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團改制前景如何?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劇團改制前景如何?

2019年09月20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 ℃ 次

【劉才華的回答(18票)】:

身在戲曲學院,之前做調研的時候走訪了一些劇團,不多,所言即是所見,窺豹而已。

說是改制,其實國家包養的力度更大了,政府要是真扔了包袱,有些劇團必死無疑。

你知道有些劇團如何改制嗎?演職人員們一人念一個述職報告,念完,全體通過,改制完成。當下即發新聞稿:我市某劇團成功完成轉企改制,所有演職人員競聘上崗,無一人下崗。我天真的問為何改制是這樣?團長笑了笑:要是真大刀闊斧的改起來,肯定要出亂子。很多時候,劇團改制就是新換了一塊牌子而已。

改制的進程就如走過場一般,但是對於劇團來說國家包養的力度更大了。政府和劇團簽協議,每年的惠民演出、下鄉演出、社區演出多少場,每一場補貼一些錢。演的多補貼的多,這樣一來劇團有戲可以演了,特別是縣一級的小劇團,十幾年了沒敢排過一個新戲,原因很簡單——沒錢。改制之後排新戲是有補貼的,你能想像五十幾歲的老團長,眼裡閃著光跟我說,我們十幾年終於排噠一個新戲,到省裡演出還得了獎。那種喜悅和驕傲,是多年不被重視的映照。

商業化。對於像越劇這樣的劇種,越迷經濟基礎好,眾多且癡狂,商業化很好,他們也在慢慢嘗試著走。但是對於婺劇儺戲湘劇莆仙戲荊河戲一些小劇種而言,真要走向市場,等於趕著他們走向一條滅種的不歸之路。做調研問卷的時候有一項是問每場演出平均票價多少?我把票價從高到低列了幾項,最低不過二十塊。可是填問卷的時候,所有人一致把筆鋒轉向其他。我問其他是多少?其他就是免費。一想也是,在北京在長安大戲院門口尚有那麼多問有沒有富餘票的老頭老太,在這些三、四線城市,能買票的老人又有多少?我去過很多劇院,看戲的真的大都是遲暮的老人。搖著扇子,聽的津津有味。四處觀望,年輕人寥寥無幾,他們在城市的另一端,享受著聲光電的刺激,對古老的藝術嗤之以鼻。如果戲曲再沒有新的觀眾群,沒有現代化的運營手段,等待著它的真的會是進博物館的命運嗎?可是如果我們再也看不到這些鮮活的表演,豈不可惜。

有一個場景記憶深刻,省級劇團,那天剛採訪完團長,順便在劇團裡逛逛,90年代的建築,早上十點樓道裡只有些斑駁的光影,年輕的演員們在昏暗的樓道裡排練,1234喊著節拍,排練的是舞蹈動作,據說是要參加文藝匯演。我站在台階上,我身後是一個大大的功房,裡面有台毯、有鼓、有一桌二椅,窗上放著靠旗,牆上掛著髯口,更重要的是有陽光。可是那裡面就是沒有人,演員們還是在樓道裡排練,僅是一門之隔,卻像兩個世界。

我有個朋友,10歲進戲校,年年武功、基功都是第一,畢業之後在培訓學校當舞蹈老師。我問她為什麼不進劇團,當演員多好。她說在劇團裡都感受不到年輕人的活力,看不到希望。她戲校的朋友進了劇團,每天排練一下,剩下的時間就是泡在宿舍看韓劇,沒意思。(當然她學的是小劇種)現在她在培訓學校教小孩子舞蹈,每天看著活力四射的小朋友,覺得也有趣。換做是你我,在堅持喜歡的事情多年之後,薪水剛剛能餬口,但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失去激情,想必也會放棄的吧!

說了好多廢話,總之改制就是換了一種國家給養的形式,對有些劇團來說真的不失為一個好辦法,起碼積極性都提高了。但是真要他們自己走向市場,這條路舉步維艱。不管如何改,沒有觀眾,都是治標不治本。

順便說一句,有的戲真的挺好看的啦!o(╯□╰)o

【知乎用戶的回答(5票)】:

一直被國家包養,各個劇團每年有錢拿,生活滋潤得很。但是卻忘記了怎樣生存。有人說藝術是上層建築,自然要包養起來讓藝術家衣食無憂才可以搞創作。可是殊不知藝術本身就不是溫床上的產物。沒有競爭沒有思想的碰撞,怎樣產生新的作品新的思維?

非遺劇團被包養那是保護。別的劇團被包養那就是溺愛了。未來的中國劇團,應該從「理所應當地向國家拿錢」轉型成「靠自己的實力向國家拿錢」。

不用擔心被商業化,商業化本身也是藝術價值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如何忘掉商業化。我聽過兩種對商業化的態度。前者說:我們應該積極探索商業化的同時保留藝術性的可能性。後者說:忘掉商業化,我們應該關注與作品的藝術性。高下立判。匠人重技巧,大師重精神。商業化的成功,往往是藝術性的成功的伴隨品。如果作品沒有藝術性,又怎樣商業化?怎樣讓觀眾甘心買賬?

對於現在的趨勢,我只能說:躺在溫床上的大老爺們,是時候起來活動活動身體了!

標籤:-戲劇


相關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