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 | 知乎問答精選

 



歷史上發生過多少次大規模通貨緊縮,有什麼影響?

【zoujohnny的回答(33票)】: 謝 @Zampeli Diana 邀。19世紀之前的可能數據不全(歡迎補充),說說19世紀以來的幾次通貨緊縮吧。 1. 1837-1843: 經過19世紀30年代初的一陣經濟景氣,土地、棉花、乃至奴隸價格都出現了井噴。通過倫敦金融市場低成本的舉債,以及巨頭巴林銀行從中的輾轉騰挪,美國獲取了建設基礎設施(鐵路)的資金,也間接助長了西進運動的崛起。然而隨著資本的自由流動,英國央...



華人世界經濟學家作者值得讀有哪些?分別在哪些方面談的深刻與到位?

【李智慧的回答(8票)】: 我胡扯呢,見笑了: 首推張五常,如果說張五常不懂經濟,那當今世界上懂經濟的沒幾個。張五常著作很多,三卷本的《經濟解釋》乃其集大成者。 其次,楊小凱、張維迎。前者論文、雜文、小說都棒,後者多是些演講和小文,讀來甚爽,《市場的邏輯》也不錯。 再次,錢穎一。我只讀過他的一些小文,主要是轉軌經濟學和中國改革,有些新東西。 再往下就數著開微博的經濟學家了...



中國經濟出現了不正常的資本替代勞動的傾向。這個觀點對嗎?

【慧航的回答(22票)】: 謝 @chenqin 老師指出,的確我理解錯了, @王晗 指出我可能理解反了,的確是這樣。不過我仔細思考了一下,仍然不能理解這個係數的邏輯。 我的問題是,這個指數究竟更多的反映了什麼?或者, @chenqin 說: 但是中國的就業彈性係數是算不出來的,沒有數據可以支持我們在一般均衡下計算偏導數,算出來的全部都是一般均衡的結果。 那麼,看起來這個東西應該是有一個至少明確的理論定義...



縱觀中國歷代歷史,各朝代在其末期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層面出現哪些即要「改朝換代」的共同社會預兆與跡象?

【桂武磊的回答(7票)】: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 ? ? ?---禮記-中庸 具體表現:朝野混亂,官員腐敗,外交軟弱,文化禁閉,金融崩潰,民不聊生 【reokok的回答(2票)】: 政府的兩大產品: 1.秩序。確立規範,使個體運行無礙,不相侵擾。 2.正義。依照群體多數共識行事,同時保障所有人的自然權利。 不提供第一個產品,政權很快崩潰,不提供第二個產品政權絕不長久。 末世之象,立法無德,惡法害人,執法枉法,既無...



2008年的「四萬億」投資至今有哪些長遠的積極效果嗎?

消極負面效果大家都很清楚,但是長遠的積極效果,我實在想不出來。 【王選的回答(12票)】: 高鐵,可能大多數人對高鐵有很多負面看法,但是我認為高鐵對中國的積極影響是革命性的。 【許哲的回答(3票)】: 任何一次大規模的投資都將帶來一次災難,也會沉澱一些成果。 就如同尼羅河的大潮水,會淹沒吞噬許多,退卻後也將留下肥沃的土壤。 美國也曾經歷過鐵路大開發的階段,和中國官府印鈔投資不同,美國主要是...



人多是否是一個國家成為發達國家的阻礙?

【Rob的回答(24票)】: 如果我們定義人均收入水平為是否發達的指標的話,人口的增加一方面會增加總產出,增大分子;另一方面也會增大分母,攤平人均收入。 人口對發展影響的關鍵,就在於人口增加能否帶來足夠多的產出增長,以至於使得分子增大的效應能超過分母的增大。如果我們假設人口結構不變,那這個問題就相當於勞動的邊際產出(增加一單位勞動導致的總產出增加量)和人均收入相比,哪個更大。如果前者...



在世界經濟發展歷史的大舞台上,你看到自己的位置和發展的趨勢嗎?

如果看清人類經濟發展史的趨勢,看到了大藍圖,是否會幫你看到自己應該努力的方向? 【和菜頭的回答(9票)】: 我近視,看不到世界。 我膽小,站不上舞台。 我出租紅藍鉛筆、世界地圖和長衫,有意者電聯。 【周曉農的回答(5票)】: 松清,我回答不了你邀請的這個問題,這樣的提問,我覺得也是有問題的。雖然你可以有興趣去研究這個歷史的大舞台,但並不意味著這能決定你的命運。 縮小至最小的範圍說,比如你在...



中國為什麼要歐美等國承認其市場經濟地位,這對中國經濟發展有何好處?

【Raymond Wang的回答(35票)】: 在劉梟的基礎上再補充一些信息,比較技術化,但對理解來龍去脈可能會有幫助: 市場經濟地位(market economy status)是反傾銷調查確定傾銷幅度時使用的一個重要概念。如果美國和歐盟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將大大改善中國的外部貿易壞境。 在反傾銷案調查中,如果涉案企業所在國為具有市場經濟地位的國家,反傾銷調查發起國在調查時,就必須根據該產品在生產國的實際...



分稅制對我國政治經濟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如果如現在很多自由派經濟學家的建議 把稅權下放 達到所謂的「財權和事權匹配」 有沒有什麼負面影響? 【周曉農的回答(31票)】: 謝邀。 新中國建立後至1980年,我國基本上實行的是中央財政統收統支體制,少數年份是稅收收入地方全額上交,多數年份是地方少有留成或分成,用錢由上級統一撥付。這種做法,在建國之初,體現為集中財力,解決國家的困難,但越來越嚴重地壓抑了地方發展經濟的積極性。 進入...



最近茅於軾先生獲得2012弗裡德曼自由獎,你怎樣看待茅老以及他所在的天則經濟研究所的學術思想?

天則經濟研究所作為中國最大的民間研究機構未來的前景如何?能否在學術獨立的基礎上做成類似蘭德公司的智庫? FT的觀點: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4020 【周曉農的回答(34票)】: 謝邀。知道茅獲獎的消息,為什麼會給他頒發此獎,沒去探究。茅本人還說:「CATO給我這個獎,說明中國在爭取自由方面有了很大成功」,中國這方面的成功,是以他獲獎來作標誌物了。 我沒有特別關注過茅及他的天則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