了個彩信(那會沒微信)給湖南監製,說:我現在在《大鵬得吧得》,來北京的話找我玩。(真是夠幼稚,但是很解氣,哈哈哈哈)

鑒於大鵬現在火成這個樣子,上個圖吧。

然後我把我女朋友也接到了北京,她現在,是我老婆。(知乎上很偏愛這樣的愛情故事,哈哈哈哈)然後我把我女朋友也接到了北京,她現在,是我老婆。(知乎上很偏愛這樣的愛情故事,哈哈哈哈)

後來雖然也transfer到了營銷部門成為了一隻廣告狗,又辭職跳槽。但是這都不重要。

現在回想,也很難分辨,究竟是湖南監製的過激語言,還是我老婆的溫存鼓勵,還是大鵬的真誠褒獎激發了我的鬥志,讓我在帝都活下來,走下去,或者三者皆有。

------------------------鬥志昂揚的割了---------------------

扯了一溜夠,回到題主的問題,我想單純靠一句過激的語言,或者一句溫柔的鼓勵,或許都很難談得上會真正激發一個人的鬥志,我們的心境不由自主受環境持續的影響著,對於有些人或許過激的語言反倒使之自暴自棄,對於有些人,溫存的鼓勵或許讓其不疼不癢,真說能激起鬥志的,可能是彼時彼刻所有因素的加和,50%源自自己,或許。

【向陽的回答(2票)】:

不懂心理學,不過從個人角度覺得:你不努力我們就分手和你好好努力我就嫁給你,後者更能激發鬥志。分時段、分對像、分是否走心。

標籤:-心理學 -勵志 -神經 -心理暗示 -神經心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