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綠色和平組織人士被曝在海南夜盜科研單位水稻試驗田?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如何看待綠色和平組織人士被曝在海南夜盜科研單位水稻試驗田?

2019年08月24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大腸桿君的回答(1299票)】:

作為在華農待過7年+混過環保圈兒的人來答下。本科時候宿舍的老大在南繁基地還有材料呢,真替他擔心。。

----------20140418更新了關於水稻基因漂移安全距離的回答,因為跑題所以放在答案最後----------

綠色和平又無恥的贏了。綠和的行動模式就是曝光,製造話題,吸引公眾眼球從而擴大宣傳,從這個角度來說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但是竊取/破壞國家科研成果這是不是也應該依法懲辦下?

簡單概括一下事件始末,華農搞玉米育種的嚴建兵教授(微博ID: 種田農民_)於2014年4月17日發表博文:綠色和平人士賴芸在海南夜盜科研單位的水稻材料。文中說2014年4月11日晚九點多,「綠色和平組織」賴芸等一行3人潛入華中農業大學海南陵水水稻基地,偷竊水稻材料,被基地師生現場抓獲。

之後綠色和平的涉事人賴芸發表微博回應:

有意思的是配圖左邊的是水稻,右邊的是玉米......不知道賴芸是真分不清還是故意誤導。文中最無恥的是這句話「我們從不覺得丟人」。

你媽沒教過你不能偷東西??

之後綠色和平官方微博開始發話,截止至目前已發表兩篇長微博 (綠色和平):

「綠色和平調查華中農大南繁基地始末」

「就綠色和平調查華中農大轉基因試驗田的補充說明」

文中聲稱「綠色和平工作人員在轉基因試驗田牆外本應是100米隔離帶的範圍內採集了少量稻葉和稻穗,準備送實驗室檢驗轉基因成分,並未進入基地圍牆內採集樣品」。

這句話誤導性很強,1、綠和把轉基因水稻的種植區成為實驗田,而把非轉基因水稻種植區稱為非轉基因水稻田塊;2 、聲稱是在牆外本應是100米隔離帶的範圍內採集了少量了稻葉和稻穗,而隔離區種植的是玉米。。

所以翻譯一下這句話就是,「我們在非轉基因水稻試驗田盜取了樣品(牆內的轉基因試驗田還沒來得及去就被抓了)。」

綠和聲稱是調查基因漂移,說試驗田與外圍水稻田的距離是10米,小於《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管理辦法》種規定的100米參考距離。並提出2005年以後,跟華農有關係的某公司曾因為擅自擴大播種,導致非法轉基因水稻在湖北,湖南規模種植。並提供了如下張啟發院士的採訪鏈接:科學網—南方農村報:轉基因水稻該不該種。

訪談中張老師說了這麼一句話:

張啟發:水稻屬於自花授粉植物,個體基因型是純合的,個體間基因型是同質的,兩株水稻發生異花授粉的概率僅1%左右,一般水稻花粉傳播距離很難超過1米,且人工種植水稻的稻田沒有野生稻,所以,我們並不認同所謂基因漂移的問題,這已為多年的田間試驗結果所證實。

我認為這是當初設計隔離田長度的理論依據。

4月19日,嚴老師更新微博:綠色和平竊取科研材料的物證

放出了被盜樣品的圖:

-------------------------------------------------------------------------------

接下來說點自己的看法。

1、華農水稻海南島南繁基地可能確實有違反規定的隔離區設置問題。但是我們需要質疑的也許還應包括規定本身,100米的距離是如何劃出來的?如果10米就足夠了,why not? 不過我倒是覺得張老師要真的是有信心,就自己或者找第三方做一下對方聲稱的基因漂移的實驗,做個報告出來,花不了幾個錢。

----------------418更新--------------------

這是綠色和平提及的農業部的《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管理辦法》,注意「參考兩字」。

2、綠和的行為是盜取/破壞國家科研成果,這應該是犯法了吧?作為一個國外NGO組織,這麼搞是不是囂張了點兒??嚴建兵老師在後面的一篇博文裡把這個事件升級到國際組織竊取國家機密,我個人認為這個帽子扣得有點大了。。綠和基本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只接受個人捐助,所以在獨立性上還是可以的。

3、同為搞植物育種的PhD,我看到這種新聞第一個想法就是擔心是不是又有博士要被延期了。搞科研真的很不容易,很多材料都要好幾年才能得到,要真是被破壞了那真是好幾年都白幹了。。幾十萬科研經費也白砸了。在微博裡看到一句評論:「擋我華農學子畢業者,雖遠必誅」。我還挺能理解這話的,誰要敢動老子種的土豆我特麼就拼了啊!

--------------------------下面是跑題的學術討論分界線---------------------------------

利益相關:華中農大本碩,曾在水稻課題組做過本科畢設。

現在拋開綠和,拋開轉基因的是非,不考慮農業部規定中的100m是否合理。單純的討論兩個問題:1、轉基因水稻的花粉是否會污染臨近的傳統水稻?2、基因漂移的距離?有意思的是這個問題復旦大學的一項為期十年的項目已經研究過了,有興趣的可以看看中文報道:復旦教授10年研究指出轉基因水稻環境風險很低 。

我查閱了一篇發表在New Phytologist (老牌的植物學雜誌呦,IF >6)。在此結合文中的數據講講(Jun Rong, 2007)。

首先,水稻是自花授粉為主的作物,花開的時候雄蕊上的花藥就會破裂,直接完成授粉,授粉完成以後其他的花粉就算落到柱頭上也沒用了。當時袁隆平(的學生)就是找到了這麼一株雄性不育的野生稻,這才靠雜種優勢育出很多雜交稻品種。但是在自然環境下,水稻還是有一定幾率異花授粉的。

實驗的設計是搞了四塊地(注意,這裡沒有隔離區,也沒有高牆),如圖:

灰色區域種植轉基因的抗蟲稻,白色區域種植傳統水稻,種植間隔是和大田生產一樣的0.2米。抗蟲稻除了攜帶能殺蟲的Bt蛋白還帶有潮黴素的抗性基因,這個抗性基因可以用於初步篩選傳統水稻是否被轉基因水稻的花粉污染。灰色區域種植轉基因的抗蟲稻,白色區域種植傳統水稻,種植間隔是和大田生產一樣的0.2米。抗蟲稻除了攜帶能殺蟲的Bt蛋白還帶有潮黴素的抗性基因,這個抗性基因可以用於初步篩選傳統水稻是否被轉基因水稻的花粉污染。

在授粉時期過去以後,研究人員根據距離(從0.2米到32米)收集了非轉基因稻的種子,混合同一距離的種子,並隨機挑選3000到53000粒種子。種子收穫3個月後(打破種子休眠),在人工氣候室進行發芽,然後先通過潮黴素篩選,存活下來的種子就說明帶有轉基因成分,然後在通過特定引物進行PCR檢測。

研究結論:

1、最大頻率的基因漂移現象(0.1%)被發現在轉基因植株和非轉基因植株距離為0.2米的範圍內(緊挨著),在這個距離內,植株甚至會有物理接觸。

2、當距離超過6.2米以後,基因飄逸的頻率近乎於0 (但這裡並不是沒有,只不過概率極低,比如6.2米的地方是0.0007-0.0097%),見下圖,abcd圖代表上圖的四塊地,橫軸代表距離,單位是米,縱軸代表基因漂移的頻率。

3、實驗結果和以往自己組和其他組的研究結果一致( These findings are consistent with our previous reports (Rong et al., 2004; Rong et al., 2005) and others (Messeguer et al., 2001; Messeguer, 2003))3、實驗結果和以往自己組和其他組的研究結果一致( These findings are consistent with our previous reports (Rong et al., 2004; Rong et al., 2005) and others (Messeguer et al., 2001; Messeguer, 2003))

文章的結論是,水稻中,當距離足夠是(>6.2米)靠花粉傳播的基因漂流現象可以忽略不計。

參考文獻:

Rong J, Lu BR, Song Z, Su J, Snow AA, et al. (2007) Dramatic reduction of crop‐to‐crop gene flow within a short distance from transgenic rice fields. New Phytol 173: 346–353. doi:10.1111/j.1469-8137.2006.01906.x.

接下來回到華中農大海南島南繁基地的事情,這是綠和在官微中發的圖,我和水稻組的朋友確認了一下,確實是華農試驗田的圖:

不僅有10米種植著玉米的隔離帶,還有高大的圍牆,夠安全不?

沒有追溯最新的研究進展,歡迎大家本著學術態度進行探討!

【地高辛Digoxin的回答(84票)】:

分幾個部分來回答,不一定完全切合提問,說說自己所瞭解的:

一:違反規定嗎?《管理辦法》裡面提到的100米,指的是自然條件自然種植下的隔離帶,但是這是不現實的,因為轉基因種植面積本身不大,很多情況下就那麼幾個花盆就可以ok的,所以目前更常用的辦法是在花期蓋網防止蟲子進去造成花粉亂散播,主要有兩個原因:1 成本限制,100m的隔離帶要許多地,花這個錢划不來;2 蓋網效果對於自花授粉作物效果比隔離帶效果更好。所以從這兩點上來說,做10m的隔離是足夠的,從圖片上來看也沒有到花期,沒蓋網是正常的,因為會影響植物的光合作用。所以《管理辦法》上提出的只是參考意見而不是規定。真要變成規定科研經費翻一倍都不夠。

二:種子盜竊在國內是個很常見的事,由於大家普遍對於非「品種」的父母本管理非常鬆散,造成國內公司、育種單位的種子竄來竄去(偷來偷去),極端一點的偷了個常規種直接改個名字就說是自己做的新品種就這麼上市了。對於非轉基因材料,你沒辦法提出切實證據證明品種被偷竊了,只能認栽。但是轉基因就不一樣了,常用的外源基因就那麼幾個,就那麼些個單位在搞,追溯源頭起來非常容易。華中農業大學的張院士04年以前搞的公司在這樣的大背景下,1、缺乏切實有力的監督管理部門 2、大田安保不到位,當然主觀上可能存在著故意流傳轉基因種子的意願,但是沒證據,而被普通公司、其他育種單位偷出去的可能性更大,所以造成了湖北地區轉基因亂種的現象。而我國的轉基因管理自04年以來管理逐步收緊,到09年完善並變得非常嚴格。在04年之前根本沒人管,研究者對這個問題也不重視。為什麼?當時認為這是一項非常好的技術,哪有現在這麼多不懂裝懂的人瞎咧咧的所謂「爭論」。

三:綠色和平,人類反智文化的產物。一切工農業現代化的東西沒有綠色和平不反對的。在歐洲反核電,在美洲反轉基因,在亞洲反農藥。按他們的主張,人類全退回原始社會得了。但是首先人口得減少40億,不然養不起。他們在國外肆無忌憚的破壞田間作物,不管轉不轉基因的都摧毀,在菲律賓,在美國,都有先例。我們必須警惕這樣的組織,他們會把中國摧毀在追求現代化的道路上。 另外,非常贊同樓上那位兄弟說的,誰要動我的材料別怪我砍人。

ps:另外要說的一點是個人的感想,華中農業大學水稻基礎研究很強,是真的很強,水稻分子生物學在全世界都是頂級的,但是他們做水稻育種的水平確實相當落後,很難出品種,因為幾乎沒有老師做育種了,近些年居然淪落到要到外面買品種的境界了。在這樣的背景下,說張啟發院士靠「品種」惡意散佈轉基因,我是不信的。《種子法》規定沒有通過審定的品種是不能流通的,而且也沒哪個農民傻逼到為了減少農藥使用量而放棄產量。所以我一直認為,造成湖北地區轉基因亂種的原因可能在於華中農大早期田間管理是不到位,所以造成轉基因材料被惡意竊取,進而被其他公司育成品種肆意流傳。但這不正說明轉基因其巨大的優勢才讓公司這麼下做的肆意竊取麼?

ps又ps:如果華中農大真想搞一把大的,就說被盜那個是突變體庫材料,目前國際上的價格好像是1600美元/20粒種子,按嚴老師在微博上曬得圖,估計價值上十萬,屬於重大案件。

最後總結一句,我認為當今對於科學家的一切問題,在於一群不懂裝懂瞎咧咧的人總愛站在道德的高度肆無忌憚的攻擊科學、攻擊科學家和科研成果。對於這樣的人,這樣的組織,他們在國外掛著NGO的名號過的很是逍遙。不過別忘了這是中國。中國政府對於科研和科學家有著近乎偏執的癲狂。綠和好日子不遠了。

【黃婷姣的回答(30票)】:

綠色和平的微博不是都自己招了,就是去偷了,找了一堆理由。這種事有啥好看待不看待的,有人說慣例默許,誰種東西是給你隨便摘的啊,普通農民家果斷要放狗追的吧,文明點就按律法來咯,看他們自己的說明是人贓俱獲反正。不文明的我就不瞭解了。

【stephentien的回答(28票)】:

讓我想起來了《驚變二十八天》裡動物保護組織的人闖入實驗室放出注入狂躁病毒的猩猩。

【吳天微的回答(32票)】:

打著政治正確的旗號的恐怖組織最難對付。。。

【綰綰的回答(11票)】:

偷竊就是偷竊,身份的意義何在呢?

【吳俊的回答(32票)】:

請折疊我,前幾天看雜誌(艦載武器),有關水雷篇的時候講到法國人的特工曾經用水雷炸過綠色和平組織的船,當時就在想,綠和做了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惹得法國佬要炸船,結果這兩天就出來了這麼一檔子事

【ArthurWang的回答(5票)】:

  • 在一個漆黑的夜晚
  • 一個黑影四處的流竄
  • 溜到了稻田的旁邊
  • 盯上了國家的財產
  • 人民群眾發亮的雙眼
  • 看清了壞人的嘴臉
  • 他們喊抓賊 抓賊
  • 偷水稻的賊呀
  • 一定要讓他們立到亂翻
  • ......洗腦循環....
  • 抓賊!!!!

惡搞一下....

【蘇源的回答(7票)】:

讀書人的事,能叫做偷麼~

【isleep的回答(9票)】:

很少像現在這樣想噴一個人,我只想說,這些無腦XX組織的人自己作死吧。

一下又讓我想到曾經的有些愛狗人士,不讓吃狗肉,我把這些人歸為一類。

自我催眠,然後自我崇拜,絲毫沒有獨立思考能力,也不願意去思考。這些人去做事的時候可曾經拿自己腦子思考過?你真的要去阻止的話,你也要考慮下方法和自己的底線吧。

以為自己在拯救世界,其實就一個挑梁小丑。只是可惜了做研究的博士,被這些2貨一搞,可能就是幾年的辛苦白費。

非常贊頂樓一句話:阻擋博士畢業者,死!

另,我非博士;沒那勇氣,但很佩服辛苦奮鬥的人。

【易宏波的回答(84票)】:

和所有邪教一樣自我催眠,

我正義,我高尚,所以我不受任何世俗道德的限制,法律的制約。

無知的你們怎麼可能理解我。

你們只應該感激我的恩賜。

和所有打著各種大旗犯下駭人聽聞的暴行的團伙一樣的邏輯和心理。

==================================

和他們談學術?他們壓根就不是技術口的。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孔乙己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竊書不能算偷……竊書!……讀書人的事,能算偷麼?」

【胡世賢的回答(16票)】:

綠色和平組織和動物保護組織是當今世界兩大邪教

【MoxosYuri的回答(10票)】:

綠色和平不是恐怖組織麼,沒想到還會客串下間諜的活兒。

【算子的回答(4票)】:

個人認為,盡量不要把矛頭指向綠色和平組織。

儘管該組織的一些人智識眼界不行,但打擊面一定要最小化。

開民之智,比起打壓更為重要,從長遠看也更為有效。

【Sunburn的回答(10票)】:

你可以因為懷疑我們家印假幣就進來偷我的錢嗎?

【wheeler的回答(1票)】:

把嚴格控制的轉基因水稻試驗田里的作物偷出去,然後自己控制。至少觸及了三條法律。

1.盜竊。

2.非法入侵

3.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

全是比較重的罪。

重罪很常見,所以可以忍。

不能忍的是,這都自己在微博上公開了犯罪事實,還特麼沒人抓沒人管。就如同殺人犯把自己殺人的照片在微博上貼出來警察也不管,使得犯罪分子氣焰囂張耀武揚威一個性質。

天朝從來就沒有法制可言,可是這樣公然的把刑事犯罪到處宣揚還不受懲罰。這已經觸犯了在這個國家裡所有守法者的底線。

這絕對不能忍!!!!!!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叫Green Peace還是Green Piss,和他們偷東西的行為有關麼?

【李冠男的回答(0票)】:

盜竊嘛,事實清楚,追究刑事責任唄,我們是法治社會

【LukaSean的回答(46票)】:

哈哈!這個我熟!

偷試驗田里的作物材料是農業界很常見的事情,一般大家都是默許這種行為的,不知道這次怎麼還鬧成新聞了。

首先講講為什麼這種「偷竊」的行為是常見且默許的。

對於學界來說,這種試驗田里的材料是很有價值的,但是材料的交流確是很難的,一是品種的地域性,一是研究者的地域性。江蘇的品種往往不適合山東地區,所以在山東無法推廣,那麼山東的學者要瞭解江蘇的學者的研究成果基本就只能看論文了。糧食作物論文寫得再好,也不如親眼見一見、親口嘗一嘗來的實在。但你想嘗嘗別人的作物,是那麼容易的事兒嗎?這是試驗材料又不是淘寶商品。。。

大家都知道海南有一個好,就是自然條件能保障作物兩熟到三熟,像水稻就是三熟的。許多單位在海南都有試驗田,就是利用這一特性加快試驗進度。那麼好了,全國各地的單位都跑到海南了,原本品種和研究者的地域差距不就被抹去了?

那你現在想看看別人的品種怎麼辦?發個郵件問一下?打個電話商量下?.....都不用,路上順手擼一把就行。方便簡單,速效快捷,遂成為學界的慣例。這種現象在海南太常見了。

家父指出,不獨中國人民,美帝學者也有這種慣例,不過美帝就是美帝,技術含量比國朝高不少。當中國的科學家們還像個老農踱進自家田地一樣大白天踱進別人的試驗田的時候,美帝科學家們已經習慣大晚上提前數公里熄火下車步行戴著礦燈打著手電隨風潛入夜了。—_—||

咦,綠色和平走的路數完全是美帝的啊!看來這幾位還沒有入鄉隨俗,難怪鬧出新聞了。

品種有論文和專利保護,所以不用擔心被「剽竊」——再說,你也要剽竊得出來啊!你拿到別人的水稻你也複製不出來啊!一般是為了深入瞭解別人研究成果的優勢和缺陷,最重要的、最實際的作用是判斷產量和營養含量(評獎的重要指標)。

標籤:-生物學 -轉基因 -農業 -如何評價X -綠色和平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