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諾貝爾獎 | 知乎問答精選

 



是否有一些經濟學研究方式可以「合理猜測」諾貝爾獎得主?

【慧航的回答(6票)】: 上次在專欄寫過一篇小文章:諾貝爾經濟學獎預測小模型——毛咕嚕何時能獲獎? - 碼農經濟學 - 知乎專欄。很多人問我,你拿已經獲獎的人做回歸有什麼意思呢?應該去預測誰能拿諾獎,誰不能拿諾獎才可以啊! 然而,嚴謹的做以上的模型,是很困難的,至少有這麼幾個困難需要解決: 數據問題。收集已經獲得諾獎的資料很容易,我已經收集好了,但是關鍵問題是,應該選取哪些人...



寄生蟲病的藥物為什麼只對寄生蟲有效,不會對人體造成傷害嗎?

【SerenaSong的回答(16票)】: 無論是針對人體的藥物,還是針對寄生蟲、細菌等微生物的藥物,藥物要起效必須滿足兩個條件: 一是藥物必須到達藥物所針對靶點; 二是藥物和靶點相互作用,通過影響該靶點的正常功能從而產生治療效應。 但是人體內的分子千千萬萬,而許多分子又具有同源性,可能在結構上具有相似性。因此在和它的治療靶點結合產生藥效之外,同時它還可能和具有類似結構的其它靶點產...



2015 年諾貝物理學獎「中微子振蕩」具體是在研究什麼?目前在國內外的進展如何?

【於澤源的回答(193票)】: 本人是國內大亞灣中微子實驗的一員民工,謝邀。 先引用一段,關於太陽中微子的:「中微子振蕩,這是啥? 假設中微子這種基本粒子是一群普通青年,他們十一去遠遊,到了地方發現人只剩約1/3,人都消失啦,這就是中微子丟失之謎。後來人們發現普通青年沒丟,但變成了文藝青年和2B青年,這叫中微子振蕩」 中微子是我們物質世界的一種基本粒子,和電子、夸克等都是宇宙的基本組成單元...



2015 年經濟學諾獎得主 Angus Deaton 的研究貢獻能讓政策制定更好嗎?

【慧航的回答(14票)】: 當然是可以的。 在昨天的這個回答:如何理解 2015 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Angus Deaton 的學術成就? - 慧航的回答裡,我介紹了Deaton在需求系統方面做出的傑出貢獻。在答案裡面我提到,Deaton的這項工作使得度量消費者福利成為可能。那麼,當一項政策施行之後,就有可能使用這個工具對消費者的福利進行度量。當然,由於這個結構模型中參數的政策不變性,在政策實行之前通過這個模型...



對 2015 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大家都有哪些猜測?

201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將於當地時間10月12日星期一下午1點公佈,對於今年的諾貝爾獎大家都有哪些預測?比如,那個經濟學領域更容易獲獎?或者對於哪些人有可能獲獎有哪些猜測? 【慧航的回答(23票)】: 謝 @Zampeli Diana邀啊,回答這麼容易被打臉的題目,且看我下個月10號一秒鐘變胖子。 我們來看一下一些主流的看法: 有人說Acemoglu(以下簡稱毛咕嚕),但是吧,我覺著今年他拿的可能性不大。如果他拿了,...



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一定要有「突破性貢獻」嗎?對經濟學來說,什麼樣的貢獻算是突破性貢獻?

【慧航的回答(44票)】: 當然要有「突破性貢獻」。 對於經濟學來說,這種「突破性貢獻」可能是一個新的理論的提出,或者是一個新的建模方法的提出。我們常說的「大牛挖坑,小牛填坑」,「大牛挖坑」就是說的這麼一個「突破性貢獻」的問題。 舉幾個例子,比如在金融領域獲獎的: 公司金融是金融的最重要的分支領域之一,而這個子學科是基於Modigliani–Miller theorem而建立的。這就是所謂的「挖坑」——提出...



2015 年諾貝爾化學獎「DNA 修復機制研究」屬於什麼領域?目前的研究進展是怎樣的?

【段洪超的回答(20票)】: 已經寫進教科書然後終於諾獎了的東西,尤其Tomas Lindahl的BER(base excision repair)。 首先來幫大家消除一個誤會。 看上去「很生物」的東西,其實好多都是化學…… 化學(chemistry)是一門研究物質的性質、組成、結構、變化以及物質間相互作用關係的科學。所以研究生物大分子的自在規律,算得上是化學的~~對於核酸、蛋白質、多糖等生物大分子的研究,是化學和生物學必然發生交...



2015 年諾貝爾化學獎為什麼授予「DNA 修復機制的研究」 ?這個研究的影響是什麼?帶動了哪些發展?

【段洪超的回答(10票)】: 從問題 2015 年諾貝爾化學獎「DNA 修復機理研究」屬於什麼領域?目前的研究進展是怎樣的? - 2015 年諾貝爾獎 跳過來的…… 歡迎前往2015 年諾貝爾化學獎「DNA 修復機理研究」屬於什麼領域?目前的研究進展是怎樣的? - 段洪超的回答 我要來說這個「發展」。生物進化過程中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東西,就是他會把原先就有的機制發展來做另一件事。 為了說好這個問題,我還是在這邊把BER在...



Angus Deaton 獲得諾獎是否是對「用微觀數據解決宏觀問題」的鼓勵?

【慧航的回答(15票)】: 我想這次Deaton獲獎的確是對「用微觀數據解決宏觀問題」的一種鼓勵。而事實上我覺著這也是宏觀經濟學發展的一個趨勢。 傳統的宏觀經濟學主要是使用DSGE等模型,然而這有其弊端,比如: 很難從宏觀數據建立起真正的因果關係。比如宏觀經濟學的一個「共識」應該是「消費者會平滑自己的消費」,然而這個究竟能不能經得住事實的檢驗?我想不用微觀數據而使用宏觀加總數據很難回答這個...