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論 | 知乎問答精選

 

NEW

在拍賣會上如何拍到100元?

【遲鈍的回答(7票)】: 先說結論:這個遊戲在博弈論環境下有且當然有正確答案。 我記得這個遊戲是耶魯大學經濟學家蘇比克發明的,翻譯中文一般叫「萬元陷阱」。你這題目就算是個百元陷阱吧。 我看有答案洋洋灑灑寫了一大堆,最後一段總結說「這個問題很複雜」。。。。好吧,不說全是廢話,反正是解決不了你的問題吧。包括你在排名第一答案下的總結——全錯,考慮的點錯了,這個博弈論遊戲跟對方每...



怎樣用博弈論解釋「皇帝的新衣」?

在一個社會系統中,儘管每個人心裡都清楚是錯的,但錯誤仍可以大行其道,難以有一個人來打破僵局。。。似乎大家內心都在進行一個博弈。。。這個能用博弈論的專業知識來解釋嗎? 【李淼的回答(17票)】 這個更多的是社會認同(Social Identity),與博弈論還真沒看出太大的關係。 淺顯地說,社會認同會使其中的個體遵從大多數其他個體,尤其是權威階層的個體的行為。 皇帝的新衣首先得到贊同的是...



博弈論在高頻交易中的應用是怎樣的?

【董可人的回答(3票)】: 沒用。 以我有限的瞭解,博弈論首先研究的是定性的問題,比如是否存在均衡?交易機制是否有利於參與者互動?這方面和金融交易比較相關的是機制設計,簡單說就是交易制度該怎麼確定,這方面研究者比較關心的問題是能不能保證市場參與者的出價能夠反映他的真實需求(private information),而不會作弊(參見Mechanism design)。這個問題對交易所還比較有意義,對trader來說,只需要...



從統計、博弈的角度講,什麼樣的性格策略是佔優的?

【陳卓的回答(32票)】: 謝謝 @劉柯的邀請: 這也是我曾經很感興趣的問題,和大家一樣,曾經我想知道什麼樣的性格最好,然後可以照著這個性格模版去修正,之後一路斜此優勢,過五關斬六將,走上人生巔峰路。 直到上大學時,聽完管理課程中關於領導的章節,開始正視這一問題。 一、 在領導理論中,有一個很有趣的理論——費德勒的權變模型(Fiedler contingency model)。 內容如下圖: 注:LPC可以理解為一種...



為什麼運營商能對微信等 OTT (Over The Top) 業務進行制裁?他們之間存在哪些博弈?

【陳斕的回答(66票)】: 昨天就微信這個問題,跟一個運營商內曾經主管過多年增值業務的高管聊了1個多小時。 他的觀點是工信部國資委不會坐視自己的產業被蠶食,所謂的講政治。 他認為一定能找到技術和非技術的招數來治微信。現在能想到的直接點是控告微信壟斷和非正當競爭,這個帽子估計夠馬化騰折騰一段時間了。 他認為這次馬化騰被選為人大代表,是讓他學習去了。習上台之後第一站去馬化騰那裡,就是去看...



為什麼在公共場合裡大家明明被影響到了,卻對影響公共秩序的人放任不管?

【AndyLee的回答(1384票)】: 讓我們從經濟學和博弈論的角度思考一下這個問題。 現在博弈的參與人有很多,甲、乙、丙、丁等等。每個人在讀書館讀書獲得的原始效用為10,現在有個人在大聲喧嘩,這使得每個人的效用都下降了。不過這裡要有一些假定,假定這個這個噪音對每個人的損害都是一樣的,且這個噪音源不會主動停止。 如果每個人都不去阻止那個大聲說話的人,那每個人的閱讀體驗就會下降,效用就會由10下...



當前計量經濟學有哪些方法可以對博弈論的結果做實證分析?

【周大俠的回答(25票)】: 謝 @嚴凌霄 邀請,確實不太瞭解,只能淺談一下。 據我所知,有關這個的文獻有兩支,一支是 experiment (lab/field),比如 development 有人會跑到非洲農民家裡讓他們玩一玩各種 games,控制住一些變量,然後跑一跑回歸,測試一下關鍵參數與理論預期是否一致。 另一支是 empirical IO,比如有人會去估計 entry games 中 agents' choiceprobabilities,然後還原出 structural payoff...



除微觀經濟學之外,博弈論在其它經濟學領域有哪些應用?能否具體說明?

【王小胖的回答(6票)】: 謝謝邀請! 這學期剛好講本科生的博弈論課程,雖然自己對博弈論仍然是一知半解,不過還是鼓起勇氣試著說一說自己的理解吧。講的不好或者不對的地方請大家原諒,指正! 先上主題:博弈論本身是一種思維工具,可以應用到任何涉及到互動性決策(interactive decision making)的領域,不止是經濟學,也包其他括社會科學、自然科學領域。簡言之:博弈論無處不在(Game Theory is Everywher...



體育彩票怎麼組合,又能利益最大化又能止損?

【王相及的回答(27票)】: 誰給你說足球彩票不是「低智商稅」呢? 我現在問,一個遊戲,你有70%的概率贏,贏了得100元,30%概率輸,輸了賠500元。你會多次參加這個遊戲麼?要問我,我肯定不會參加。因為這個遊戲的期望收益時 100*70% + -500 * 30% = -80 元 <0. 隨著投入的增加,玩的局數的增多,大數定律降臨,只可能虧得更慘。 這個遊戲,就是你設計出來的「不求賠率高,但求一場穩」啊。 我現在回來說...



博弈論裡的囚徒困境怎麼解決?

【張一川的回答(22票)】: 我認為有三種方法可以解決囚徒困境: 1.外部力量補充導致payoff改變。比如,選擇坦白的囚犯會受到組織的懲罰。 2.不固定次數的重複博弈。 之所以強調不固定次數,是因為根據「倒推法」,如果知道博弈次數,那麼在最後一輪就應該選擇「不合作」,因此在倒數第二輪也應該選擇「不合作」,一隻可以推至,在第一輪就應該選擇不合作。(reference: 維基百科 固定次數的囚徒困境) 3.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