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科學 | 知乎問答精選

 



大腦是如何感覺時間流逝的?

【趙思家的回答(1115票)】: 時間知覺(或稱時間感,time perception)。想了半天,忍不住還是不請自答了。 大腦是如何感知時間的?這個問題讓我想起和男友討論:大腦是如何感知維度的?那自然而然就會想到愛因斯坦的名言:「 Time is an illusion. (時間是個幻覺)」 以及擴展問題:「為什麼恐懼時時間會變慢,快樂時時間變快?」 Space-time的物理方面我不擅長(有趣的物理科普視頻by Prof Bri...



如果把人看作一個系統,喜怒哀樂等情緒在其中起什麼作用?沒有感情的純理性人存在嗎?他的行為會怎樣的?

想要得到沒有情緒,人無法自制這個結論。 【趙丹的回答(9票)】: 謝邀 簡單來說,感情系統在人腦中佔有重要的地位,這個系統如果出了問題,人就不能正常思考,正常記憶,甚至不能正常處理感官信號,感知外部世界;如果這個系統徹底失效,人就不能生存。 從生理上說,情緒來自於腦中相對古老的部分——邊緣系統(垂體、海馬、杏仁核等)和丘腦,從生物進化的歷程上看,這部分的形成晚於中腦、腦橋、...



為何總感覺人工智能和神經科學(神經網絡)被綁在一起?

【Yuanning的回答(44票)】: 簡而言之,這兩者捆在一起的時候構成了一門極為宏大而重要交叉學科,叫做認知科學,研究的對象是思想和認知的形成和工作機理。 但是我想扯點遠的。 其他的答案裡提到說神經網絡和神經科學沒關係,這是不準確的,且不說神經網絡和神經科學千絲萬縷的淵源,就是現如今的認知神經科學研究裡也還是有不少用神經網絡的。君不見Neural Computation至今仍還是神經網絡,計算神經科學,...



為什麼現在基礎心理學(認知心理學)都要泛儀器化呢?fMRI、ERP、眼動、多道生理等?

【阿然的回答(146票)】: 1) 我在自己參與神經科學的研究以前也不解為什麼非要用題中所說的機器測量心理活動。直到我一次在做EEG實驗的被試時困得不行, 精明的實驗員看著我的腦電波變化, 立即從另一個房間跑來把我給叫醒; 還有一次他們把穿顱腦磁激儀架在我腦頂時, 我的腳趾頭不自主的抽動起來, 我都無法控制我自己的腳指頭了!這兩件事情後我就想, 好吧, 我服了, 準備投身於你。 儘管馬克思主義教導我們, 意...



有些人看書時,為什麼腦海裡總是要把它讀出來?

【朱郭純的回答(22票)】: 謝邀 我覺得可能涉及到語言的加工模式。 對於語言的神經機制,有Lichtheim-Wernicke模型裡說聽覺信息進入Wernicke區(語言理解),再通過角回(書面語言理解——閱讀)進入Broca區(語言表達)(A->B->M),或直接由弓形束傳遞到Broca區(A->M) 這個理論具體的細節沒有學,應該是由臨床神經心理學中的很多失語症案例中總結出來的。(個人推測) 在語言理解和語言表達中間有廣...



人在焦慮的情況下,更容易作出決策嗎?

【哈雷不懂你的回答(10票)】: 萬事都具有兩面性,過猶不及,過少也不好。 有時候小小的緊張感(但是這不算是焦慮)會提高我們的工作效率,但是大多數時候焦慮感會影響我們的效率以及決策的準確性。 通常來說,高度焦慮的人在面對生活中的具有不確定性的問題時會面臨更多的困難,他們可能會小題大做,過度解讀,比如會將親近的人的一句無心之語解讀成關係的破裂,工作位置的調動理解為失業。有實驗表明在時...



音樂為什麼會使人感到興奮或悲傷?

【落痕無聲的回答(49票)】: 假如我們參加一個婚禮,當新郎和新娘站在他們的家人和親友,過往甜蜜的日子浮現在眼前,發出充滿希望和愛的宣言,如果此時響起的音樂是西遊記主題曲,大家還會留下幸福的淚水麼。又假如當Jack慢慢消失在冰冷的北大西洋海水中,將生存的希望留給Rose,此時影院裡響起的不是「My heart will go on」而是"Let it go",你會不會怒而退票。 如果把音樂看做一種複雜而有序的聲音信號,...



表情的意涵究竟是如何被領會的?

【趙思家的回答(44票)】: 【答案不完整。還只拋出了有趣的case,沒有正面回答問題。】 謝邀。這個問題「表情的意涵究竟是如何被領會的?」實際上就是問:人是如何識別表情的?=Facial expression recognition. 這個是個很大的研究領域,相當複雜,全世界研究這個問題的估計得有個五千人吧?UCL在這方面很有名,我大三有兩門課都是專門學這個的,到頭來我還是沒有學懂...不是老師教的不好...是我智商不夠......



「同時處理多個任務」對大腦來說難在哪裡?

【朱忻雨的回答(80票)】: 謝 Jack Wang 邀 「同時處理多個任務」這個概念,在問題中並沒有定義好。嚴格的來說,我們的大腦本質上是一個並行任務系統,無時無刻不在同時處理多個任務。我們在呼吸、心跳的同時,還在聽和看,並且同時有觸覺和對溫度的感知,此外,我們還在進行著思考和預測,進行情緒方面的處理。因此,我們在處理手頭任務時,對這一任務的感知信息,幾乎從來不是單一類源的,至少,我們很難...



為什麼棒球運動員可以憑直覺接住一個朝他飛來的球,這是如何辦到的?

【李競捷的回答(15票)】: 謝謝 @劉柯 邀請。看到題目激動被邀的時候,完全沒注意我看不到油管視頻啊!那就盲人摸象著地答這題吧。 我腦補了一下視頻,是不是它表現了棒球運動員驚人運動技能,又快又準地接到了球。我想,如果放到運動心理學中,那就是運動領域中的預判與決策的問題。 我們先不看這個運動員是怎麼完成接球任務的,我們可以先理解一下,把難度降低、把速度放慢,我們,做為一個非專業訓練的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