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霾和燃燒秸稈之間是否有決定性關係? | 知乎問答精選

 

A-A+

霧霾和燃燒秸稈之間是否有決定性關係?

2019年08月1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陳陽的回答(48票)】:

2014.10.15 重新排版。

——————————————————————

謝邀。

「霧霾」應該是媒體發明的一個詞,泛指是能見度下降的污染行為。關於霧和霾的區別目前包括環境保護部門也只有一個模糊的定義。 @劉秋雲 先生講得不錯,霧是霧,霾是霾。 最大的區別確實在乾濕上,一個略小的區別是在他們的粒徑上。一般來說霧滴相對較大,直徑大於微米級別,甚至可以達到毫米級別,有時肉眼可見。而霾,可以用PM2.5和PM10 的說法進行描述,但是,引起能見度下降的顆粒物的直徑一般在亞微米級別,這個級別的顆粒物直徑可以和可見光波長比較,對光線有著顯著的散射或者吸收作用,從而引起能見度的下降。

以上是一些個背景。

霾是結果,成因很複雜。我國冬季的霾和秋季的霾的來源不盡相同。但是總的來說是因為顆粒物大量聚集無法及時擴散形成的。PM2.5的濃度暴表是常見的事情,但是每次爆表的原因都不盡相同,需要詳細分析。在我國,空氣污染形勢嚴峻。在大氣中,存在著氣體污染物和顆粒污染物。氣體污染物(如二氧化硫、氮氧化物、臭氧,揮發性有機物等)可以通過光化學反應形成二次污染物,這些污染物往往加重了PM2.5的污染。研究表明二次污染物在我國典型城市的灰霾組成中達到一半以上 (地球環境研究所等首次發現二次有機氣溶膠(SOA)對重灰霾污染PM2.5的定量貢獻----中國科學院地球環境研究所)。另外一小半會是什麼呢?在中國,幾個突出的因素是:燃煤燃燒、生物質燃燒(下邊會解釋)、交通排放和揚塵,其具體比例在不同季節、不同氣象條件和不同排放條件下會有所變化。以上的幾個因素屬於常規分析。突發排放形成的霾可以舉兩個例子:一是中國秋收後秸稈燃燒形成的霾;二是2010年左右美國墨西哥灣鑽井平台漏油排放到空氣中的油氣形成的,以有機物為主的霾。

秸稈燃燒屬於生物質燃燒,生物質燃燒可以理解成通過光合作用形成的植物體的燃燒行為,常見的有野火,森林大火,燒柴做飯,和焚燒秸稈等。此類燃燒由於燃燒溫度較低,導致燃燒不完全,焦化過程中排放大量的顆粒物。這些顆粒物的集中、大規模排放是造成能見度下降的元兇。

針對問題一個個回答。

首先說,入秋的霾和秸稈燃燒有著很大的關係,雖然不是決定性要素,但是是霾的重要組成部分。事實上所有大氣污染現象的最決定性的要素是大氣自淨能力,在沒有降雨、雪等可以明顯降低顆粒物濃度的條件下,起作用的主要是擴散能力和光化學清除能力(但光化學過程往往形成的二次污染)。霾的出現,往往是因為不利的擴散條件如高空逆溫,靜風等因素引起的。聯想一下,前幾天北京人民在幹什麼?盼風。

二、 秸稈燃燒可以排出顆粒物,顆粒物多了就會成霾,離開濃度談污染是在耍流氓。以前當然有,只要有大規模的生物質燃燒,遇到不利的氣象條件(靜穩天氣)就必然成霾,可以去網上找森林大火或者野火的照片,會有一個直觀的認識。 中國秋季大規模焚燒秸稈似乎是近二三十年的事情。之前秸稈在傳統農業模式下,秸稈是捨不得直接在田里燒掉的,要作為冬季的燃料,要作為牛羊的飼料,因此秋收之後秸稈往往被囤集起來供應冬天的消耗。除了火災,幾乎不會存在大規模焚燒秸稈的事情。

三、工程建設對霾有影響,但是不太大。工程工程中形成的顆粒物粒徑都相對較大,會很快沉降到地面,但也會有一定的小顆粒物滯留空中,對PM2.5 的貢獻不往往不超過10%(質量),這個結論在北京、西安等北方城市都是成立的。當然,沙塵暴時期,沙塵對PM2.5的貢獻會略增,對PM10的貢獻增加明顯。

————————————————

最後有幾句要說的話:這篇雜亂無章的文字被 @知乎 推薦之後,我在微博的留言裡發現了很多情緒化的語言。 誠然針對愈演愈烈的空氣污染,沒有人可以淡定。針對灰霾的研究在我國一直在進行,目前更是引起了關注。科學研究結論往往是和直覺不符的。 這篇文字分析了為什麼近年來秸稈燃燒會引起秋季空氣質量的明顯下降。感謝能看到這裡的知友。

【松鼠會老孫的回答(48票)】:

謝邀。

首先說「古代沒有霾」是需要論證的,古人既然發明了霾這個字,固然有其原因,霧霾也不是從神話故事裡產生的氣象學現象,如果要想證明古代沒有霾,那麼至少應當確認古文中出現過的所有「霾」字都跟現代所說的「霾」沒關係方可證明,因此斷然說「燃燒秸稈的習慣已經有幾百幾千年了,怎麼現在才有霧霾」不科學,何況此句還需要證明燒秸稈是否已有幾百幾千年的歷史。

(本來這句話並不算答題的正文,題目沒問霧霾是不是現在才有,只是點評一下問題中引用的古代沒有霾這一說法太武斷,但沒曾想突然引起關注和爭議,經 @fracsh 提醒,已重新編輯,原文寫得太草率表述不清,討論區裡有引用,本次編輯沒有改變原意,但關於燒秸稈與霧霾的關係,本答案從原來的肯定修正為比較肯定,因為同樣的證據在每個人眼中也會有不同的判斷,但我個人觀點是肯定有關,但第二段否定的觀點沒有改,因為只要有一例反例就能否定。也希望討論的焦點集中在證據本身,不希望知乎一秒變貼吧,成天罵戰)

===============================

題主問的這個問題其實是兩個層面,一是霧霾與燒秸稈有無關係,二是是否為決定性關係。

第一個問題是比較肯定的,印象中曾經看到NASA的一張中國區域衛星圖可以作為證據,不過沒有找到,貼了下面這張:

這張圖是印度地區燒秸稈的衛星圖,圖上紅點就是著火點,而霧霾的位置與著火點吻合。墨綠色的位置是喜馬拉雅山,東北面是中國。實際上,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燒荒的問題,往往都會伴隨霧霾,比如印尼的空氣濕潤雨水較多,比較潔淨,但春季(當地稱旱季)燒荒時,霧霾就出現了。所以這是普遍存在的。這張圖是印度地區燒秸稈的衛星圖,圖上紅點就是著火點,而霧霾的位置與著火點吻合。墨綠色的位置是喜馬拉雅山,東北面是中國。實際上,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燒荒的問題,往往都會伴隨霧霾,比如印尼的空氣濕潤雨水較多,比較潔淨,但春季(當地稱旱季)燒荒時,霧霾就出現了。所以這是普遍存在的。

上述證據是宏觀證據,我們還可以尋找局部性證據:時間、區域和成分。每年十月是燒秸稈的多發季,華北、中原和華東北部是燒秸稈最激烈的區域,而這些區域每年十月份也是霧霾高發期,這一點說明二者可能存在關聯。最後加上對成分的檢測,確定這段時間植物性有機質的比例增加,其來源與秸稈關係較大。種種證據表明,燒秸稈應當與霧霾有關聯。

=======

第二個問題是說決定性關係,這個很明確是否定的,證據很簡單,不燒秸稈的時候霧霾也很嚴重,尤其是華北地區,這實際上就是工業污染的問題了。我曾經因為工作關係多次去石家莊,在石家莊西邊的G5高速上向西邊望去,無論市區空氣質量如何,井陘區上方都是灰濛濛一片,因為那一代工業非常集中;再比如說營口的空氣是比較好的,但可以看到鱍魚圈上方鞍鋼的位置上也是一片灰色,這種局部性的霧霾可以很明確地表明工業污染對於霧霾成因的貢獻,因為排除了其他因素的干擾。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城市自身的問題,主要是尾氣和城建,其實也很容易證明,除了用儀器確定NOx之外,也可用上述方式證明。例如北京,當一陣風吹過之後空氣很快潔淨,如果風停了兩天,霧霾起來了,此時在北京近郊的山坡上可以明顯看到市區上方偏黃的一層灰霾,而遠郊卻是藍天白雲,可見城市自身也是產霾大器。但具體要分清尾氣和城建哪個造得更多,個人感覺非常困難。

=======

總結

霧霾的成分複雜,所以不可能把成因歸結到一個原因上去,我們日常生活也在產生各種污染源,之前曾有專家說做飯也會產生霧霾,其實也沒說錯,只是貢獻度多少的問題。洛杉磯治霾三十年見成效,我們偉大首都恐怕也需要這麼久。

【華華崽崽兒的回答(6票)】:

你們不是有車嗎?開車到田邊看看那盛況你就知道燒秸稈有多厲害了。不需要大片的,只幾個燃燒點就夠了。我為什麼知道?我家農村的。

【沁梅仙的回答(5票)】:

瀉藥。秸稈焚燒產生的顆粒相對霧霾,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城市霧霾主要是汽車尾氣(40%左右)和周邊電廠鍋爐及工業鍋爐(55%)造成的,當然不排除大型工地對小區域的影響。武漢的霧霾應該是和空氣濕度,溫度及風向有關。空氣中的顆粒物主要還是靠雨,水分吸收,也會隨風運動,基本沒有人工處理手段。

【劉秋雲的回答(4票)】:

謝邀。

針對問題1.霧霾到底和燒秸稈到底有多大關係?其是否是決定性要素?

第一,介紹下霧和霾的區別。

霧和霾在濕度條件上是有區別的,產生霧的環境濕度更大,霾則相對小。通俗來講就是霧相對濕一些,而霾相對較干。

第二,分析燒秸稈與霧霾產生的關係。

燃燒秸稈會產生顆粒物和大氣氣溶膠粒子,但霧霾產生不僅與顆粒物和粒子數量有關,還與顆粒物和粒子濃度有關。若大氣處於靜穩層階條件,顆粒物和粒子產生後擴散不明顯,濃度迅速增加,導致局地的空氣質量和能見度下降,就會產生霾。而當濕度條件達到標準是,便產生了霧。濕度介於霧霾的濕度標準之間時便是霧霾混合物。上面分析可以看到,霧霾產生不僅需要顆粒物和粒子來源源,還需要大氣層結條件達標以利於累計、濕度條件滿足標準以劃分具體是霧還是霾。因此,就關係來看,燒秸稈是霧霾產生顆粒物和粒子這一條件的一種源頭。分析其是否是決定性要素需要分條件來看。若大氣層結條件適合,又沒有其他顆粒物和粒子來源,那可以說燒秸稈是決定性要素。其它情況下則未必為決定性要素。

第三,一般情況來看,燒秸稈還是會對霧霾產生積極作用。

2.為什麼以前燃燒秸稈沒有出現霧霾?或者說以前其實也有?

以前其實也有,只是關注和話題性不如近年。

3.工程建設會對霧霾的產生有多大影響?

經過第一個問題的分析就會發現,燒秸稈、工程建設、汽車尾氣甚至廚房排放的油煙都有可能成為產生霧霾的積極因子,但仍需綜合考慮大氣條件和排放量等因素。但同上,一般情況來講,工程建設會對霧霾產生積極作用。

【金陶勝的回答(2票)】:

回答已經比較多,簡單看了一下,感覺陳陽的回復比較詳細,也有一定技術含量。我再補充以下幾點個人看法:

1)霧霾的成因不是幾個污染排放源的簡單線性迭加,應該是存在較強的非線性作用,二次反應生成物(甚至還有三次、多次生成物)就是這種非線性作用的一個明顯體現;

2)老曹在Nature上的那篇文章我也基本看了一遍(完全消化還需要時間),文章標題對於二次源的貢獻也只是使用了High contribution(並沒有明確說出超過一半)的謹慎字眼,而文章中對於北京、西安、上海、廣州四個城市的具體分析,西安的二次源貢獻是30%左右,上海和廣州的二次源貢獻雖然都接近70%,但其中二次無機佔絕對大頭(廣州是59%,上海是62%),似乎是與海洋影響有關?

3)工程建設過程中,多以柴油為動力的工程機械是會產生PM2.5的

【劉朝文的回答(1票)】:

1、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的霧霾有不同的原因,一般情況下,主要影響因素有工業廢氣,機動車尾氣和工地揚塵,當然天氣是最重要的,空氣質量基本靠天吃飯。但是特殊情況,如農業種植密集區的秸稈焚燒和北方冬季取暖都會在特定時間內成為主要矛盾。每年到了秸稈焚燒的季節,各級環保部門和鄉鎮都會耗費大量精力禁燒,可是秸稈沒有去處,堵是解決不了問題。

2、所謂的過去幾千年都在焚燒秸稈其實是個偽命題。首先過去的種植量遠遠沒有現在大,也就是說產生的秸稈量不如現在;其次過去很大部分秸稈會被用於漚肥;最後即使是焚燒,以前也不是在田間隨意燒掉,而是作為重要燃料收集起來使用,而在那種焚燒條件下產生的顆粒物要遠遠小於田間地頭的焚燒。當然霧霾遠遠不是一種原因導致的,光是秸稈焚燒產生的顆粒物還不能單獨造成霧霾。

3、工地揚塵對霧霾的貢獻沒有一般媒體宣揚的那麼大。工地對周邊環境空氣影響極大,但其揚塵屬於pm10的居多,也就是說其顆粒物粒徑較大,一般來說還不是霧霾的主要因素。

【周皖的回答(1票)】:

【轉發 @大臉撐在小胸 的科普文章,原文鏈接:我的資訊--網易雲閱讀。】

【標題】農民焚燒秸稈到底會不會引發霧霾?

幾天前的6月12日,湖北省發佈了霾黃色預警,說明霾污染達到了「較重」的程度。武漢、襄陽、孝感等地的能見度降到3km以下,而一般空氣正常時,能見度應該在10-20km範圍內。

到13日傍晚,武漢市9個空氣質量監測點紛紛「爆表」,就是說,空氣質量指數(AQI:Air Quality Index)超過了極限值500。當天,武漢和荊州的空氣質量指數分別排名全國倒數第一和倒數第二。

其實,對於如此嚴重的霧霾天,當地居民已經不需要這些抽像的數據來說明,僅憑雙眼、鼻腔和口腔,都能感受到其恐怖程度。而更讓大家追問不休的話題在於——原因。原因究竟是什麼?

根據當地環保局公佈的結果,主要原因是湖北周邊地區的秸稈焚燒。

此結論一出,驚起罵聲一片!

當然了,我個人,是不反對罵人的。但是,我覺得,你連罵人都罵不在點子上那可真是嗚呼悲哉。所以,我就來講講:各位都罵錯了些什麼?

我把所有罵聲盤點了一遍,大致可分為如下三種具有典型代表性的:

(1)農民焚燒秸稈幾千年,為什麼近幾年才出現霧霾?!可見焚燒秸稈根本不會造成霧霾!(自動過濾部分字眼)——這也是最常見的一種罵聲。

首先,誰說霧霾是近幾年才有的?!

事實上,自我國建國後、具備較可信的氣象觀測記錄以來,從1951年開始,我國就一直是有霾觀測記錄的,只不過那時候大家不太關心這個話題而已。

——為什麼那時候不關心呢?呵呵,當然是因為窮了!在你連吃飽穿暖這類最低生存要求都成問題的時候,你會去關心空氣好不好嗎?!

建國初期,霾比較嚴重的地區,主要集中在東北、內蒙和西北。這一方面是自然原因,比如西北,自然環境太惡劣,沙塵災害重,空氣中揚塵揚沙較多,容易造成顆粒較大(如PM10)的霾天;另一方面是人為原因,比如東北,一些老工業基地的工業排放不加節制,造成當時的空氣污染也是非常嚴重的。

隨著時間推移,一方面,北方的自然環境治理已經很見成效,西北的沙塵天氣大為改善;另一方面,東北很多傳統老工業基地也瓦解得差不多了。所以跟現在相比,這些地區的年平均霾天數反而在減少,倒是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這些新興的經濟發達地區和人口密集區,後來居上,成為霧霾重災區。

另外,就別說五六十年代了,其實古代就有霧霾——這個我上次就說過了,很多人表示不服,他們說了:古代的霾,那只是叫霾而已,其實那能是霾嗎?!古代又沒有工業怎麼會有霾?!(自動過濾部分字眼)

同學,我要告訴你,霾的定義是「大量煙塵等微粒懸浮在空氣中而造成的渾濁現象」,有霾的時候又恰好有霧就叫霧霾——你看到了,並沒有任何字眼限制霧霾中的微粒必須是工業時代產物。

至於這些顆粒是什麼,有可能是自然形成的揚塵揚沙、火山噴發顆粒物,也有可能是人為形成的汽車尾氣、工業排放。

當然了,古代的霾,和現在工業時代的霾,在成分上肯定是有所區別的。古代的霾更多來源於自然浮塵、森林大火產生的煙塵、大興土木帶來的揚塵揚沙等等。從顆粒上來說,應該更大一些,多為PM10。從程度上來說,也沒有現在嚴重。而現代的霾,顯然,成分更加複雜、顆粒更小、對人體的危害也更大。

——但無論古代霾還是現代霾那都是霾霾霾!

其次,農民燒秸稈的歷史的確很悠久——至於有沒有幾千年,我在此就先不深究了。但是,請注意,那時候的農民只是「燒」秸稈,而不是「焚燒」秸稈!

古代,能源匱乏,秸稈是農村最重要的燃料之一。農民燒秸稈那是用來生火做飯的,今天燒一點明天燒一點,上午燒一點下午燒一點,這樣產生的煙塵和碳黑粒子等大氣污染物,是非常有限的。

再加上古代本來空氣質量也不錯,就算排放出一些大氣污染物,也在大氣整體自淨化的能力之內,並不會造成嚴重霧霾。

但是,現在情形已經變了。很多農村地區已經具備了更清潔、更高效、更便宜的能源,農民已經不需要把秸稈當做燃料了,大量秸稈對於他們來說基本上是負擔,往往就選擇堆在一起,在短時間內大規模焚燒,這種排放量是相當驚人的。

僅以北京地區為例,2011年農業秸稈產量為224.7萬噸,其中有45%被露天焚燒,因焚燒秸稈而排放的PM2.5總量為2.48萬噸。

再比如2008年,江蘇、浙江、安徽和上海四省市,純粹因為秸稈焚燒,就產生了36.8萬噸的PM10、14.4萬噸的PM2.5、1.5萬噸的SO2、9.2萬噸的CO。

這些數字(事實上還有更多數字,限於篇幅不在此一一羅列),對於空氣質量已經岌岌可危的當今中國而言,是無法忽視掉的量級。

需要再次強調的是,儘管,就全國大範圍全年平均而言,秸稈燃燒對於霧霾的貢獻,肯定不如化石類燃料(如煤炭和汽油等)和工業排放的貢獻大。但是,具體到某一地的某一次霧霾,秸稈燃燒的貢獻卻極有可能躍居榜首。

比如在2008年10月底江蘇爆發的一次重度霾污染事件中,秸稈焚燒導致當地PM10和CO濃度分別上升30%以上,江蘇本地秸稈焚燒對此次霧霾的貢獻達到了32.4%,而周邊省份秸稈焚燒的貢獻更高達33.3%左右。可以說,這就是一次「秸稈霧霾」。而類似由秸稈焚燒導致的霧霾災害,每年都會發生。

這次湖北的嚴重霧霾,環保部門將其原因歸結為秸稈焚燒,也並不是隨口胡謅,而是有觀測依據的。秸稈焚燒會產生三種特有的特徵顆粒示蹤物,分別是有機碳、元素碳和鉀離子。在這次霧霾中,武漢市有機碳監測值升高10倍,元素碳和鉀離子監測值分別升高了8倍。如此顯著的特徵顆粒示蹤物指標,已經足夠說明問題。

所以,對於上述「(1)農民焚燒秸稈幾千年,為什麼近幾年才出現霧霾?!可見焚燒秸稈根本不會造成霧霾!」的罵聲,儘管最常見最普遍最理直氣壯最具有迷惑性,但不幸你們還是罵錯了,錯誤就在於:

a. 過去的農民根本不焚燒秸稈,是現在的農民才焚燒秸稈;

b. 從古至今一直有霧霾,只是現在的霧霾格外嚴重;

c. 古代農民小量多次地燒秸稈,不會造成霧霾;但現代農民短時間內集中大量焚燒秸稈,就會造成霧霾。雖然同樣是燒秸稈,但在不同的限定條件下就會產生不同的結果,這不僅是邏輯上的判斷,更是由眾多監測結果和科學統計結果作為證據來支撐結論的。

(2)現在明明是夏天,又不是秋天,哪來的秸稈好燒?!(自動過濾部分字眼)

同學,有空的話,出去走走,update一下自己的知識庫,不要總停留在小學散文的階段——「春天是播種的季節,夏天是耕耘的季節,秋天是收穫的季節喲,冬天是儲藏的季節……」

這樣你就知道,世上除了有秋收,還有夏收。同時也能明白,我國秸稈燃燒的第一個高峰期在5月下旬-6月上旬,第二個高峰期在9月下旬-10月上旬。

另外,從去年6月1日開始,國家環保部衛星環境應用中心每天公佈全國範圍內秸稈焚燒衛星遙感監測火點分佈情況。這是基於Terra的MODIS(過境時間為10:30)和Aqua的MODIS數據(過境時間為13:30)。

在這次湖北嚴重霧霾事件中,以6月11日為例,安徽、河南、河北、山東、江蘇、江西、山西、陝西、浙江9省份,共有157個焚燒秸稈的火點,其中安徽96個,河南24個。大家可以看圖。

(3)農村燒秸稈,城市裡起霧霾,騙鬼嗎?!(自動過濾部分字眼)

真遺憾,城市並沒有用罩子罩起來,無法實現與農村隔絕空氣。

事實上,周邊大氣污染物輸送一直就是城市裡空氣質量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有些城市,雖然已經竭盡所能,動用各種行政優勢,遷走了化工廠、控制了車輛上路、鼓勵了清潔能源,但空氣質量還是得不到改善,就有這個原因在起作用。

沒辦法,大氣是移動的,也是聯通的。大氣污染物要隨風而來,誰也攔不住。

以上罵聲,參考自湖北周邊157個秸稈焚燒點 武漢PM2.5最高破800_大楚網的新聞評論,大家可以去觀摩一下,那些動輒獲得幾百上千點讚的評論,都在罵些什麼。

【板藍根的回答(0票)】:

其他地方不知道,老家農村,大規模秸稈焚燒是近十年甚至更晚的事情,而不是想當然的"自古以來〞。

傳統的水稻收割(包括人工或簡易收割機),是把稻穗連同秸稈一起放倒,搬運回家人工脫粒。脫粒後稻草堆放起來作來年燃料及牛飼料。

近年來農村經濟發展,已不再養牛作畜力,做飯燃料也改為電或煤氣。秸稈沒了用處。新式收割機在田間只收割稻穗,並現場脫粒。農民只需要把稻穀拖運回家,所有稻草遺留田間。不焚燒根本沒有好辦法處理。所以才有了秋季大規模集中焚燒的事情發生。

解決這個問題,我想應該推廣新式收割機,在收割時同時粉碎枯稈。但這會帶來成本上升,卻帶不來多少收益。除非政府補貼,不然農民沒動力去做的。

【雙髻鯊的回答(0票)】:

前些年霧霾也許會少點,這是因為秸稈以前在農村是有用的,需要存起來作為燃料,一季的秸稈要燒很久,有時甚至不夠用。而這些年,大批人口進城,秸稈消耗降低,而農村人收入上升,也不太喜歡秸稈這種不方便的燃料了。秸稈無法消耗掉,囤積起來又非常佔地方,那乾脆在田間一把火全燒了。而秋天這個季節剛好作物收穫,大批秸稈在短時間內被燒掉,如果正好遇到少風的天氣,出現霧霾也不奇怪。

【文Wayne的回答(0票)】:

印尼燒芭期間 新加坡的PM2.5能被推高100點

作用大概就是這麼多 燒秸稈差不多一個道理

【糰子的回答(0票)】:

每次看到說武漢這幾天霧霾我就想說。。怎麼感覺今天的天跟昨天的天也沒什麼差別 20年來都如此 所以偶爾有藍天的時候才會覺得有點難得。。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謝不邀。

我先佔個坑,有空的時候來碼。

-----------------------------------------------------------------------------------------------------

No Chinese input, sorry.

1. Haze is mainly caused by stagnant weather conditions (low horizontal winds, low mixing heights and temperature inversion exists). In different seasons, the formation mechanisms are different. In winter, secondary aerosol formations (mostly sulfate and nitrate in China), including heterogeneous chemistry, aqueous chemistry, are the internal causes.

In summer or autumn (June to Nov.), biomass burning might contribute a lot. Weather it is determinant factor depends on cases. Haze is a complex problem, and you can not explain it generally. Many studies in YRD and PRD has proved that biomass burning has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to haze event in summer and fall.

2. Haze happened a lot in my memory, but people were not as concerned about it as people are today. I lived in YRD region, and when I was a kid, haze happened a lot in harvest season, when farmers burned biomass.

3. I agree that aerosols from construction are mostly in coarse mode, which can not be considered as PM2.5. However, secondary aerosols account for a big fraction in PM2.5 and aerosols from construction (a lot of mineral dust) can provide formation bed for chemical reactions. It's difficult to quantify the contributions of construction to haze because the heterogeneous chemistry in haze is still not well understood and the contributions also vary from case to case.

【田小晶的回答(0票)】:

提醒答主們,其實以前真的很少燒掉秸桿,因為沒柴,所以秸桿都儲存起來當重要物資留著,現在都燒煤氣,用電做飯,秸稈效率低佔地兒才不用了,留著也沒地兒放,人都不夠地方呢,所以就都燒了

【美櫻的回答(0票)】:

我家在一個靠近武漢的小城市的農村,國慶回家期間正是秸稈燃燒的時期。我以前感冒得過過敏性鼻炎,但是平時很少有反應。然後國慶節在家的時候,幾乎天天在打噴嚏,鼻子各種不舒服,回學校了就自動好了,所以我想還是有一點關係的吧。現在不是有把秸稈處理加工成動物飼料的研究嘛,希望可以盡快推廣。

【聶冰的回答(0票)】:

謝邀

1.霧霾到底和燒秸稈到底有多大關係?其是否是決定性要素?

我覺得這問題得理清楚霧霾時間長短,秸稈焚燒是常年霧霾的決定性要素麼?不是,常年霧霾的主要原因是機動車尾氣、燃煤、工業污染等,但它完全可以成為某次霧霾事件的決定性要素。在報道中預報員是把本次提前到的霧霾歸咎於秸稈焚燒不是常年霧霾,這是符合邏輯的,北方人均土地面積多,當大規模焚燒秸稈時那場面應該挺壯觀的,特別是遇到靜穩天氣時。

2為什麼以前燃燒秸稈沒有出現霧霾?或者說以前其實也有?

這問題得先確定,以前是否真存在大面積焚燒秸稈的現象。我是南方的,這邊以前基本不燒,用來當牲畜飼料或者當牲畜養殖時的墊草,北方多平原,少柴火一般當做飯燃料多吧(不確定)。大面積焚燒應該在農村勞動力轉移至城市之後,留在農村多老幼,青壯年也就農耕或收割季回家幫忙。假定「燃燒秸稈的習慣真已有幾百幾千年」,為什麼以前沒霧霾或沒那麼重,因為霧霾並不僅僅是達到一定顆粒物濃度以後就會出現,它還得達到一定的相對濕度及遇到靜穩天氣。霧霾的產生原因是非常複雜的,包括複雜的顆粒物貢獻源、複雜的大氣濕度影響因素及各種人類活動對天氣的影響。進入工業社會後,人們向大氣中大量排放的顆粒物和粒子,不僅為霧霾產生提供基礎,也增強了大氣顆粒物的吸濕性,能使粒子膨脹,造成常年霧霾現象,同時城市建築、城市熱島效應、逆溫現象等都會影響城市大氣環流,不利於污染物的擴散。總之,古時的無或少霧霾與現在的常年霧霾,不能僅僅單獨抽出「是否存在焚燒秸稈」這差異條件來下結論,而更應多考慮現代工業社會對大氣污染物擴散條件造成的影響。

現在國家也特別重視大氣污染物源解析,各直轄市、省會及副省會均要求建立大氣污染物源清單,北京、石家莊、天津六月份前就已完成。但源解析只是第一步,像汽車排放、工業生產、化石燃料燃燒造成的污染這類替代不了禁止不了的社會活動只能改、減、限,是慢活,禁止秸稈焚燒這類社會依賴性低、工作量相對較小但效率高的應該支持,當然如何有效處理利用價值不高的秸稈還需不斷探索,畢竟只堵不疏並不能永久解決秸稈問題。

3、工程建設會對霧霾的產生有多大影響?

工程建設對霧霾產生肯定有貢獻,我個人認為建築揚塵應該是其主要貢獻方式,包括在土壤塵之內。中科院大氣物理所研究員張仁建團隊在北京霧霾源解析研究中得出二次無機氣溶膠26%、工業污染25%、燃煤18%、生物質燃燒12%、土壤塵15%、汽車尾氣與垃圾焚燒4%(該研究結論特別是汽車尾氣的貢獻率被普遍質疑),雖然採樣數據沒有完整的觀察期且未與污染源清單比對,但也能從某些層面反應工程建築對霧霾的貢獻。到時多關注各地市公佈的大氣污染源清單吧。

第一次被邀請作答,說錯什麼了請輕噴。

【邱琦雯的回答(0票)】:

1998年農業部、財政部、交通部、國家環境保護總局和國家民航總局下發了《關於嚴禁焚燒秸稈保護生態環境的通知》。1999年國家環境保護總局和農業部等6部局聯合頒布了《秸稈禁燒和綜合利用管理辦法》,使秸稈禁燒和綜合利用實現了法制化、規範化管理。

從上圖和以上法令法規頒布時間結合來看,霧霾和禁燒秸稈有決定性關係!

禁止焚燒秸稈導致了霧霾天氣的爆發。

以上。

另:我覺得你們大多數都是「這個原因」贊同焚燒秸稈是霧霾成因的決定因素。

標籤:-環境污染 -霧霾天氣 -霧霾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