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破食指寫血書是真的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咬破食指寫血書是真的嗎?

2019年08月25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3 ℃ 次

【林阿存的回答(453票)】:

你太落伍了,現在都高科技了:

【葉清波的回答(58票)】:

不要奇怪。。。我為什麼會關注這種東西。

作為設計師,我必須涉獵甚廣,什麼都有可能成為靈感來源。

最近看藝術設計類資訊看到的,Ted Lawson血液打印機描繪自己的裸體自畫像

「繪畫血液」是布魯克林藝術家 Ted Lawson 演繹「機器幽靈」的一種與眾不同的方式:那是一副比例相當,且用藝術家自己的血液繪畫出來的裸體自畫像。血液通過靜脈抽血轉送到一台數控機器上,並流經機器的各個部件,再通過一隻機械手臂與畫布設備相連,最後機器手臂在畫布上小心翼翼地刻畫出人物裸體肖像。該機器手臂已經過預先編程,可以描繪出預定的圖像。

「我總是使用許多非比尋常的技術來創造我的作品,並且我的目的通常是去尋找一種方法來將那些技術轉變成一些有關器官或是人類東西。」Lawson告訴我們「我通常不做自畫像,尤其是裸體的,但當我想到如果能將我的血液與一台數控機器直接相連時,這簡直太有意義了,以至於我不能拒絕製作一張全裸自畫像。」

「在這個作品裡我真的只是想盡力將畫畫得好一些,這便需要我完成許多過程並且實現機器自發性。我考慮到這幅畫應該是被畫出來的而不是被打印出來的,所以我故意讓機器在繪畫過程中出現一些特定的錯誤或者一些特定的故障。在機器編程之外也總是有許多意外出現,因為我喜歡改變並將這些都當做是繪畫過程。」

「我想要通過這個作品表達我們人類的生存與讓我們著迷、依賴、並且不斷擴張的技術之間的關係,這是一個非常個人又具有實際意義的東西。我嘗試著揭開隱含在所有事物底下的謎團。」

「機器幽靈」是作者在紐約Joseph Gross畫廊個人作品展「地圖不是領土」的一部分,展期為2014年9月11日至10月4日。

(翻譯來自:設計邦中國(www.designboom.cn))

ted lawson用血液打印出自己的裸體自畫像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YyNDIzMzQw.html

Ted Lawson其實是雕塑家,這是他的個人網站:

Artwork | Ted Lawson

作品很有意思,限於與問題無關,這裡不貼圖了,有興趣的朋友自己去看看。

【劉卿的回答(47票)】:

傻孩子,這年頭哪還有女生被血書這種東西挽回的啊。

與其寫血書,還不如捐精給她買愛瘋,自己還能爽爽。

【帝哲的回答(19票)】:

年少瘋狂時真寫過,當然,字不是太多。當時愛得真叫個氣壯山河,江海橫溢,恨不得春雷滾滾,山崩地裂,白髮三千丈!不是追的時候,也不是挽回的時候,就是愛著,但總覺得愛得不夠,無法表達出這深切的愛意,遂血書以明志。

陝北有民歌: 一碗碗個谷子兩碗碗米,面對面睡覺,還呀麼還想你,只要和那妹妹搭對對,鍘刀剁頭,也不呀後悔。就是這種感覺。

現在想來......

以上。

【位偏偏的回答(9票)】:

高中我班有一對情侶。男的給女的寫了血書,因為我和女生關係很好,有幸看了一眼,真尼瑪噁心死我了!!!從那天開始,我就下決心,千萬不能找有自殘傾向的男生

【昌仔的回答(15票)】:

真的,父親在越南戰爭的時候還真就幹過這事,咬破手指寫血書要求上前線,不過被駁回了,說是必須留在指揮部。

至於說血夠不夠……又不是寫畢業論文,再長能長到哪去?另外,都能狠得下心寫血書了,想必不是十萬火急就是必踐不可的事,誰還有心思還管血量夠不夠。

有人說疼,大概是因為不知道某些人的意志是可以戰勝生理的疼痛且堅若磐石的吧。

—————— —————— —————— ———

翻了翻其它答案……好吧,原來多數人的血書都是情書啊……OMG我比較孤陋寡聞根本沒往這地方想…………不過,孩紙們寫情書的話還是乖乖用筆吧,什麼爆米花筆、吳竹軟毛筆多種多樣的藝術字筆任君挑選啊。用血什麼的……嚇著人家多不好,畢竟談一場血淋淋的戀愛還是很需要勇氣的。

【王希晨的回答(5票)】:

初中的時候,班裡前座的妹子和我關係不錯,她談了一個渣男友。

巧的是,她的渣男友和我關係也不錯,是樓下班的,我知道他平時為人,所以說他是渣男友。

渣男友要和妹子分手,妹子很傷心,割了一上午手指,寫血書一封,托我送下去。

那哥們用兩個手指夾著一角,歪著頭用一臉嫌棄的表情看完,扔了。

我很詫異,問他這就扔了?

他說,誰特麼知道這是用鼻血還是大姨媽血寫的,噁心死了。

【DAY安的回答(3票)】:

今天早上刷牙的時候飆了一次鼻血。感覺鼻血還是挺稀的~應該不用太考慮凝固的問題,又想到可以用畫水粉的細毛筆沾水去化開干的血液。

如果今天再飆第二次,我就寫一份血書好啦~

—————————以上四月一號更新———————————

藝術源於生活,我相信現實中肯定有人這麼做的,初中也有為男生自殘的女生朋友,也相信知友們分享的父輩為了明志而痛書血書的壯烈。

但是傷害身體的行為還是沒法接受。

回到正題(正題是什麼來著?),關於抗凝劑,評論裡有知友推薦肝素和維生素c,肝素屬於處方藥不好買吧~

於是在淘寶~將將將將!!!

我發現了這個

看看看!!!十五塊一公斤!!!居然還包郵!!!

夠了夠了夠了,夠你殺頭豬用血寫三卷資本論表達對共產主義事業深沉的愛了!

【檸檬酸鈉:(sodium citrate),又稱枸櫞酸鈉,是一種有機化合物,外觀為白色到無色晶體。根據《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GB2760-2011)規定:可在各類食品中按生產需要適量使用的食品添加劑(在食品中作為酸度調節劑、穩定劑)。檸檬酸鈉在食品、飲料工業中用作風味劑、穩定劑;在醫藥工業中用作抗血凝劑、化痰藥和利尿藥;在洗滌劑工業中,可替代三聚磷酸鈉作為無毒洗滌劑的助劑;還用於釀造、注射液、攝影藥品和電鍍等。

(在臨床上採取新鮮血液時,需要加入一些消毒過的檸檬酸鈉,就能起到防止血液凝固的作用,所以檸檬酸鈉被稱為抗凝血劑。)

【來源:互動百科】】

————————以上三月二十九日更新————————

其實可以使勁扣鼻子,然後把鼻血接在杯子裡,再加入抗凝劑,再混合一點紅墨水調色,買一支便宜點的鋼筆試看看~

關於抗凝劑知友們有什麼推薦麼?

【孫飛的回答(2票)】:

在老家是見過的 份量絕對夠

【明熹宗是個木匠的回答(2票)】:

呃,是真的。

初中時候男盆友用小刀把食指割破,傷口比較深,用鋼筆吸了不少血,寫了封學書給我,大概三十多個字?

現在想到真的是天雷滾滾那幾年啊....

【雨林的回答(2票)】:

那還是高中初戀的時候,初戀女友按照現在來說就是「有點做」,也許是青春年少也許是真的性格不合,她一個星期至少要提一次分手,就這樣持續了半年於是在她有一次提出分手之後我終於忍不了了爽快的答應了。

就在我答應和她分手後兩三天吧,她受不了了各種來找我表示反悔的心情,都讓我直接無視了。又過了幾天,放學的時候她傳給我一封信,打開之後發現裡面竟然是用血寫的,她把手指弄破寫的,印象中這封信還不短,我當時很驚訝,然後不知道為何看著那封信感覺有些噁心,就把信扔了。但是我想和她分手的心情沒有變,想著自己同樣這樣寫一封信給她表示互不相欠,但是我用小刀把我的手割破的時候我應該是暈血了,感覺到一陣噁心,於是這個事情就做罷了。最終我倆我沒有和好,再之後就沒有聯繫過了,不過她應該過的還挺好,祝福她。

【陸瑾瑜的回答(2票)】:

手指出血量很少的,咬破的話估計能寫一個筆畫。

前任,曾經吵架,她給我寫了一封血書,是把手指割開把血擠出來,用血代替墨水,灌到鋼筆裡,工工整整一手極好的小楷,認認真真誠誠懇懇洋洋灑灑一頁多。

我看到的那一瞬間感覺真是bi了狗了,不過真的好心疼啊,眼淚一下子就掉出來了。。。這封血書最後因為有次吵架被我撕了。

晚上狠狠的教育她 讓她知道什麼是疼!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可行的。但寫出來很難看, 粗細不均勻;顏色暗紅,深淺不一。保存好的話,很久之後再聞還會有血腥味。

前幾次寫血字我是拿小刀劃無名指,劃個很淺的口子,然後拿手指頭寫的。記得因為怕疼所以拉的很淺,一個字就要擠好幾次手指頭。

所以最近這次我是先把血擠到一小瓶蓋又蘸著寫的,因為量太小又沒有抗凝血劑,血液很快就凝聚出一團,使得書寫很是困難。

看來以後還是老老實實用手指頭寫吧。

【郭小霄的回答(0票)】:

歷史上各個高僧大德,發心用血抄經的很多。還有燃指供佛。

【Blank的回答(0票)】:

用鼻血寫

【sano的回答(0票)】:

我爹自咬手指給我寫過,雖然只有三個字的署名,還是挺鬱悶的

【孤子遊俠的回答(0票)】:

用雞?

標籤:-生活常識 -真相 -手 -中指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