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眼 | 知乎問答精選

 



酒並不好喝,為什麼那麼多人還愛喝?

讓任何一個小孩喝酒,他肯定說不好喝,酒就要麼苦,要麼酸,要麼強烈刺激,都不是人類舒服的感受,人類對酒的反應也是自我保護的天性,但是為什麼酒會形成文化,喝酒會成為必不可少的應酬呢?究竟是酒本身好喝,酒精的作用,還是文化和歷史的因素多一些呢? 【獨眼的回答(86票)】: 我生活在即使三年困難時期還保證每天兩頓有酒的家庭。 雖然到現在為止我酒量都不行,但由於大量地見識、辨別、談...



手機給我們帶來了哪些弊端?

1、手機確實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在給我們帶來各種便利的同時,也肯定會有不好的影響; 2、或者請您說下手機惹事的經歷; 【獨眼的回答(15票)】: 有手機之後我默認對方都可以收到我發的短信。沒接到回復的時候我會感到焦慮。 最嚴重的一次是,為了書的封面,我跟我當時的編輯有了一些爭執, 我發郵件、短信給她,她都沒回;打手機她也沒接。我就自行認為她在生我氣。 實際上,是她沒帶手機出門了...



摔在地上的中性筆芯有辦法挽救嗎?

只能丟掉嗎? 【獨眼的回答(7票)】: 觀察滾珠是否還在原位, 如果否,則取下筆尖,從另外的筆芯上換一個筆尖過來,但這種方法重新裝配的筆芯容易漏油,不要帶著乘坐飛機或做劇烈運動…… 如果是,則努力畫圈圈弧線,直到流出水,一般還能使,但有可能用不久,尤其是筆水發生分段,裡面進了空氣。 【鄒蔚的回答(3票)】: 握住筆,筆尖對準紙,猛戳2下,讓圓珠復原,從初中到現在,我都是這麼弄,只要圓珠還在,...



抗日戰爭後期,如果日本沒有因為美國的原子彈而投降,中國會不會亡國?

【獨眼的回答(20票)】: 不會。 提問知友可以找一些日本人自己寫的戰爭歷史來讀。在美國投放原子彈之前,日本國內已經彈盡糧絕。收緊戰線的呼聲在政府內部也很高。除了一些大型戰役的失敗,當時的戰線已經過長,到了拖垮整個日本的地步。日軍繼續向中國內陸推進履步維艱。 忘了在什麼書裡看到的,當日本國民全部被組織起來,聽天皇戰敗演講的時候,雖然大多數人為戰敗痛哭,但同時心裡也鬆了一口氣。 【朱九...



這隻貓貓在幹嘛?它會給同類做心肺復甦嗎?

看了這個視頻: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LlR_qE7-Bcc/ 標題說花貓在做心肺復甦,我想說也太神了吧,雖然知道貓咪很聰明,也很相信貓咪能聽懂人話,但心肺復甦… 【獨眼的回答(15票)】: 它在做貓小時候遺留的踩奶動作,在母貓身上輕輕推動爪子有助於泌乳,這種動作會保持一生,作為親暱和玩耍。 它不是在做心肺復甦……但確實希望能夠喚醒同伴。 標籤:-冷知識 -動物 -貓 -獨眼 -迷題



去痣有危險嗎?

痣的出現是基因表達的結果,去痣之後 1.會不會激發控制痣基因的再次表達? 2.會不會導致了基因的突變,導致癌變了,影響身體健康? 【獨眼的回答(6票)】: 受邀題。 我做過去痣手術 ……這個題目真是撞到槍口啊。 但我不是美容型的面部去痣,我不知道你關心的是哪個方面。 根據我的膚淺研究(靠譜的還是應該咨詢皮膚科醫生),有些痣為了自身健康是應該想辦法去除的,它們本身暗示了皮膚問題,在某些條件下會...



雞肉怎麼做才好吃?

一整隻雞,可以把雞肉弄下來。除了燉,有沒有什麼好的或者有創意的做法? 【獨眼的回答(5票)】: 白斬雞 用不沸騰的熱水分幾次溫熟,好的白斬雞有鮮嫩甘甜氣,吃起來如「少女之酥胸」。。。 【賀天駿的回答(4票)】: 怒答。 洋蔥、土豆、各色甜椒、蘑菇,排名分先後。 雞肉切成塊,腿肉優先。 鹽、羅勒、歐芹。 蔬菜切塊狀或條狀,隨意。 雞肉加酒、橄欖油、鹽,請用力地醃製一會兒。 鍋內橄欖油和黃油。 雞...



到底能不能給佛像拍照?

講一個我自己的經歷吧,前年在蘇州的北寺塔中看見塔內的一尊銅佛,頓覺寶相莊嚴心中二逼之情湧上就掏出手機給佛爺拍了張照。但 是照片中光影凌亂,佛性模糊不清問了一下隨行的哥們是怎麼回事。他說這個佛像不能拍,看照片中光影模糊光暈明顯分明就是佛性氣場強大。他還說九幾年時北京 開氣功大師交流會時記者去拍照就是這個情況。後來學習攝影之後才知道那張照片完全是因為手機拍攝加之所處環境黑暗且逆光...



父母只想讓我多掙錢,做什麼都可以,而我只想做自己喜歡的事,錢不太在意,怎麼辦?

誰能幫幫我啊,我說服不了他們,可是我想決定自己的生活,獨立,不想被他們管,他們就是理解不了 【獨眼的回答(28票)】: 請於氣急敗壞之餘,好好想想你「喜歡的事」是什麼,你要用多少時間,怎樣的生活方式,在多少年之內達成一種怎樣的狀態。 這不是功利主義或者其他你為父母之道所貼的標籤。 大部分情況是,我們其實不清楚自己「喜歡的事」是什麼,只知道「不喜歡的事」;更不知道怎麼做自己喜歡的事,甚...



文革期間,中國有多少古建築被損毀?

【獨眼的回答(36票)】: 雖然我 upvote 了 @歐陽鵬 的答案,但我質疑那份表的真實性,尤其它行文的方式顯得不夠嚴謹。 2005年初,我大概用了三個月的時間查了所有能找到的資料為我導師的一本書(最後似乎沒出版)寫了一章——《「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文物古跡保護》,寫1966-1976的文物古跡保護。最後查到的資料並不多,具體數字更少。安徽和北京兩地是報出了詳細數字的,我列在了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