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鬼才導演彭浩翔延續一貫的風格拍片,是不是很難拿到國際性的電影大獎呢?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如果鬼才導演彭浩翔延續一貫的風格拍片,是不是很難拿到國際性的電影大獎呢?

2019年08月1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 ℃ 次

現在越來越多的香港導演與內地合作拍合拍片。不少人認為他們一些人為了迎合內地市場而使得影片顯得怪異。而彭浩翔導演拍的合拍影片在票房和口碑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最近他的新片低俗喜劇票房長虹,不過以他現如今的影片風格是不是只具備娛樂性而缺乏深度以及嚴肅的主題,於是很難拿到國際性的電影大獎呢

【方明子的回答(6票)】:

「國際性的電影大獎」是指奧斯卡這種級別的獎項嗎?

彭浩翔自己在一些公開的講座交流現場,提過他信奉的米蘭·昆德拉的一個觀點:「任何一個創作人不應只創作一些只能讓它自己的文化或種族才看得懂的作品,否則你會對不起你的民族,會讓你這個民族的人眼光變得狹隘。」所以他也喜歡拿作品去世界各地參加大大小小的電影節參展,像「低俗喜劇」在第十六屆蒙特利爾奇幻電影節就拿到「最受觀眾歡迎電影獎」及「最佳亞洲電影銀獎」。

在今年七月的香港書展,聽了他的一場主題為「為什麼總要問創作人靈感從哪來」的講座,在這場講座中倒是很強烈地感受到他對於一個故事的「主題」的執念,他堅持先有「主題」才能開始尋找故事內在的結構。像他的舊作「出埃及記」的主題大概是:原來這個世界上有些東西,荒謬到一個程度便沒有人會相信,但並不代表不存在。唔....我覺得這很有深度欸!

是「低俗喜劇」讓你尤覺得他現在的風格是「具娛樂性而缺乏深度以及嚴肅的主題」的嗎?

確是有人質疑過他為何要拍一部籌備不足胡鬧欠主題的喜劇,他在微博回答過:「當逮到機會有公司給你3周籌備12天拍攝,卻不管你拍啥兼願棄13億市場上映再捨18下觀眾,放手去讓你徹底瘋狂一次。如果我如此都不當場馬上答應,或要回去思考下,那我就是他媽的腦殘!只小聰明沒大智慧?是的,因有大智的,都當機立斷削足適履去搶人仔」(註:「人仔」指人民幣。)

他也不是沒深度和不嚴肅,但他明白藝術創作是為了「被喜歡」,這樣才能爭取更多創作自由。

【Peter的回答(4票)】:

難道他應該拿到嗎。

【林邏輯的回答(3票)】:

只是根據 @方明子 的回答展開說一些別的。

上周恰好在香港,看到了低俗喜劇開播,在電影院前猶豫了很久最終沒進去(因為有事)。

關於彭,我想說的是,他最厲害的一點不是深度,不在刺激眼球的畫面,不在連貫的粗口,而在於他能夠抓住一個藝術作品的話題性(喜歡,被唾罵,讚揚,諷刺),無論這是18+還是for all people,他都能夠精準預測到整個受眾群體大體的反饋,然後抓住那點磨得極致。

例如以粗口見長的志明春嬌系列,以血腥為標誌的出埃及記,都能反映這一點。相信不少人是因為這樣的噱頭而去一睹究竟(走進電影院或者下載)。當觀眾被這劍走偏鋒的刺激時,這個東西就會被人議論起來。話題性的作用在於,觀眾在走進電影院之前就會有一個環境性的預判,然後在觀看的途中進行比較和實際判斷。隨之出現很多樣的解讀,這估計就是彭的意圖之一。玩的大概就是有效傳播。

而這種題材或者展現形式的選取是不是就是只有娛樂性沒有深度呢?我認為未必。以志明系列來說,愛情片,的確沒太多深度可挖。但我看到的是,年輕人在愛情面前的任性,這是自然而然會發生的狀態,每個人都會去追求自己在情感上最大的掌控度,這就是人性本身所外化的東西。所謂深度,不過是用一個很複雜的故事很糾結的情節告訴你,人是要吃飯喝水的,本質很人性,或者很物性的東西。故事本身的複雜程度並不能決定作品的深度,而關鍵在於展現的那樣東西,能夠以怎麼樣的一個面貌重新撼動你的心靈,例如有人用了一個盜夢空間的框架去告訴你,週一上班真心痛苦。

ps 為什麼要拿國際大獎?大部分拿了獎的電影,我壓根沒看過,不也活得好好的?

【阮翰光的回答(2票)】:

他的電影就是耍小聰明 假文藝 真低俗

【吳淳的回答(0票)】:

我對彭浩翔的電影看法是,他其實完全延續了香港商業電影的做法,就是「噱頭」電影,噱頭的對象變了,噱頭的手法自然也變了,所以他的電影只是噱頭的方式更現代了,本質不是藝術片,而是以娛人為目的,拍攝的過程也是「小「」快「」活」。所以,確實很難拿到什麼國際的大獎。

標籤:-電影 -香港電影 -電影人 -彭浩翔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