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很多電影的色調是藍綠色的?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很多電影的色調是藍綠色的?

2019年09月09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6 ℃ 次

【yolfilm的回答(35票)】:

-

兩個原因:

一、

現代拍戲現場,流行kino flo 燈組。這種燈組的好處是穩定,低溫,光線散射,無透鏡。

但,kino flo燈組,有一個缺點,就是會因為使用時間太長,導致溫度過高,一高,就偏綠,

而且電壓電流不足時,立刻也會偏綠。

一旦拍出偏綠鏡頭,後期為了拯救影片,就乾脆全場戲都調成綠色。

二、

七宗罪開啟了偏綠的潮流。

七宗罪也是大量使用 kino flo 燈組拍電影的帶頭者之一,片中用了大量的綠色,比如布萊德彼特的住屋,全部的牆部都是偏綠色。

有人分析說,因為片子血腥,要襯托「血」,所以故意強調綠色,所謂的「紅配綠、狗臭屁」。

另外,也有人說,是因為那個時代的 kino flo 燈組,有偏綠的問題,攝影美術,因勢利導,乾脆拍成了綠色。

總之,從七宗罪後,很多電影都大膽地以綠色為主調。

例如(法國)天使愛美麗。例如(俄國)夜巡人……。

ps:@羅登補註:

羅登???11:04

還有Slavomir Idziak掌鏡的《黑鷹墜落》,許多場景直接用綠光照明。

根據我的觀影經驗,這也是始作俑者者之一。

-

【羅登的回答(12票)】:

這個是ICG 雜誌的一篇文章,我弟弟翻譯了,其中有關於綠色的段落,共參考。

波蘭攝影指導斯拉沃米爾.伊扎克因為在《Black Hawk Down》中的發自內心的,精彩的攝影而獲得學院獎(奧斯卡)的最佳攝影獎提名。這是他第一次和雷德利.斯考特導演的合作。在過去的30年中,伊扎克完成了接近40部電影,其中包括基耶洛夫斯基的《維羅莉卡雙重生活》和《紅白藍:藍》,以及《生命證據》,《最後的九月》等影片。

伊扎克有足夠的時間用攝影機做測試來規劃影片的視覺方案。但是在和導演的前期溝通時間卻被認為的縮短了。「雷德利當時正忙於《漢尼拔》的剪輯工作,對於前期工作他沒有太多的時間。」攝影師回憶道,」我傳真了我的一些理念和構思,但是真的沒有時間坐下來談論這些。」

「在波蘭,攝影師的地位和美國很不一樣。 攝影師通常都是的一個被導演僱用下來的人,而且他對於影片的藝術特徵負有跟重要的責任。 在美國, 美術師才是前期工作中最早簽訂合同的人,雖然在理論上人們都知道是攝影師才會在現場每天工作,和不同的導演和演員在一起合作,所以他在這現場的責任度顯然要更加重要。」

伊扎克承認斯科特在他確切想要的視覺要素上的清晰而聞名,所以從他(斯科特)的角度來看,前期的那些討論似乎沒有必要。攝影師的前期測試主要集中在他所計劃的色彩調控之上。「雷德利很快地接受了那些建議,所以我們在開始工作前沒有把時間花在劇本和理論上的討論。」

正如他(攝影師)以前的作品中的顯著之處,伊扎克主要的成就之一在於他的大膽和意想不到的色彩運用。「我想色彩是攝影指導接近觀眾潛意識的手段之一,「他說,」作為攝影師,我們都是用同樣的膠片拍攝,觀眾看到了成千上萬的,類似的落日,沙漠,城鎮的色彩。我們進入電影院的目的之一就是想看看有什麼不一樣的東西,或者感受一些我們在電視和日常生活中不同的東西。利用新的,或者原始的色彩會賦予典型的銀幕世界以新的面目。「

「雷德利經常提到這部電影應該使觀眾感到胃部的不適,如果我可以這樣去說的話,我試圖努力找到一種嘔吐物的色彩的傾向。」攝影師幽默地說,「拋開這些玩笑,在電影中,有許多綠色, 橘色和某種褪色的藍。 色彩的選擇起了兩種作用。 首先,它幫助觀眾區分銀幕中不同的色彩構成:軍營裡面是單一的泛綠,城鎮在第一場戰鬥中是黃綠色,指揮中心則因為監視器的原因而發藍色。」

色彩同時為視覺元素提供真實性。比如夜景,我使用綠色的原因在於我不想把士兵夜視儀中的綠色和環境中的氣氛搞的反差過大。藍調的夜景不僅會是場景看起來過於咄咄逼人,而且會讓觀眾產生是曾相識的感受(一種夜景常見的約定俗成的藍調)。 其次,一種CNN新聞中的「電視(新聞)夜景常常是發綠的(因為使用了紅外夜視攝像機),於是我們自動地把這樣的色彩和真實事件聯繫起來。

伊扎克工作中的另外一個非凡之處在於濾色鏡的使用。「多年來,我一直在製造我自己使用的電影濾色鏡。我使用它們的目的不僅僅是引導觀眾的目光向銀幕的某個方面。」他提到,「不同的濾色鏡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它在我保持場景的視覺統一性上是我強有力的工具。每一種攝影師手裡的工具都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創新的機會,而不僅僅是工業化的標準產品。」

為了在《黑鷹墜落》中營造混亂和不安的環境氣氛, 伊扎克選用了數量不多的膠片種類。在日外景,他主要選擇柯達VISION 250D 和EXR 50D膠片,有時候也換為EXR 100T. 「我選擇膠片的依據在於天氣的狀況和底片對濾色鏡和燈具的對應。」在夜景中,他使用VISION 500T 和320T。

在片場,伊扎克使用MOVIECAM 攝影機和ZEISS UP鏡頭。「我主要使用MOVIECAM和SL攝影來工作」他說,「在《黑鷹墜落》中攝影機的尺寸和操作性非常重要,MOVIECAM在不同的場景下顯示了非凡的效能。 在一些高速鏡頭中我使用了ARRI 435攝影機,擁擠的環境內我使用ARRI 2-C攝影機。」

「我們馬上發現在這樣一部狂亂的電影中變焦鏡頭的巨大作用。(在場景中)我們經常要本能地去反應,所以在一整套ULTRA PRIMES鏡頭之外,我還預備了ANGENIEU HR 25-350變焦鏡頭。」他補充道。

《黑鷹墜落》中包括一段影史中最長和最激烈的戰鬥場面。在為數眾多的演員,戰鬥,爆炸當中,觀眾非常容易在(類似的)地理環境和服飾上迷失。但是攝影師不認為這是一個缺點。「除開色彩使用的暗示,我想這部電影最了不起的品質之一在於我們(在電影)中迷失和困惑。」

他指出,「這正是這部電影區別於其他戰爭電影的地方——(那些電影)主要角色容易識別,人為的敵我勢力的消長。在《黑鷹墜落》我們搞不清誰是誰,但是我想這些為影片提供了真實性和驚險度。」

操控不同程度的有組織的紛亂(場面)在另外一個層面是完全是件不得了的事。拍攝這樣一個長時間的戰鬥場面的後勤壓力簡直難以想像的。「我們在制定拍攝規範的時候,第一個規範就是沒有規範。」伊扎克回憶道,「與之相反,我們合併了廣泛的工作手段。我們基本上沒有完備的拍攝計劃圖例,我們盡可能地密集地,積極地拍攝。雷德利的方法就是為達到目的可以使用任何的手段。」

「我們決定首先拍攝大量的戰鬥場面,這些場面基本沒有必要專門為某一台攝影機(的角度)而設計。 於是我們使用了14台攝影機拍拍攝大場面的戰鬥。 在任何時間,我都有7台第一組所屬的攝影機,5台第二組攝影機,2台直升機上面的WESCAMS 攝影機,後者是由了不起的航空攝影師John Marzano來操作。很快我們分組開來,拍攝更加細節化的動作場面。」

同一時間這麼多攝影機和拍攝小組, 控制影片的整體氣氛成為攝影師的重要技術難題。

「邏輯上,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在於如何在跨越如此大的時間的情況下控制光線的質感。」他說,「我們經常和強烈的陽光和厚重的陰影做鬥爭,同時還要掙扎與下午之後反差的巨大衰減。雷德利通過迅速地改變拍攝計劃來使用急迫的光線調整需要來解決問題。 很快我們就發現,像這樣的一部電影,更本不可能拍攝「密度氣氛」,——它正好是影片「半實時」結構所需要的。 我們解決密度氣氛和「時光流逝」效果的方法就是在拍攝和後期調光時調整色彩,就是試圖改變光線來適應我們的需要。」

【talich的回答(4票)】:

指環王上的那時,有次跟 Ray 聊,說到兩點,

一個是膠片,那片子用的是富士膠片,色調偏綠

一個是特效,用綠色調可以做髒做暗一點,藏拙。

聊作補充。

【趙翔的回答(0票)】:

王家衛的電影很多就是藍色調,突出一種憂鬱的情緒吧

【夏昊Oscar的回答(1票)】:

談色彩在影視中的藝術表現力

更多?1

????[來源媒體:未知]?????2009-05-06?22:24?????點擊:?1152?次???

?

陳昱西

北京聯合大學

?

[摘要]色彩作為視覺傳達的關鍵元素,一直以來是電影濃墨重彩的精彩一筆。片面追求強烈的色彩視覺衝擊已不能滿足電影的表現藝術,色彩的表現張力從一個新的角度開始全新地詮釋電影。色彩質感、色彩象徵的運用成為影片情感、寓意和境界的重要表達方式。

[關鍵詞]色彩質感? 色彩象徵

?

在剛剛發明彩色膠片的時期,導演驚喜之餘,在新技術的試驗中拍攝各型各異的彩色影片。色彩僅僅是反映現實生活的一個新技術。無可非議,色彩在一定程度上能吸引人。在今天,數碼影視後期技術高速發展的時期,色彩校正成為很多導演演繹影片表達情感的實用性技術。前期膠片拍攝的不足,後天就可以運用後期技術來彌補。色彩的藝術表現力也成為導演為電影添彩的一部分,甚至是至關重要的濃墨一筆。

著名攝影師斯托拉羅曾說:「色彩是電影語言的一部分,我們使用色彩表達不同的情感和感受,就像運用光與影像征生與死的衝突一樣。我相信不同色彩的意味是不同的,而且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對色彩的理解也是不同的。」

色彩不再是電影的視覺盛宴的調味品,而是賦予的某種意味,更確切地說表達出一種意境,一種觸達觀眾心靈的橄欖枝。

一、色彩的質感

色彩和質感原本分別屬於不同的概念,質感是視覺或觸覺對不同物態如固態、液態、氣態的特質的心理感受。質感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視覺上的質感,即通過眼睛看出的材質的不同;二是觸覺上的質感,即通過觸覺感受到的材質的特點。在這裡我們主要討論的是視覺上的質感。人們對不同質感的感受並不是先天的,而是從已有的經驗中聯想產生而來。一個從來沒有見過和觸摸過枯木的人是不會產生木材腐朽乾裂的質感聯想的,之所以會產生枯木的感覺,是因為我們已經具有了這種後天形成的經驗。簡單的說,就是顏色給予人們粗糙和細膩,光潔和毛糙,堅硬和柔軟等的視知覺感受。

在電影中,特別是膠片電影,對材質和色彩細膩的視覺體現更是表達的淋漓盡致。色彩、質感滲透在一起,暢快地傳達出真實。色彩和質感不再分開,而是緊密地結合起來了表達一種真實,一種情緒。色彩質感給人的帶來的不僅是視覺,還會帶來觸覺的聯想。在陳可辛的影片《投名狀》中,沒有絢麗奪目的色彩,艷麗四射的美人,有的只是灰色和沙土。沙粒般的質感、灰色暗淡的色調充斥著整個影片。場景、服裝,人物面部都蓋著或敷著一層厚厚的灰,動一動沙土飛揚,人物說話中觀眾也能感覺到細細的沙在口中研磨,難受感和壓郁感一下就爆發出來了。生活的苦難,人物內心的矛盾糾葛只是運用色彩質感視覺上的表現就淡淡地沒有技巧地浸出來,給人一種聯想的觸覺感。

《絕代艷後》這部影片發生在18世紀,反映的是洛可可時期的特色,崇尚奢侈華貴、柔美纖細。18世紀的歐洲,女性的地位比較高,女人的自由仍在繼續擴大。雖然社會習俗很嚴厲:家長們仍然把家中少女送進修女院接受教會的教育;正在興起的中產階級也把嚴格的道德規範強加於妻子。但是上層階層的女人卻過著極為奢侈放蕩的生活。「無論是修女院還是家庭都不能把女人給約束住。對於大多數女人來說,這種自由仍然是抽像的、消極的:幾乎僅僅是用來尋歡作樂。」鏡頭中的畫面色彩淡雅柔和,肉粉,淡金,雅蘭、淺褐等等浪漫的顏色揉在一起,好似一幅幅淡雅的油畫,整個畫面都透出一種女性柔美。整個故事彷彿都發生在虛幻之中。淅淅梭梭的真絲裙擺,誘惑的妖嬈、艷麗的服飾和上層貴族無休止的派對,真實的還原了18世紀末期法國宮廷的奢靡,用一種近乎調侃的方式勾勒出絕世紅顏瑪麗的前半生。畫面就好像一卷卷可以撕下來的美麗牆紙,虛幻又真實。

二、色彩的象徵

象徵主義是隱藏在事物背後的理念世界,運用象徵、隱喻、烘托、對比、聯想、比興等手法,通過豐富的形象和撲朔迷離的意象,來暗示隱藏於日常經驗深處的心靈隱秘和理念,從而把理念世界和現實世界溝通起來的一種創作手法。

電影中的色彩象徵表達多與人的心理聯想相關,更確切地說與歷史時代有關。每段歷史都有其時代的審美思想、色彩傾向和政治觀念形態。每個色彩的背後都有著特定的意義,色彩的象徵意義也是有著歷史的成因,還隱喻著某種觀念和態度。

中國的影片,特別是是歷史題材的影片,大都喜歡強調意境,含蓄表達和色彩的隱喻的使用。《臥虎藏龍》中大寫意的淡彩、山水畫一般的飄渺淺溢出中國功夫的神秘,很細膩和詩意地刻畫畫面,出神地闡釋出東方美學的內斂和含蓄。為了表現出中國畫的特點:濕潤、淡雅,迎合了傳統的「青綠法」色調,不飽和色彩和柔和的影調主宰了影像的主基調。畫面的清爽神俊,濃淡相宜,都隱露出中國功夫的瀟灑風雅。濕潤的影調使畫面顯得水乳交融,讓人感覺得到那種光波的流動。

中國古代的顏色,崇尚的是自然萬物的顏色。自黃帝開始選擇單色崇拜,「陰陽五行」使得商、湯、周、秦帝王們以五行相生相剋的天道開始崇尚青、白、紅、黑、黃五色。春為青陽,方向主東,守護神為青龍;夏為朱明,方向主南,守護神為朱雀;秋為素白秋,方向主西,守護神為白虎;冬為玄冬,方向主北,守護神為玄武。黃為遠古五帝中心的象徵色彩。青色象徵著生機勃發的春天。

在劇中青冥劍的青象徵東方,也就是希望之光;冥是黑暗邪惡之義。青冥劍,亦正亦邪落乎誰人。「五行」說中白色與金色相對應,劇中李慕白和俞秀蓮代表了正義一方。白色象徵著光明,列入正色,白色具有純潔、光明、充盈、善良和空虛等意涵,李慕白在劇中白衣飄飄隱喻一種俠義。追求終歸虛無時,才能達到人心超脫的境界。李慕白做任何事情都是以俠義當道,性格內斂,含蓄一生都受著道德教化的束縛。以淡色為主的俞秀蓮則是陰柔的女性化身,是俠義延傳的代表。玉嬌龍代表了狂野放肆的陽剛形象,故時而黑衣,時而紅衣,在叛離和激情中掙扎,最後素著白衣領悟悔意。

中國傳統的五色體系把黑、赤、青(綠、藍)、白、黃視為正色。在《英雄》中,中國的五色成為了故事的界定線。用五色去區分不同的情緒,區分不同的故事,更加增加電影的風格化。古代太極圖以黑白表示陰陽合一。在《易經》中黑色被認為是天的顏色。古時北方天空長時間都顯現神秘的黑色。古人認為北極星是天帝的位置,所以黑色在古代中國為眾色之王。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中國,崇尚「十月為年首,色上黑」。秦始皇即位後,「易服色與旗色為黑」。黑色具有反叛、堅毅、神秘和桀驁不馴等涵意,所以秦國的故事就以黑色為基調。在五行學中,赤色象徵炎熱的夏天,是火焰燃燒的顏色,代表了一種熱情、嫉妒和激烈的碰撞。第一個故事就是紅色基調的,充滿了激情和激烈情感的故事。第二個藍色故事表現憂傷浪漫的愛情。第三個白色的故事因為是真實的故事,白色象徵著光明,在劇中象徵了一種現實意義。到了最後在綠色的籠罩下開始了回憶的故事。

黃為遠古五帝中心的象徵色彩。處於五行之中央。中國遠古時代把黃稱為"中和"之色,甚至有"黃生陰陽"的說法,把黃色奉為彩色之主。在漢以後的歷代皇朝,金黃色成為皇家專用色彩象徵。「金碧輝煌」也常用形容皇室的華貴、奢華和精緻。影片《滿城盡帶黃金甲》採用了大量的暖色調。一幅幅代表皇權的黃色調的畫面顯示著皇權的威望不可一世,在看似氣勢威嚴的皇權下似乎萌動一絲不安。王子帶領萬名身著黃金甲的武士踏菊尋仇,黃金甲被黑甲武士包圍了,頃刻之間一場黃與黑的廝殺,叛軍和皇權之間開始了刀光劍影地奪殺。紅色鮮血灑落在黃花之上。鮮黃色的菊花佈滿畫面,皇權仍然還在,沒有一絲的變色。

影視色彩的藝術表現力不再僅僅是真實地再現環境氣氛;色彩質感表現更有助於表現外部特徵和引發觀眾的心理活動;運用特定色彩的象徵意義,隱喻某種觀念或態度,演繹和表達故事更能觸發觀眾心靈的橄欖枝。充分發揮想像力可以將色彩的象徵魅力展現得淋漓盡致。

?

參考文獻

[1]《象徵主義與電影電視》作者:張智華?北京師範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2年01期

[2]《第二性》第七章「從中世紀到十八世紀的法國女人」作者:?西蒙娜·德·波伏娃 陶鐵柱譯 中國書籍出版社

[3]中國文化簡介(五):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顏色 作者:心緣

[4]新浪網,英雄發佈會新聞文字www.sina.com.tw,?2003.?

作者簡介

陳昱西,北京聯合大學教師,碩士學位,2006年畢業於北京服裝學院,研究方向:設計藝術。

?

標籤:-電影 -攝影 -顏色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